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快穿之打脸计划 > 第二百四十八章 阴曹(二十三)
    莳七听说邵南枝生得小皇子,一出生手中便攥着一块龙章玉佩,顿时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她飘到坤宁宫,便瞧见邵南枝正抱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婴孩。

    她远远的站着,生怕自己身上的阴气让孩子不适。

    孩子睁着乌溜溜的眼睛看着她,纵然她没有现身,可是世间常说刚出生不久的孩子能瞧见邪祟之物,看来当真不假。

    邵南枝看孩子一直盯着殿中的一角,加之方才殿中骤然起了一阵冷风。

    她顿时了然,声称要歇会儿,让殿中伺候的人下去了。

    莳七现了身,邵南枝笑着道:“知道是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取名了?”

    邵南枝微微颔首:“内务府拟了几个,母后挑中了‘昶’,按字辈,名唤元昶。”

    “元昶。”莳七唤着孩子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昶儿还没有小名,你作为干娘,替他起一个吧。”邵南枝笑道。

    莳七有些咂舌,她毕竟是只鬼。

    邵南枝却直接让她做小元昶的干娘,心中陡然涌起一股难以名状的情绪,邵南枝似乎对她太好了些。

    “叫糖糖吧。”莳七笑了笑,“一生如蜜,世间之苦,皆不必尝。”

    邵南枝喃喃重复着:“糖糖。”

    虽然有些民间之气,不过民间不是常说取个贱名好养活么?孩子本就是早产,身子骨弱,想到这里,邵南枝笑了,“糖糖好,就叫糖糖吧。”

    寓意也好,一生如蜜,世间之苦,皆不必尝。

    “糖糖带玉而生,文帝想来极为看重吧。”

    邵南枝冷笑一声:“淑妃丧子,皇上怜惜的不行,自糖糖降世,只匆匆瞥过一眼便去了昭阳宫。”

    莳七轻笑道:“意料之中,当真是鬼迷了心窍。”

    邵南枝看了眼她,欲言又止道:“辛夷妹妹,淑妃的孩子,是你动的手脚么?这样做,是否会牵连无辜,让你犯下业障?”

    莳七摇了摇头:“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邵南枝长舒了口气: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莳七认真的看着她道:“接下来的日子,颜如玉那里不管发生什么,你都不必惊讶,也不必为我担心,都是她自己造的孽。”

    邵南枝一愣,旋即才点头道: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莳七从皇宫出来,顺着长街回到左相府的时候,瞧见府邸前立着一位不速之客。

    那是一位出尘脱俗的女子。

    她身着水绿色的百褶长裙,身系软烟罗,最惹人瞩目的,是皓腕绯上戴着一串赤红色的珠链,欺霜赛雪的皓腕映衬着火一般的珠链,叫人移不开眼。

    女子神色清冷,眉目如画,饶是莳七见多了绝色佳人,也不禁为女子的容貌折服。

    莳七远远的瞧着她,直觉女子是来找她的。

    不过她并未上前,只是远远的站着。

    女子眸光流转,落在莳七身上,两人眼神交汇之处,骤然刀光剑影一般。

    “等了许久,你终于现身了。”女子轻启朱唇道。

    莳七勾起唇角微微一笑:“不知贵客登门,敢问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女子的道行极深,莳七看不透,只知她远比素清女君的道行还要深。

    “我找卫朝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在。”莳七淡淡答道,言罢便不再理她,自顾自飘回左相府。

    女子瞧着她发间的翠玉簪,眸底闪过一丝嫉恨,只听她轻笑一声道:“他倒是看重你。”

    莳七抬手扶了扶鬓发间的翠玉簪,笑道:“是么。”

    女子唇角勾起一丝讥讽:“不过是个随处可见的物什,竟哄得你这样欢喜。”言罢,她抬了抬手腕,露出那串火一般的珠链。

    “自血池地狱取十万恶人的鲜血凝聚,置于火山地狱烧练三千年而成。”女子轻笑道,“同你那随处可见的簪子比,如何?”

    莳七听完她的话,骤然觉得自己和她就像那皇宫中争风吃醋的妃子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:“那您自个儿留着吧。”

    女子眸底闪过一丝恼怒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阿宁从府中飘出,直直扑进了莳七的怀中,咿咿呀呀道:“娘亲……”

    莳七含笑抱着他,在他额头上亲吻了一下。

    女子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她怀中的阿宁,莳七轻笑一声,坏意上涌:“和他像么?我总说像我,可他偏不信,说是眼睛嘴巴像极了他。”

    言罢,不管女子如何,莳七抱着阿宁便进了府邸。

    “胡说!他在阳间怎么可能有了孩子!”女子厉声道。

    只可惜她颤抖的指尖暴露了她此刻的心情,莳七笑了笑道:“你今日来找我,无非是想要向我证明卫朝爱的人是你,只可惜,他若是真爱你,你怎么会连这门都进不来?”

    女子冷笑一声,扬手便要释放灵力:“我根本无需证明什么,只要你灰飞烟灭!”

    莳七轻笑一声,抱着阿宁往府中站了站:“今日你若是能进了这个门,我便是灰飞烟灭也无话可说!”

    无论这个世间如何,她只信卫朝一人而已。

    女子高高扬起的手僵在了那里,半晌也不敢放出灵力攻击莳七。

    莳七轻笑一声,眼底满是讥讽。

    女子被她的轻笑声彻底激怒了,她扬手释放庞大的灵气,呼啸着朝莳七劈来。

    莳七冷眼瞧着,果真,那灵力在触及府邸上那一层禁制时,便被狠狠的弹了回去。

    女子飞身躲闪,那股灵力直直向她身后劈去,正巧打在一只远远看热闹的鬼身上,顿时冒起一股黑烟,那鬼惨叫一声,不一会儿便化作一团黑雾消散在空中。

    女子咬着唇,眸底一片阴冷。

    莳七瞥了她一眼,抱着阿宁消失在她的视线中。

    女子直勾勾的盯着她消失的方向,不过是只三百多年道行的女鬼罢了。

    她有什么资格配得上他!

    阿宁在莳七怀中扭啊扭,莳七含笑拍了拍他的小屁股:“不可以出去,在你爹回来前都不可以出去。”

    阿宁用小奶音软软道:“爹爹是谁?”

    爹爹不是那个会灼伤他的人吗?他能感觉到那人和自己血脉相通。

    莳七轻笑一声,捏了捏他的小鼻子道:“你爹是救了你两回的卫大人。”

    阿宁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,虽然他不解为什么娘亲说那个很厉害的叔叔是爹爹,不过娘亲说是就是吧。

    但是他已经好久没有看见宫里的小妹妹了,想到这里,阿宁不开心的嘟了嘟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