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快穿之打脸计划 > 第二百四十九章 阴曹(二十四)
    时间过得很快,又过了三个月。

    糖糖已经百天了,眉眼越长越开,粉雕玉琢的煞是可爱。

    之前来左相府找卫朝的女子早就离开了,莳七这才敢放心出府。

    颜如玉虽然诞下了死婴,可是文帝依旧晋了她的位份,她现在是从一品夫人,号淑华。

    邵南枝出了月子便收回了凤印,主管六宫事宜,不过她却主动向文帝提出,希望闻贵妃和淑华夫人一并协理六宫。

    文帝深感皇后善解人意,竟是连着两日宿在了坤宁宫。

    最让人讶异的是,淑华夫人又一次诊出有了身孕。

    莳七掐指一算,受孕期正是颜如玉丧子一月整的时候,也就是说颜如玉刚出了月子,便怀上了。

    阖宫最欢喜的莫过于文帝了,他赏了不少东西给颜如玉,赏赐源源不断的抬进了昭阳宫,足可见宫中最得圣宠的人是谁,宫中的风向变得很快,前些日子,阖宫还在巴结奉承生了小皇子的皇后。

    现在淑华夫人不止晋了位份,与闻贵妃一同协理六宫,还再一次有了身孕。

    当真是三喜临门了。

    邵南枝听到消息时,却忍不住蹙了蹙眉,听辛夷妹妹的意思,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董太后逗弄着怀中的糖糖,难得和蔼:“你统领六宫,事务繁忙,以后不必日日来慈安宫请安了。”

    邵南枝低着头道:“母后体恤臣妾,可是臣妾却不能仗着母后的体恤恃宠而骄。”

    董太后逗弄糖糖的手微微一顿。

    邵南枝顿了顿,抬眸笑道:“更何况,臣妾怀着糖糖的时候,便是一直在母后宫中尽孝,现在不止是臣妾舍不得母后,连糖糖也舍不得呢。”

    董太后将糖糖递给一旁的嬷嬷,笑了笑:“知道你是个孝顺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邵南枝走后,董太后阖上双眼,漫不经心道:“皇后刚才那番话,是在说给哀家听呢。”

    桑嬷嬷微微颔首道:“奴婢倒是觉得皇后娘娘孝顺,是在替您抱不平呢。”

    皇后怀孕之时,身子笨重,尚且日日在太后身边伺候,可自打太后回宫,准了淑华夫人不必来请安,淑华夫人便再也没有来过慈安宫。

    就更不提淑华夫人丧子之后了。

    现在又怀了孩子,想来更是不会来请安了。

    董太后明白桑嬷嬷的意思,冷笑一声道:“哀家十六岁入宫,而今三十九年了,什么样的人没见过,那点手段也好意思在哀家面前现眼。”

    “您现在还是仁善了些,想当初,便是丽贵妃那样的,也还不是您的手下败将?”桑嬷嬷道。

    收拾完丽贵妃,登上后位之后,她的手段,哪个妃子敢在她面前放肆。

    董太后叹了口气:“兴儿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能越过您去。”桑嬷嬷跟了董太后几十年,自然知道什么话她爱听,什么话她不爱听。

    董太后睁开眼,如有所思。

    翌日,淑华夫人便被董太后叫去慈安宫训话了。

    听说是淑华夫人忽然像变了个人似的,公然顶撞董太后,董太后气得罚她跪在慈安宫前。

    莳七笑盈盈的看着不远处跪在宫门前的颜如玉,旋即低眸摸了摸阿宁毛茸茸的头顶:“阿宁真棒。”

    阿宁却撅了撅嘴:“妹妹应该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莳七一怔,哑然失笑,当真是有了媳妇儿忘了娘。

    “妹妹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听了莳七的保证,阿宁这才欢喜的飘到颜如玉身边,对着她的肚子叽里咕噜讲着什么。

    颜如玉在慈安宫钱跪了不到半个时辰,便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文帝赶到的时候,心疼的不行,将颜如玉从地上打横抱起,根本不和董太后打一声招呼,便直接回了昭阳宫。

    董太后气得将手边的茶盏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颜如玉脸色惨白,冷汗浸湿了小衣,不停地喘着粗气,她只觉得像是有一只小手在她的腹中飞快的搅动着,撕裂般的疼痛让她几乎昏厥过去。

    第二次了。

    上回有孕的时候,也是从慈安宫回来,她便疼得难以忍受。

    都是一样的疼痛。

    难道是太后想要对她下手?

    可是没道理啊!太后就算再不喜她,可她的腹中子总是皇家的血脉,太后不可能害她的亲孙的。

    难道是皇后?

    不,上一次在慈安宫,皇后还在禁足中,有皇家侍卫把守,她怎么可能将手伸到慈安宫里!

    文帝轻轻抚摸着她的肚子,心疼道:“让你受委屈了。”

    颜如玉惨白着一张脸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莳七远远的看着,她不能靠近文帝,可是阿宁却可以,她唤了声阿宁,阿宁这才从颜如玉的肚子上恋恋不舍的抬起头。

    “阿宁,去。”

    阿宁立刻飘到文帝身边,对着文帝吹了口气。

    文帝立刻眼睛通红,气得浑身发抖,脖颈间青筋暴起:“玉儿,朕这就去找母后。”言罢,他根本不给颜如玉反应的机会,大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颜如玉急得不行,可是肚子疼得厉害,她根本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说来也奇怪,就在太医踏进昭阳宫的前一刻,颜如玉的肚子瞬间就不疼了,太医只好和上次一样,开了安胎的药方。

    文帝去了慈安宫,和董太后大吵了一架,董太后气得脑仁涨得生疼。

    消息传到昭阳宫,颜如玉只觉得天旋地转,险些栽倒在地,幸好韶光眼疾手快扶着她。

    莳七看了一天的戏,阿宁和颜如玉肚子里的妹妹叽咕了一天,两只鬼非常满足的回了左相府。

    一进府中,莳七便感觉气氛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却是阿宁先反应了过来,兴高采烈的拉着莳七的衣摆:“爹爹回来了!”

    莳七一怔,下意识的捂住他的嘴。

    可是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卫朝正巧走出垂花门,单手负于身后,薄唇溢出一丝浅笑凝着她。

    莳七顿时觉得双颊烧得火热,她的手下意识的在阿宁肉嘟嘟的小脸上捏了一下。

    卫朝大步走了过啦,抱起阿宁笑道:“给阿宁带了礼物,阿宁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阿宁一听,欢喜的在卫朝脸上亲了一口,莳七生怕他再说错话,连忙道:“赶快去吧。”

    待阿宁走后,卫朝低眸凝着她,嘴角噙着一丝笑意:“爹爹?”

    莳七语塞,嗫嚅着嘴唇半天也说不出话来,她低着头窘迫不已。

    卫朝却是捏着她的下巴亲了一口:“吾妻近来可好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