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快穿之打脸计划 > 第二百五十章 阴曹(二十五)
    莳七垂眸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卫朝低低笑了两声,骤然揽住她纤细的腰身,将她带入怀中:“明明只是几个月,却像几千年不曾见过你了。”

    莳七眸光一顿,道:“这次想来定是收了刑獒?”

    卫朝却并未答话,而是捏着她的下巴,轻轻吻了上去。

    莳七檀口微张,他便灵巧的探了进去,极尽缠绵。

    莳七心中陡然升起几分怪异之感,卫朝这样缱绻,可是戒指上的玉石也只是黄色而已。

    仿佛……

    仿佛是少了一半的心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原先轻阖上的双眸豁然睁开,卫朝却不满她的分神,修长的手指在她的腰上轻轻捏了一下。

    莳七于唇齿间溢出两声轻笑,继而回应着他的吻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阿宁如风一般飘了过来。

    莳七双颊一热,猛地推开了卫朝,阿宁却是睁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盯着她。

    莳七抬手摸了摸唇角,心中懊恼。

    “爹爹和娘亲是在亲嘴嘴吗?”阿宁的小奶音如重锤一般砸在莳七的心上,莳七忍不住浑身一颤,他究竟是怎么知道这个行为叫亲嘴的?

    “阿宁,这是谁教你的?”莳七佯装镇定问道。

    阿宁歪着小脑袋,半晌才道:“是干娘说的,我去找妹妹,那个坏人抱着妹妹的容器也在做这件事,我去问干娘,干娘说这是亲嘴。”

    阿宁口中的坏人是文帝,因为他会烧灼他,干娘则是丽贵妃。

    丽贵妃真的是粗细不拘。

    至于妹妹的容器……

    是颜如玉。

    在阿宁眼里,她只是个装着妹妹的容器而已。

    莳七心中有些复杂,犹豫了片刻,却还是开口道:“阿宁,那是妹妹的娘亲,不是容器。”

    阿宁听了她的话,立刻就撇了撇嘴:“是妹妹自己说的。”

    卫朝唇角含笑睨了莳七一眼:“礼物还喜欢吗?”

    “喜欢!”阿宁的注意力立刻就被吸引了。

    莳七这才注意到他的手中牵着一只乖巧的黑色小狗,怯生生的,像是十分怕生的样子。

    不过莳七怎么瞧,都觉得有些眼熟。

    她眸光转向卫朝,略带了几分疑问。

    卫朝蹲下身,大掌轻抚着小黑狗,淡淡道:“刑獒,阿宁以后就是你的主人,可明白了?”

    言罢,他拔下阿宁的一根头发,用灵力化作符咒印刻在小黑狗的身上,也便是结契了。

    莳七上前问道:“刑獒那样的鬼兽,跟着阿宁不会有危险吗?”

    卫朝缓缓站起身:“无妨,刑獒的道行和元魄都被我抽尽,它现在,不过是个很低级的鬼兽罢了。”

    莳七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刑獒和他之间,究竟有什么牵扯,还有之前找上门来的那个女子。

    阿宁得了新奇的玩意儿,自然是要去静心苑给干娘看的。

    莳七嘱咐了几句,阿宁便已经飘离了左相府。

    丽贵妃一开始不许莳七和卫朝走得近,可是自从她知道卫朝帮莳七压制住了鬼子反噬后,便没那么反对了。

    她跟着卫朝回了房,卫朝缓缓张开双臂,莳七便伺候他换了衣裳。

    “前些日子来了个人。”她低着头轻声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一个女子,道行极为高深,手上还带着一串红珠链子,说是你送给她的。”莳七说这话的本意不是要拈酸吃醋,只不过话到嘴边竟是有点走了味。

    她歪着头,也有些纳闷。

    卫朝薄唇微抿,眼底尽是笑意。

    大掌攥着她的手,猛地将她带入怀中。

    “确实是我送给她的。”卫朝竟是承认了。

    莳七神色有些不愉,她原以为不过是那女子为了惹怒她,存心这样讲的。

    卫朝抬手捏了捏她小巧的耳垂:“那串珠链,是我从血池地狱取十万恶人的鲜血凝聚,置于火山地狱烧练三千年而成的,不过是为了压制她罢了。”

    莳七抬眸瞧着他,却听见卫朝含笑道:“真是小醋缸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没有!”莳七立刻反驳道。

    卫朝抬手在她的发间轻轻抚摸着,如同安抚一只炸了毛的猫咪。

    “你是阎王对么?”她忽然道。

    刑獒曾说过,哪只鬼能不识他;他能放言将刑獒抽筋扒皮挂在阿鼻地狱的赤铜柱上;那串血红色的珠链取自血池地狱,练自火山地狱。

    以及那日抓捕刑獒时,他身上那袭玄色锦袍上绣的,九头龙身。

    “地府十殿阎王,你是哪一殿?”

    卫朝抬起下巴思索片刻,良久才道:“地府十殿,唯我一王而已。”

    他轻抚着莳七的如墨青丝,淡淡道:“怕了?”

    没有哪只鬼会不惧怕阎王,那是一种作为鬼,深入骨髓的畏惧。

    他从来不喜欢这样。

    莳七却是嫣然一笑,环着他的脖子亲昵道:“怕什么,我喜欢还来不及呢!”

    卫朝神色淡淡,可眸底却溢出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他轻轻覆上她的唇瓣,直将她吻得浑身酥软,却在此时坏意道:“可曾记得此前你也是这样坐在我的腿上,蛊惑于我?”

    莳七浑身一僵,哪壶不开提哪壶。

    这都快成她的心理阴影了!

    卫朝低笑两声,旋即道:“我确实能看见你惨死的模样,只不过在见你第一面的时候,就隐去了,自此看见的你都是好的模样。”

    莳七仿佛被他戏耍了一般,抿着唇就要起身。

    真是腹黑!

    她那两日都快羞愤死了,他倒好,原来只是戏弄她的。

    卫朝拉着她的手腕,再次将她带入怀中:“去哪儿?”

    莳七冷哼一声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他大掌缓缓在她的腰上游走,莳七心中顿生一计,笑盈盈的抱着他,拉着他的手往上走。

    “卫大人,妾身好热。”她的声音娇软无限,让人浮想联翩。

    鬼才不会热,她就是故意的!

    卫朝神色不变,可眼底的深邃早已暴露了他此刻的心情。

    大掌轻覆上她的丰盈,轻拢慢捻,莳七浅浅低吟几声,那娇语,落在卫朝耳中,他忍不住抿了抿薄唇。

    莳七撩起裙摆跨坐在他身上,唇瓣亲吻着他的脖子,一面拉着他的大掌往下,直至圆润的臀部。

    卫朝喉结一滚,终于按耐不住要将莳七抱起。

    莳七却一把推开了他,理了理身上略有些凌乱的衣裙,佯装担忧道:“阿宁怎么还不回来,我还是去寻寻他吧。”

    言罢,如烟一般飘了出去,空留卫朝一人在房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