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快穿之打脸计划 > 第二百五十一章 阴曹(二十六)
    莳七去了静心苑,丽贵妃正抱着阿宁,刑獒趴在地上哈欠连天。

    丽贵妃瞧见她来了,便将阿宁放下,含笑拍了拍他的小屁股:“带着狗去别处玩吧。”言罢,她抬眸看了眼华清,华清立刻会意,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莳七知道,丽贵妃有话和她说。

    “贱人气坏了,听说是一头栽了过去,碰在了桌角,都见了血。”丽贵妃语气中是藏不住的痛快,“她三十来年控在手中的好儿子,如今竟是当众为了一个她看不上的妃子,顶撞了她,真是想想就痛快!”

    莳七莞尔一笑:“娘娘应当不会只满足于此吧。”

    “自然!若是可以,本宫恨不得将本宫当年受的苦,尽数让她尝一尝!”丽贵妃咬牙切齿的恨恨道。

    她顿了顿,眸底尽是狠厉:“魏元山的静慧师太,得道之人,满口的佛爱世人,无论是谁,只要表现出有悔过之意,她便愿意渡他,不许恶鬼伤人,可她却从来不问,那人究竟是否罪孽深重。”

    董太后便是得了静慧师太的庇护。

    “庆国公还不知他的发妻蔡氏,是死于董氏之手。”莳七缓缓道。

    丽贵妃轻轻摩挲着手上的扳指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莳七笑了笑道:“娘娘说,董氏和庆国公一往情深,若是真到了生死关头,他们会保谁?”

    “贱人贪生怕死,别说庆国公,就是她的好儿子,到了必要舍弃的时候,她也能舍弃!”丽贵妃嗤笑一声,眼底是无尽的嘲讽。

    “听说庆国公快大婚了。”莳七低了低眸,旋即微微一笑:“庆国公已经五十九了,孙子都快弱冠了,若是再添上一丁,怕是欢喜不已。”

    丽贵妃歪靠在软榻上,嗤笑道:“前些日子他去了慈安宫,慈安宫的宫人尽数退了出来,宝刀未老,想来是弄得贱人欲死欲仙的。”

    莳七唇角勾着一抹诡异的笑意:“是啊,董太后这么些年躲在魏元山,自然是久旱逢甘霖。”

    她低了低眸,微笑道:“文帝不听话,怎么当初未曾多生一个。”

    丽贵妃猛地抬起双眸,直勾勾的盯着莳七。

    莳七还是淡淡的笑着。

    丽贵妃骤然扬声大笑:“哈哈哈!当真是个鬼灵精!”

    莳七笑了笑:“是娘娘聪颖。”

    从静心苑出来,并未瞧见华清和阿宁,莳七便直奔昭阳宫。

    阿宁入宫,若非在静心苑,就是在昭阳宫了。

    果然,临近昭阳宫,便瞧见华清远远的站在宫门外,他看见莳七过来,连忙迎上前,挠了挠头,颇有几分不好意思道:“文帝在里头,我进不去。”

    莳七点了点头,笑道:“你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莳七也不能靠近文帝,只不过比华清好些,她只要在文帝五丈以外便可。

    她踏进了宫门,一眼就瞧见了那个在她头七烧过纸钱给她的小宫女。

    惜容也看见了她。

    不过她现在比之前好多了,惜容倒是没那么怕了,她反倒是有些愣神,心中想着,容妃生得这样好看,长相比淑妃端庄大气多了,为什么皇上有了淑妃之后就不喜欢容妃了呢?

    莳七对她点了点头,然后径直踏进殿门。

    “阿宁。”

    一进门便瞧见阿宁抱着刑獒趴在颜如玉的肚子上,刑獒精神不济,有些半死不活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阿宁,刑獒不能靠近皇帝的。”

    阿宁转过身,一头扑进莳七的怀中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皇帝身上有真龙之气,刑獒是鬼物,会不舒服的。”

    莳七从阿宁怀中抱过刑獒,又远离了两丈,刑獒这才舒服了一点。

    文帝和颜如玉已经睡下了。

    一直到目前为止,董太后那里,文帝都未曾去过,倒是邵南枝一直守在慈安宫近身侍疾。

    就在莳七带着阿宁转身就要离开的时候,文帝猛然从梦中惊醒了。

    他揉了揉昏昏沉沉的头,脑海中闪回般过着他今日在慈安宫所做的一切,他脸色骤然灰白一片,冷汗涔涔。

    几乎是来不及穿鞋,跌跌撞撞便要朝外头跑去。

    莳七扬唇轻笑一声,拍了拍阿宁。

    阿宁立刻会意,追上前对着文帝吹了口气,旋即折返,对颜如玉的肚子低低咕哝着什么。

    颜如玉被腹中的绞痛猛然惊醒,她颤抖着抓着床沿:“来……来人!”

    外头当值的惜容困得不停地点豆子,听到淑妃的声音,连忙跑进殿内,“娘娘怎么了?”

    颜如玉痛得几乎说不出话来:“太……医……”

    惜容吓了一跳,连忙跑出去叫人,迎面撞上穿着一身亵衣、赤着脚回来的文帝。

    莳七带着阿宁和刑獒离开了昭阳宫。

    相信今夜又是一场好戏了。

    她心情大好,抱着阿宁亲了一口:“阿宁喜欢妹妹?”

    阿宁重重的点了点头:“喜欢!”

    “那让爹爹做主,将妹妹许配给阿宁做媳妇儿好不好?”

    阿宁仰着小脸问:“媳妇儿是什么?可以亲嘴嘴吗?”

    莳七语塞,半晌才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阿宁高兴道:“那让妹妹给我做媳妇儿!”

    就这样,一路在阿宁叽叽喳喳的声音中,回到了左相府。

    一踏进府,莳七便知道自己得意忘形了!

    一股气流将阿宁包裹着,不出片刻阿宁就昏昏欲睡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另一股白光将莳七强行带到了卫朝的面前,莳七讪讪一笑:“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卫朝眸光阴冷,薄唇微抿,眼底是一丝薄怒。

    他坐在书案前,对着莳七招了招手:“来。”

    莳七理亏,磨磨蹭蹭却不敢上前。

    卫朝眸底难得的闪过一丝不耐,他大掌一挥,莳七便稳稳地坐在了他的怀中,她心虚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卫朝强硬的钳着她的下巴,狠狠地吻了上去:“几月不见,胆量见长,竟敢戏弄主子了?”

    他的大掌紧紧地圈着她的腰身,让她动弹不得,只能承受着他的狂风暴雨。

    莳七的唇齿间溢出两声嘤咛,浑身无力的环着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忽然,她听到卫朝低笑两声,他离开她的唇,眸底尽是笑意:“吓着了?”

    莳七无言,他又在戏弄她!

    卫朝的唇瓣轻轻描摹着她的眉眼,落下细密的吻,声音有些低沉:“下不为例。”

    莳七咕哝一声:“还不是你先开始的。”

    真是恶人先告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