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快穿之打脸计划 > 第二百五十二章 阴曹(二十七)
    天色蒙蒙微亮,青蓝色的微光透过雕花窗打进屋内,满室氤氲着朦胧缱绻的光影。

    凌乱的衣衫散落了一地,半掩帘纱的床榻上依稀可辨缠绵的人影。

    莳七跨坐在卫朝身上。

    一头青丝瀑布似的披着,随着身体的摆动划过一丝好看的弧线,她双眸微阖,面色潮红,唇齿间偶尔溢出几声低吟。

    卫朝眸色暗沉,其中是藏不住的欲色。

    他的大掌扶着她纤弱的腰身,稍稍用力往下压,却换来她略带哭腔的讨饶声,“不……不行了……”

    莳七的脑袋昏昏沉沉的,和他厮混的两个时辰里,她几乎是本能掌控了身体。

    卫朝抱着她的腰,猛地坐起身,立刻就听见她的尖叫声。

    他在她光滑的肩头亲吻着,沙哑着声音道:“阿宁还想要个妹妹呢。”

    “胡……说!”莳七下意识的反驳着,阿宁心心念念皆是宫里的妹妹,定又是他在诓她了。

    卫朝不说话,却是加重了身下的动作。

    莳七迷蒙之间抓住了他的手,低声求饶:“下……次吧,我好累了……”

    卫朝轻叹了口气,在她耳边轻声道:“你欠了我一回,可记得了?”

    莳七连连点头,虽然他的话听在她的耳中,可她根本没来得及注意他话中的意思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时间了,卫朝也不再克制了,在几下重重的顶弄中,他眼底的暗沉越来越深,就在他释放的一瞬间,脑海中飞快划过了什么,他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,“姝丽!”

    可只是一瞬,当他呼吸渐渐平缓下来,才忆起方才他似乎说了什么,可脑海中一片混沌,怎么也想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至于莳七,早被他弄得意识模糊,朦胧之间只听到他似乎喊了个名字,只当他是叫了声辛夷,倒也未曾多想。

    卫朝回来之后,之前那个傀儡分身自然就被他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又恢复了白天在阳间当左相,夜晚去地府做阎王的日常。

    近来文帝过得极不顺心,其实不光是他不顺心,董太后和颜如玉亦不顺心,尤其是董太后。

    其中最大的因素,莫过于文帝愈来愈反抗于她的掌控,并且,在她这段不顺心的日子里,庆国公大婚了。

    前些日子,文帝因为颜如玉从而顶撞了董太后,以至于董太后气得昏了过去,碰伤了头,他骨子里还是对董太后十分畏惧的,正因为这股畏惧,竟是让他屡屡想要去慈安宫请安的念头生生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在董太后看来,自然就是颜如玉狐媚了她一手掌控的好儿子。

    “就算肚子里还有一个,也是留不得了。”董太后看着额间留下的轻微疤痕,淡淡道。

    桑嬷嬷附和道:“左不过还有坤宁宫,淑华夫人让您和皇上母子离心,便是在寻常百姓家,也是要一封休书打发回家的,更何况,您回宫以来,她何曾尽过孝。”

    这话算是说到了董太后的心里,她要的也不过是个能安慰到自己的理由罢了。

    到底肚子里还有个亲孙。

    可是母子离心,多大的罪名。

    便是在午夜辗转难眠之际,也不会心生不安了。

    董太后沉沉叹了口气,心道怎么越是上了年纪,便越是心慈手软了。

    桑嬷嬷骤然想到了什么事,低声道:“娘娘这个月的葵水还未来,要不要请太医看看?”

    董太后微微叹了口气,半晌才道:“想来是绝了,那药也有些日子没用了,罢了,人呐,不得不服老的。”

    她四十八岁那年便没了葵水,是民间的一个妇科圣手,提供了一张方子,长期服用,可保她月月葵水不断,这样也不会衰老的很快。

    董太后到底还是个女子,哪怕再强势,骨子里也是个女人。

    女为悦己者容是亘古不变的真理。

    “理儿是这么个理儿,可您继续用那方子,不也能永葆青春么?”桑嬷嬷见她心情有些低落,遂开口安慰道。

    董太后唇角下垂:“永葆青春?”

    她抬手摸了摸自己眼角的细纹,忍不住嗤笑一声:“哀家守寡多年,永葆青春给谁看?”

    桑嬷嬷劝道:“自然是给国公爷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?”董太后嗤笑一声,“他府中进了新妇,哪里还会记得哀家!”

    桑嬷嬷立刻神秘的低声道:“哪里!嫁进国公府的新妇韩氏,不出半月便病了,院子里的药味呛人的很,人也消瘦的厉害,脸色蜡黄蜡黄的,远远看上去倒想三十来岁的妇人,国公爷已经许久不曾去她那里了。”

    董太后微微一怔,半晌才意味深长道:“不论她真病假病,到底还算救了她一命。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小宫女在外头低声道:“启禀太后,庆国公求见。”

    桑嬷嬷会意一笑:“这不是说曹操,曹操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董太后唇角也漾起一丝温和的笑意,她转而对桑嬷嬷道:“昭阳宫那里,你看着布置吧。”

    桑嬷嬷连忙点头应下。

    她跟了董太后几十年了,这些事从来也没少做,董太后很放心她。

    颜如玉的肚子已经显怀了,除了最开始疼了两次,其他时候大抵是好的,就连太医也说脉象平稳,不过还是要多加小心。

    文帝听了自然是十分欢喜的。

    他拥着颜如玉笑称,等她一诞下皇子,便晋她为正一品贵妃。

    颜如玉低了低眸,暗自思忖,只有诞下皇子才能晋位份,若是公主,就不一定了,所以,这一胎一定要是皇子。

    皇后邵南枝已经生了一个带玉而生的皇子了,生生的压了她一头。

    更何况,她深知董太后现在恐怕已经不是单单的不喜她了,文帝为了她冲撞了董太后,前朝好些折子指责她惑主,是她兄长右相颜淮礼生生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何尝不知道这些折子里,就有太后母家的功劳!

    公主可不必上皇子带给她的助力大,所以这一胎一定要是个小皇子才好!

    趴在她肚子上的阿宁突然感觉到妹妹情绪一阵波动,像是十分愤怒一般。

    颜如玉的肚子又疼了,文帝吓坏了,连忙让人喊太医过来。

    不过还是和从前的情况一样,太医一来,她的肚子就不疼了,这回连文帝都有些疑惑,可是颜如玉脸上的冷汗和惨白的脸色,倒也不像是装出来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