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快穿之打脸计划 > 第二百五十三章 阴曹(二十八)
    日前,皇后还带着四皇子来了慈安宫,只是请安,可等皇后走了,董太后却是冷了冷脸:“竟是把手伸到坤宁宫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原先膝下并无子嗣,自然不会招人忌惮,现在多了个天资聪颖的四皇子,多多少少会惹人妒忌。”

    董太后冷哼一声:“哀家原先说她唯唯诺诺,将她的儿子也养的怯懦难成大事,不曾想,看上了那位子竟是让她胆子大了起来。”

    桑嬷嬷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这回,顺带着一起收拾了吧。”董太后冷声道。

    桑嬷嬷立刻点头称是。

    莳七去找阿宁的时候,他正跟着颜如玉在御花园散步。

    她对着阿宁招了招手,阿宁立刻喜笑颜开的朝她飘了过去。

    颜如玉扶着韶光的手缓缓往前走,自打有了身孕,她的心思愈发的深沉了,就连韶光有时候也看不透她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远远地跑过来一个十来岁的孩童,莳七一瞧便知,他正是闻贵妃所出的大皇子。

    他看见颜如玉,脸色骤然一冷。

    大皇子还是快步走上前,和颜如玉见礼。

    莳七抿了抿唇,想到前些日子华清提到的,闻贵妃曾暗中对糖糖下手,甚至就连由此奶娘带着糖糖去御花园撞见大皇子,竟是也被大皇子弄哭了好几回,又一次大皇子说要抱抱弟弟,可却险些摔在了地上,看的奶娘胆战心惊。

    说起来这个,莳七便忍不住嗤笑。

    若说大皇子怯懦,他也确实是怯懦,只是他是个窝里横的,欺软怕硬,唯独碰上董太后和文帝,才会异常的怯懦。

    莳七的唇角勾起一抹冷笑,抬手摸了摸阿宁的小脑袋。

    阿宁立刻就明白了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上前围着大皇子绕了一圈,然后对他吐出一口浓浓的阴气,大皇子的眼底一红,梗着脖子,粗声粗气道:“都是你,指使母妃去克扣皇后的份例,害得母妃被皇祖母叫过去狠狠斥责了一顿!”

    这话也是实话,却是让莳七没想到,原来闻贵妃私底下竟是和儿子说过这样的事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皱了皱眉,怪道闻贵妃不会教子,真是什么都不忌讳,这样宫妃内斗的事,竟也说给皇子听。

    韶光连忙挡在颜如玉的面前,可是她的动作还是没能阻拦住大皇子。

    大皇子恶狠狠的瞪着颜如玉,然后猛地拽过韶光,另一只手推向颜如玉。

    莳七抿了抿唇,指尖轻点,立刻飞出一团白光将颜如玉包裹起来。

    颜如玉的孩子,现在还不是时候。

    更何况,大皇子没有错,他不该承担一条无辜生灵的业障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算不上是业障了,因为颜如玉的腹中子本就是鬼婴,地府那里的功过簿上也不会记上这些。

    颜如玉悬悬的栽倒在地,可腹中却是没有任何异样之感。

    不过尽管如此,莳七知道,颜如玉会将这件事利用到极致。

    文帝近来脾气日渐暴躁。

    旁人不知,都以为是闻贵妃的大皇子谋害淑华夫人腹中子一事,可莳七却是知道的,除了这点,还有因为阿宁日日在昭阳宫撞见他,便会对他吹气。

    那股子阴气,久而久之,便让他的脾气愈发的暴躁。

    不过却连累了卫朝了。

    他在朝堂之上,依旧直言进谏,根本不管文帝的眼神有多可怕,右相颜淮礼高兴坏了,阴阳怪气的便将文帝的火点着了。

    文帝在朝堂上,气得大骂卫朝乃愚人之见,妇人之仁。

    还将手中的奏折砸在了卫朝的身上。

    退朝后,文武百官拥着右相颜淮礼往外走,现在形势高下立判,右相颜淮礼不仅在前朝的皇上欢心,他的妹妹淑华夫人更是盛宠不衰,巴结的人自然忙不迭的上前恭维。

    至于那个总惹文帝生气的左相,他的位子想来也快坐到头了。

    卫朝蹲下神,捡起地上的奏折,眸光渐渐冰冷。

    刚要踏出殿门的颜淮礼轻笑一声,转身道:“卫大人,可要本官替你在皇上面前美言几句?”

    卫朝没有说话,将奏折敛入袖中,抬脚缓缓往外走。

    他神色淡漠,像是根本不在意颜淮礼的讥讽。

    颜淮礼看着卫朝孑然一人走了出去,眼底溢出一丝狠厉。

    旁人立刻阿谀奉承,说些颜淮礼爱听的话,其实也无非就是说皇上宠信他而非左相,大家同朝为官,左相目中无人,狂妄自大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莳七瞧出来卫朝的心情不愉,遂忍不住问了。

    卫朝将今日在朝堂之上的事说给了她听,末了还摸了摸她的脸道:“莫要担心,不过是摔了本奏折罢了。”

    莳七终于按耐不住藏在心中许久的疑问,问出了口。

    “你是地府十殿阎王,为何要跑来阳间做区区的左相?”

    卫朝沉默片刻,才道:“地府可知阳间未来五十年的大动乱,本来阳间的事,与地府无关,只是我不想阳间生灵涂炭,到时候地府只会负荷。”

    莳七愣了愣:“你是说,天下会有大乱?”

    卫朝微微颔首道:“太岁出,主天下大乱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阳间当左相其实也并不影响我在地府的身份,只不过时间越来越紧迫了。”

    阳间作恶的人,还是和地府有很大的关系的。

    卫朝在此前,会强行将在阳间作恶多端的人从梦中带入地府,然后按律受刑,倒也天下太平,只是这太岁一出,天下必会大乱。

    卫朝作为阎王,自然还是不想看见阳间生灵涂炭的。

    毕竟阳间与地府,息息相关。

    莳七哑然,却见卫朝并不想多谈,陷入了沉思之中,她便未在多问。

    董太后近来总是嗜睡不已,常常靠在软榻上和桑嬷嬷正说着话,便睡着了。

    端着膳食的宫女们从殿外鱼贯而入,莲步款款,倒是未曾发出什么大的动静。

    桑嬷嬷走到董太后身边,低声道:“娘娘,用晚膳了。”

    董太后缓缓睁开双眼,瞧着身上的薄毯道:“近来总是觉得困乏不已。”

    桑嬷嬷笑了笑:“您就是操不完的心。”

    她扶着董太后坐到桌边,然后布膳。

    “这是鲫鱼汤,您可要用些?”桑嬷嬷盛了些鱼汤递给董太后。

    董太后接过瓷碗,鼻息间闻见鱼汤隐隐的腥味,顿时一阵恶心涌上心头,她忍不住干呕了起来。

    桑嬷嬷瞧着她,脸色登时变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