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快穿之打脸计划 > 第二百五十五章 阴曹(三十)
    这句话仿佛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    庆国公难以置信的看着蔡氏,半晌也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丽贵妃眸底溢满了讥讽道:“董瀚海,还有件事想要告诉你,你那好妹妹,现如今已经怀了你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她顿了顿,嗤笑一声,又道:“亲兄妹行苟且之事,当真是荒唐!”

    言罢,她便带着泣不成声的蔡氏消失在了庆国公的梦中了。

    庆国公猛然间从梦中惊醒,后背的衣裳早已被冷汗浸湿了。

    指尖是抑制不住的颤抖,他抱着头,浑身发寒,怎么会!这一定是梦!

    一定是梦!

    再说丽贵妃,丽贵妃带着蔡氏离开了庆国公的梦境,飘荡着空无一人的长街上,丽贵妃忍不住扬声大笑:“痛快!早先不知道贱人和董瀚海私通,若是早知道了,本宫就早下手了!还会等到现在。”

    方才一直唯唯诺诺、只知道哭泣的蔡氏摇身一变,化作了一位窈窕端方的女子。

    “娘娘这便痛快了?那接下来的好戏,娘娘怕是要乐坏了吧。”莳七含笑道。

    丽贵妃回眸看着她,笑道:“瞧着吧,明日董瀚海便要进宫一问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她故意告诉董瀚海,贱人有孕的事,董瀚海明日只要一问她是否有孕,自然就知道这个梦并非臆造。

    蔡氏早年丧命,化而为鬼的时候,就已经被董太后找人收拾了,包括后来的两个庆国公夫人都是。

    “你方才演得不错。”丽贵妃赞许道。

    莳七笑了笑:“辛夷未曾见过蔡氏,还险些担心会穿帮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会,都几十年了,董瀚海自己都未必记得蔡氏的模样了,只需神似罢了。”

    作别丽贵妃之后,莳七便回了左相府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地府似是出了岔子,卫朝便回去了,又是傀儡替身在代替他。

    阿宁正在和刑獒嬉闹,一见莳七回来,一头扑进了她的怀里,气鼓鼓的不说话。

    莳七笑着摸了摸她的头道:“阿宁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妹妹不好!不喜欢她了!”阿宁嘟囔道。

    莳七哑然失笑,竟是闹矛盾了。

    “妹妹怎么不好了?阿宁和娘亲说说。”

    原来,阿宁现在越来越大了,便想让妹妹出来陪他一起玩,可是妹妹却拒绝了他,说是还要等等。

    阿宁就不开心了,觉得妹妹不在乎他。

    莳七将阿宁抱起,正色道:“阿宁乖,妹妹也想早些和阿宁一起玩,可是妹妹还有事要忙,阿宁再等等可好?”

    阿宁还是气鼓鼓的不说话。

    莳七笑道:“你是哥哥,当然要让着妹妹了。”

    阿宁想了想,这才点了点头:“好!”

    莳七放下阿宁,看着他牵着刑獒又去玩了,她忍不住叹了口气,阿宁终归是幸运的,虽然成了鬼婴,早先的怨气也化作他的道行了。

    可是颜如玉的腹中子不一样,它不仅仅是最先的怨气还在,现在日日跟着颜如玉,只怕怨气早已越来越重了。

    罢了,都是因果报应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,起身去了坤宁宫,接下来的事,还需要邵南枝帮她才行。

    翌日,庆国公便进宫了。

    董太后还是有些怏怏的,若说她此生最大的遗憾,那便是不能和他有个孩子。

    所以当她猜出自己有了身孕的时候,脑海中竟是划过一个念头,她想生下来。

    可是当这一念头闪过之后,她便明白,这个孩子不能要。

    她是当朝的太后!

    “启禀太后,庆国公求见。”小宫女道。

    “让他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庆国公踏进殿内,便瞧见董太后躺在美人榻上,神色有些怏怏的。

    桑嬷嬷带着宫人退出殿外,董太后见他久久不语,不由开口道:“站着做什么?”

    庆国公心情有些复杂,他的目光落在了董太后的小腹上,犹豫良久终是问出了口:“你可是有孕了?”

    董太后猛地坐起身,目光略带了凌厉:“你在我宫里插了人?”

    庆国公一听她的话,脑子登时嗡嗡作响。

    这个态度,自然就是承认了她有孕了!

    这么说来,昨夜,真的是蔡氏托梦给他了,所以……

    所以蔡氏也真的是昕儿害的?

    庆国公双手紧握成群,久久不语。

    倒是董太后见他这般,叹了口气:“我也不曾防着你,你又何必在我宫里放眼线?”

    庆国公还是不说话。

    董太后又道:“哥哥,我知道你位高,怕兴儿不满,可是哪次我不是护着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孩子不能要。”

    未待她说完,庆国公忽然开口说出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董太后脸上一僵,深深吸了口气,她也知道这孩子不能要,可是当她听到他说的第一句便是这句话时,心底还是寒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你想办法把流了吧。”庆国公霍然站起身,丢下一句话便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怕再待下去,他会忍不住问她为何要害蔡氏。

    可是蔡氏已经死了,几十年了,就算他当年再爱蔡氏,现在也不爱了。

    他现在爱的人,是昕儿。

    可昕儿却害死了蔡氏,还让她不能投胎,昕儿还有了他的孩子。

    庆国公脑中的思绪如一团乱麻。

    董太后看着庆国公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,一个人怔在原地。

    她以为,他知道了她有了身孕,就算他和她心知肚明这个孩子不能要,至少也该安慰一番。

    可是他来了,却只说了三句话。

    “你可是有孕了?”

    “孩子不能要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办法流了吧。”

    董太后忍不住笑出了声,这就是她爱了一辈子的男人。

    昭阳宫里。

    韶光让殿中伺候的人都下去了之后,便靠近颜如玉低声道:“娘娘,庞太医去京城的回春堂买了几味药,奴婢打听了一下,那几味药配起来,正是滑胎的药物。”

    颜如玉猛地一拍桌子,眉目间满是狠厉。

    韶光连忙道:“娘娘息怒,当心小皇子。”

    不说小皇子还好,一说小皇子,颜如玉的肚子便隐隐有些疼痛。

    她未曾在意,只当是自己气急攻心。

    不过只是片刻,疼痛便消失了。

    颜如玉咬牙切齿道:“本宫就说她要除了本宫,没想到竟是半点不顾皇嗣,要连本宫的孩子也一并除了!”

    “娘娘打算怎么办?”韶光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颜如玉唇角勾起一抹阴冷的微笑:“她不是嫌本宫害得她母子离心么?本宫就成全她,叫她和皇上彻底离了心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