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快穿之打脸计划 > 第二百五十六章 阴曹(三十一)
    颜如玉心中打定了主意,定要和董太后争个你死我活。

    除非董太后收手,否则这深宫哪里还有她的容身之地!

    文帝下了朝,照例是摆驾昭阳宫的。

    小宫女一看见他,正要进去通禀,却被他拦住了,正要踏进殿内,他便听见玉儿的抽泣声,紧接着便是韶光的低声安慰:“娘娘可不能太过于悲恸了,怎么也要顾念腹中的小皇子才是,太后一向是不喜娘娘……”

    颜如玉哭得悲痛不已:“可是本宫哪里能想到,太后不喜本宫,竟是连本宫的孩子也容不得了,一定要杀之。”

    韶光犹豫道:“娘娘,若不然还是告诉皇上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!”颜如玉擦了擦泪,哽咽道,“皇上平日里宠着本宫,已是惹得太后极为不满,本宫不想让皇上为难,实在不行,本宫就自愿落发为尼,去甘兴寺,为皇上诵经祈福,只是以后再也不能伺候皇上了!”

    韶光沉沉叹了口气:“奴婢愿陪着娘娘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文帝听着殿内的谈话,顿时怒火中烧。

    他大步走进殿内,沉声道:“玉儿方才说的什么?”

    颜如玉吓了一跳,立刻起身行礼:“臣妾恭迎皇上。”

    文帝上前握住她的手将她扶起,眸底一片阴冷:“玉儿说,母后对玉儿的孩子下手?”

    颜如玉低着头浑身发抖:“臣妾……不是,皇上听错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双眸还挂着晶莹的泪水,怯生生的,梨花带雨的模样让文帝一阵心疼。

    他转眸看向韶光道:“你说!”

    韶光犹犹豫豫的看了眼颜如玉,颜如玉眸光带着恳切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文帝看出了她二人之间的小动作,对颜如玉更心疼了。

    都这个时候了,玉儿想的居然只是为了不让他为难,宁愿将苦都藏在心里,这世间怎么会有这样好的女子?

    文帝怜惜的卧着颜如玉的手,继而对韶光冷声道:“还不快说!”

    听完韶光的话,文帝气得浑身发抖,眼睛通红一片,恨不得立刻到慈安宫质问董太后。

    一直围在颜如玉身边的阿宁此刻见似是到了娘亲嘱咐的时候了,于是他飘到文帝身边,对着他吐出浓浓的一股阴气。

    文帝的脑海中顿时一片混沌,眼底清明不在。

    他拉着颜如玉的手大步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慈安宫内,庞太医正端着一碗亲自煎好的打胎药递给桑嬷嬷。

    桑嬷嬷接过之后,执起碗中的小勺,正要舀起喂给董太后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殿外传来小太监的高唱声,“皇上驾到,淑华夫人到!”

    董太后眉心一蹙,示意桑嬷嬷将药碗收起。

    文帝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,脸上暴怒不已,而他的身后,跟着由宫女搀扶的淑华夫人。

    庞太医见了,连忙给他行礼。

    文帝目光如刀子般狠狠的剜在董太后的身上,冷声道:“玉儿究竟是哪里入不得母后的眼,竟是连她腹中的孩子也要害了?”

    董太后眯了眯双眼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这是兴师问罪来了?

    桑嬷嬷立刻上前打圆场道:“皇上这是说什么呢?只要是皇上喜欢的,太后自然是爱屋及乌的。”

    文帝怒火中烧,理智不再,他狠狠的一脚踹在桑嬷嬷的身上。

    桑嬷嬷立刻被他踹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狗东西!”文帝骂道。

    董太后怒斥一声:“兴儿!”

    “母后只管告诉儿臣,为何要庞林去买了打胎药,阖宫上下唯有玉儿一人有了身孕,母后莫不是要用在她身上?”文帝死死的盯着董太后,“儿臣倒是不知母后这样狠厉,连亲孙也能下得去手!”

    董太后气得几乎说不出话来,指着文帝颤抖着嘴唇。

    文帝上前一把薅过庞太医的衣襟,厉声道:“你来说!”

    董太后强忍着眼前的眩晕,怒斥道:“你敢!”

    文帝冷冷地瞥了眼董太后,旋即猛地放开庞太医的衣襟,狠狠的踹在他的心口:“朕才是皇帝!你若不说,朕诛你九族!”

    董太后几乎强撑着最后一抹清明,摇摇晃晃的站起身,咬着牙道:“兴儿!”

    “朕是天子,母后怎好直呼朕的名讳!”文帝凌厉的盯着董太后。

    他转而狠狠的看着庞太医,厉声呵斥道:“快说!”

    庞太医吓得浑身抖如筛糠,连忙磕了个头,哆嗦道:“启禀皇上,那打胎药,确实是太后娘娘让微臣准备的,只是并非是要给淑华夫人用……而是……而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是神明?”文帝暴喝一声:“说!”

    庞太医冷汗直窜,慌忙将实情说了出来:“是太后自己要服用的!”

    脑袋一片昏沉的董太后在听完庞太医的这一句话时,终于支撑不住,一头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文帝只觉得耳边一片嗡嗡作响,如无数飞虫在耳边飞舞萦绕,他仿佛和周遭的环境隔绝了一般,只能看见桑嬷嬷急得大喊,却半点也听不见她在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颜如玉也没想到真相居然是董太后自己有了身孕。

    可是先帝早已驾崩十来年,董太后是和谁私通有了身孕的呢?

    颜如玉的指甲死死的掐着椅子的扶手,脑海中飞快的过着千丝万缕,最终得到一个荒唐又惊悚的认知。

    难道是庆国公?

    她面色顿时惨白如纸,那可是董太后的亲兄长啊!

    庞太医的话捅破了董太后和文帝之间的最后一层窗户纸,文帝只觉得陡然间天旋地转。

    母后在五十五岁高龄之际,竟然再次有了身孕?

    还是和她的亲兄长,他的亲舅舅!

    简直滑天下之大稽!

    文帝愣愣的坐在那里,半晌,只听到他扯着嘴角闷声的笑,“可笑!这都可笑啊!”

    庞太医知道了这等的皇家秘辛,自然是留不得了,文帝看向庞太医的眼光中露出浓重的杀机。

    方才董太后气急攻心,一头栽倒在地,竟是未用半点滑胎药,身下已是一片血红,桑嬷嬷惊得大喊庞太医上前诊治。

    庞太医手忙脚乱的进了内室。

    此刻殿中只剩下文帝、颜如玉、杨公公和韶光了。

    文帝看向颜如玉的眼神略有几分复杂,他目光落在颜如玉的肚子上,半晌才懂:“送淑华夫人回宫!”

    颜如玉大惊,她没有错过文帝眼中的杀意。

    “皇上……”

    文帝此刻的眉宇间再也不见半点柔情与缱绻,尽是帝王专属的残酷与冷漠:“昭阳宫,未有朕的允许,不得有人踏进半步,违者,杀无赦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