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快穿之打脸计划 > 第二百五十七章 阴曹(三十二)
    莳七带着阿宁回到左相府时,正遇上了守在门前的白衣女子。

    一阵微风拂过,带起女子的裙摆,隐有翩跹之态。

    女子回眸凝着莳七,眸底溢出一丝轻蔑之色,莳七本能的将阿宁护在怀中,心中暗道,之前和卫朝蜜里调油,竟是忘了她。

    “卫朝不在。”莳七淡淡开口,藏在宽大衣袖中的左手轻轻抚摸着右手腕上那朵血红色的花朵,试图呼唤卫朝。

    女子轻笑一声:“我是来找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?”莳七微微一笑,“有何贵干?”

    “离开卫朝。”女子漫不经心的道。

    莳七眉心凝起一抹讥讽,徐徐开口:“恕难从命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给你最后的机会!”女子倒也不恼,看向莳七的目光略略带了几分怜悯,“若是你痛快些,我还能劝卫朝放你投胎,如若不然,便将你放逐十八层地狱,永世不得轮回!”

    “你究竟是什么人?”莳七眯了眯双眼凝着她。

    女子扬声大笑,笑声肆意又张扬,仿佛直穿层霄:“我?我乃纣绝阴天宫阴十娘。”

    纣绝阴天宫,乃罗酆六天之一,罗酆山的六天鬼神,主断人间的生死祸福。

    可是莳七倒是不曾听过纣绝阴天宫有什么阴十娘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你是谁,你也不必劝我,我是不会离开卫朝的。”莳七轻笑一声,淡淡道。

    言罢,她的目光流转,落在了阴十娘手腕上那串血红色的珠链上,唇角微扬。

    “真美的链子。”莳七意味深长的称赞着,“像血一般的颜色。”

    阴十娘的情绪似是比上一回要好太多了,不对,应该来说,她看向莳七的目光中已经不仅仅是怜悯了。

    莳七在她眼底早已构不成任何威胁。

    所以哪怕莳七拒绝了她的要求,阴十娘还是笑着道:“执迷不悟,我且等着你被卫朝亲手放逐的那一天!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这次来,是要灭了我。”

    阴十娘眸底闪过一丝寒光:“灭了你?脏了我的手。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团黑雾出现在莳七的身后,阴十娘脸色一变,抿着唇死死的盯着莳七身后。

    卫朝身着九头龙神玄色锦袍,唇角微微下垂,神色淡漠:“阴十娘,我以为已经和你说的很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阴十娘脸上维持着的端方有几分破裂,她捏了捏手腕上的血色珠链,道:“我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你我绝无可能。”卫朝的声音像是渡了层寒冰。

    阴十娘死死的盯着他,却瞧见他在微微低眸看向那只女鬼的时候,神色骤然柔和下来。

    “可是整个阴曹地府,唯有我配得上你!”

    卫朝动作轻柔的抱过莳七怀中的阿宁,低垂双眸中盛满了阴十娘从未见过的柔情似水,他略一抬眸,眸底的温柔在瞬间荡然无存,只留下几分冷漠,“你偷了我的鬼令符,放走了刑獒,造成了地府大乱,我未追究此事,将其禀告天齐仁圣大帝,已是看在你我往昔的情分上网开一面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每说一句,阴十娘的脸色就惨白一分。

    直至他说完,阴十娘死死的咬着唇,良久才道:“原来你都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为何要这样做,地府大乱,于你并无益处,不过此事我不会上报天齐仁圣大帝,你走吧。”卫朝一手抱着阿宁,一手牵起莳七的手,淡淡道。

    他顿了顿又道:“日后无事,也不必再见了。”

    阴十娘死死的盯着卫朝和莳七的背影,瞳孔骤然变成了血色。

    她忽而扬声道:“妺婵若是知道你废了刑獒的道行和元魄,仅仅是为了这个低等的女鬼,她会如何想?”

    莳七明显感觉到卫朝牵着她的手隐隐有些颤抖,他的情绪在波动。

    阴十娘笑得肆意:“妺婵死的不值了是么?”

    卫朝猛地松开莳七的手,转身对着阴十娘就是重重一击。

    阴十娘被他巨大的灵力击倒在地,她噗的喷出一口鲜血,半晌也缓不过来。

    卫朝眸底尽是寒意,莳七顿时觉得四周阴风四起,温度骤降,地面缓缓结了层冰。

    “住口!”

    阴十娘却像是拿捏住了卫朝的痛楚,抬手擦了擦唇角的血渍大笑:“上万年了,你竟还是放不下她?”

    她的目光流转,落在了卫朝身后的莳七身上,笑得诡异:“就连替身都有几分相像,妺婵就这样好?值得你几万年来都放不下?”

    莳七心中咯噔一声,一股寒意从脚缓缓向上蔓延。

    仿佛一切都说得通了。

    戒指上黄色的玉石,卫朝对她突如其来的用情……

    四周阴风怒号,浓重的黑云悬悬的压在上空,地面上结的冰渐渐变得越来越厚。

    卫朝一双冷意袭人的眼眸泛着幽幽的红光,他高扬起手,重重的劈向阴十娘。

    阴十娘扬声笑道:“刑獒、妺婵还有我!你这条阎王的路,是白骨累累!从前的情分早就在你当上阎王的那一刻,尽数灰飞烟灭了!”

    卫朝眼底的血红越来越重,却在最后即将触发那一刻,骤然收了手。

    他单手负于身后,神色冷漠如霜:“滚。”

    阴十娘摇摇晃晃的站起身,抬起手腕,露出那串血红色的珠链:“卫朝,你欠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从不欠你什么!”卫朝的声音几乎能令闻者胆寒。

    阴十娘轻笑一声:“是,你欠妺婵的。”

    言罢,她又大笑几声,顿时一股白雾将她包裹其中,不出片刻,白雾消散,长街之上,除了莳七、卫朝和阿宁,再也不见旁人。

    卫朝站在原地,双手紧握成拳,待他眼底最后一丝血红散去,他才缓缓转过身。

    “辛夷。”

    莳七下意识的退后一步,心口似是一阵刺痛,叫她难以正视眼前人。

    阿宁看出了莳七的异状,扑进了莳七的怀中,小声道:“娘亲你怎么了?爹爹生气了么?”

    莳七蹲下身,缓缓将阿宁抱在怀中,唇角扯了个无力的微笑:“阿宁乖。”

    卫朝薄唇紧抿,半晌才道:“辛夷……”

    千言万语汇到嘴边,却只化为她的名字,便再也说不出旁的了。

    莳七低了低双眸,轻笑一声道:“我不知道你的过去,只是,若是我只是个替身,恕辛夷以后不能再侍奉大人了。”

    言罢,她抱着阿宁对卫朝款款行了一礼:“大人有什么事,三日后再说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