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快穿之打脸计划 > 第二百六十一章 阴曹(三十六)
    解决完阴十娘,卫朝这才转过身看莳七。

    莳七骤然低眸去看戒指,心中一颤,戒指上玉石的颜色已经还差一点点就变成正红色了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她很快就要离开这个位面了。

    “姝丽……”卫朝见她久久不语,心中方才压下去的慌乱骤然又复起,他启唇轻唤一声。

    莳七抬眸,扬唇笑了笑:“和尚,这么久了,竟还是被你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只这一句话,卫朝干涩的眼眸险些就要掉了泪。

    他紧抿着薄唇,长臂猛地一览,将她紧紧的拥在怀中,他怕了,他怕极了她,那世她散尽道行前,那个失望的眼神,让他刻骨铭心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原谅我了么?”平生第一回,他才知说出这六个字仿佛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。

    “不,别说!”

    还未待莳七开口回答,他又慌慌张张道,“只在你在我身边就好,我愿用此生无尽的生命来补偿。”

    那声音中是藏不住的不安与惊惧。

    其实莳七早就想通了,自然也就不存在什么原谅不原谅的,她只是有些惊异为何卫朝想起的是玄净,而非旁人,比如她才过来的上一个位面,也就是撒迦利亚。

    卫朝微微阖起双眸,贪恋着怀中那熟悉的馨香。

    他身子略略颤抖,像是极力压制着什么:“我找了你太久了。”

    久到他自己都快忘了时间的流失。

    佛祖知他心意已决,将他送去了姝丽在的地方,他醒来之时,却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棺材里,而他的身侧却是一具金发少女的尸体。

    直觉告诉他那就是姝丽。

    可是姝丽怎么变了呢?

    她是转世了吗?

    他颤抖着手去触碰她的鼻息,才发现她仿佛已经去世很久了。

    他那时只想大笑,笑得眼泪都出来了,上苍是在惩罚他,他穷其一生寻觅着找回她的法子,最后还是由他曾信仰的佛祖送他来到她身边,可她却不在了。

    她是在惩罚他!

    是他该的,他活该的。

    他用了很长时间,才适应他在那里的身份,一只吸血鬼,就如同他曾见过的僵尸一般,嗜血怕光。

    依然是无尽的生命。

    他不由勾唇轻嘲,又是无尽的生命,没了她,世人求之不得的无尽生命,便成了对他最残酷的惩罚。

    “后来呢?”莳七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卫朝低了低眸,原来他不知不觉已经将心中所想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后来,当地人察觉了我是吸血鬼,我本可以逃的,可是我不想逃了,我不知道你去了哪里,生生死死对我来说都毫无意义了,他们举着雕刻着符文的银质匕首隔断了我的喉咙。”

    当地人之所以会察觉到他是吸血鬼,也是因为当地人死的太过于频繁了。

    莳七抬手环住他的腰身,轻声道:“你受苦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心中早已惊起千层波涛,她从来不知在她丧尽三千年道行脱离了那个位面之后,玄净竟然经历了这么多。

    玄净进了尤利塞斯的体内,成了尤利塞斯,而且他并没有继承尤利塞斯的记忆。

    那么真正的尤利塞斯呢?

    他又去了哪里?

    不管是玄净,还是尤利塞斯,都距离她已经很久了。

    为何卫朝想起的是玄净那个位面?

    陆辛明明说过,她生活的那个位面是主位面,其他位面是次位面,也就是说,这些位面是平行的。

    可是在卫朝的记忆中,他很明显将玄净当成了前世。

    所以“他”也在跟着她吗?

    “不要离开了我了,好不好?”卫朝几乎是哀求着开的口。

    莳七心中一阵酸楚,她其实才是最对不起他的人。

    除了顾北调那个位面有妩姬相助,其他哪个位面不是她得到了神魂后,便被陆辛强制带走。

    那么他呢?

    他在她走了之后呢?

    他的生活又是什么样的?

    宋以良,舒衡,尤利塞斯……

    莳七死死的咬着下唇,她紧紧的抱着卫朝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她甚至连保证不离开他都做不到,没了妩姬,她怎么可能抵抗的了陆辛的强制抽离。

    卫朝自打恢复了玄净的记忆之后,性格多多少少有些变化。

    不过不管是玄净还是卫朝,他们都是清冷的性子,地府旁人倒也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唯有莳七能察觉出来而已。

    比如,卫朝喜咸,而玄净喜甜。

    莳七难得下厨做了粽子,是甜口的,里头包着甜枣花生,卫朝只吃了一口便不吃了。

    莳七有些纳闷,难道是她做的不好吃。

    她转眸看了眼阿宁,发现阿宁抱着粽子吃的很是香甜。

    明明不是她的原因嘛!

    卫朝却是凝着她幽幽叹道:“玄净才喜甜食。”

    莳七扑哧一声笑了出来:“自己跟自己叫什么劲?难道你不是玄净?”

    这话堵得卫朝一句话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是啊!

    他是玄净,可他也是卫朝!

    玄净喜欢甜食,可那是他前世的记忆了,她明明现在是辛夷,恋的当是卫朝才是,怎么却只记得玄净的口味。

    卫朝脑海中的思绪如一团乱麻,理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其实要我说,我若是做了咸粽子,你又会说卫朝才喜咸的了,对么?”莳七早已看穿了他的小心思,毫不留情的揭穿了他。

    卫朝哑然,却是如此。

    罢了,总归是她做给自己吃的。

    只是玄净和卫朝到底还是会相互比较的。

    阿宁才不管他们在说什么,吭哧吭哧就吃完了自己碗里的粽子,却还是觉得不够,瞪着乌溜溜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卫朝碗里的粽子。

    卫朝碗里有三个粽子。

    卫朝想了想,到底还是给了阿宁一只。

    阿宁接过粽子,却还是盯着他碗里的粽子看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卫朝问道。

    阿宁胖乎乎的小脸上略带了几分赧然,低头看着脚尖小声道:“刑獒还没有吃过呢。”

    卫朝的一口气险些凝在心口,刑獒没有吃过和他有什么关系!

    刑獒不过是只犬罢了。

    阿宁眼神中满是期盼的看着卫朝,倒叫本打定主意当没听到的卫朝不好了。

    他只得从碗里又拿了一只递给阿宁,阿宁这才欢天喜地的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莳七在一旁饶有兴致的看着一大一小,待阿宁走后,卫朝看着碗里只剩下被他咬了一口的那只粽子,幽幽叹道:“明日我想吃咸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!咸的甜的咱都要!”莳七的声音中透露着止不住的笑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