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快穿之打脸计划 > 第二百六十二章 阴曹(三十七)
    自打莳七和卫朝和好之后,感情倒比之前要腻歪的多了。

    阳间的事情虽然还未完,但是却未到火候,莳七便在地府住了些日子。

    让她啧啧惊叹的是,人间流传的孟婆,并非是个头发花白的老婆婆,而是个绝色艳丽的年轻女子。

    孟婆的好颜色,在冥界若是称第二,便无人敢称第一了。

    说起孟婆,自然不能忘了她那碗能让人忘记前尘旧梦的孟婆汤,听闻孟婆汤唇齿留香,叫人难以忘怀。

    可是莳七却听陆判光明正大的嚼舌根,说是孟婆曾经做的孟婆汤却是难以下咽。

    很多鬼喝了一口孟婆汤便哭着喊着不肯再喝了,一口孟婆汤,只能叫它们忘掉丁点的记忆罢了,抿了一口孟婆汤的鬼,宁肯不投胎,也不肯将碗中的孟婆汤饮尽。

    世间万般疾苦,若是前世过得确实称心如意或是真的有什么难以割舍,也便罢了。

    莳七听着总觉得陆判言过其实了。

    可是陆判却含笑看着莳七道:“有桩趣事儿,夫人可愿一听?”

    莳七微微颔首:“愿闻其详。”

    陆判勾了勾唇笑着,将趣事儿娓娓道来。

    原来孟婆虽然颜色好,可性子却是极为火爆的,宛如炮仗一般,一点就着。

    最早的时候,孟婆做的孟婆汤,让人难以下咽,惹得不少鬼都不肯喝孟婆汤去投胎。

    这已经严重影响到地府的办公效率了。

    卫朝自然也听说了这件事,总得想办法解决,可是奈何身为十殿阎王的卫朝,竟然也是怕和孟婆正面对上的。

    不为别的,就是孟婆那火爆的脾气,不准人说她的孟婆汤半点不好。

    卫朝身为十殿阎王,其实只要向孟婆提一句也便罢了,可卫朝不肯揽这桩事。

    黑白无常也是透精,一听卫朝提了话茬儿,二人便一唱一和的插科打诨。牛头马面就更耿直了,他们直接向卫朝言明,不敢和孟婆提,否则孟婆定会追着他们满地府打的。至于陆判,老狐狸一个。

    卫朝仰天长叹,为何只是想找个去向孟婆提意见的人都这么难呢!

    这个时候,钟馗挺身而出,拍着胸脯保证这算什么事儿,不过是和孟婆说一声而已,有什么难的。

    言罢,钟馗还看着陆判、黑白无常以及牛头马面他们嗤笑他们胆小怕事。

    陆判只是拍着钟馗的肩膀长叹了一口气,果真是个才来地府的,还不了解孟婆,只想着在卫朝面前表现的愣头青。

    卫朝听钟馗肯揽这桩差事,登时高兴的夸赞了钟馗几句。

    莳七听到这里,头上一阵黑线,她还以为卫朝在地府怕是横着走的,没想到竟然还怕孟婆,不止是他,黑白无常他们也怕。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她问道。

    陆判脸上的笑显得有些幸灾乐祸:“然后钟馗就去了。”

    那阵子,阳间正逢大荒之年,地府格外的忙。

    钟馗跑到奈何桥上,正瞧见孟婆懒洋洋的坐在那里,指挥着小鬼自己舀汤自己喝。

    小鬼哭丧着脸,哀求着孟婆能不能不喝。

    孟婆轻啐了一声,神色中颇有几分不耐,钟馗这时候看不下去了,上了奈何桥对孟婆说:“你的孟婆汤恁难喝,怎好叫它强灌下去?”

    孟婆斜了他一眼,一双丹凤眼中满是万种风情,只是那下垂的唇角已经暴露了她此刻的怒气。

    钟馗却是被她这一眼斜的晃了神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孟婆已经手执烧汤的铜匙,怒火冲冲的朝钟馗而来。

    陆判一想起那件事,唇角的笑意都止不住了:“钟馗被孟婆追得满地府乱窜,最后还是被揪住了,一整锅的孟婆汤都被灌了下去。”

    莳七没忍住扑哧一声的笑了,钟馗平日里黑着脸不苟言笑,没想到还有这段黑历史。

    “按理说,钟馗的道行远比孟婆高深,可竟是被孟婆给抓住了,夫人可知道是为什么?”陆判转眸看着莳七笑。

    莳七一怔,难道钟馗对孟婆有意?

    可陆判接下来的话,却让她明白,自己想多了。

    “是阎王提议,让我去给钟馗使绊子,总要让孟婆撒气,不然满地府乱窜成何体统。”陆判笑得开怀,实际上卫朝只让他一人去了,可真正实施的时候,黑白无常和牛头马面都来了。

    一个个兴致勃勃,摩拳擦掌的。

    莳七又是一阵无言,卫朝真是专业坑下属,不遗余力!

    就在此时,陆判又神秘兮兮的笑道:“后来,孟婆每烧一次孟婆汤,都要专门端一碗去给钟馗尝尝,钟馗也不敢说不好,只能打碎牙往肚子里咽了。”

    讲到这里,陆判没忍住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莳七算是明白了,这地府里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癖好。

    孟婆是烧汤给钟馗喝,钟馗是不敢不喝,陆判是恨不得逮住一个能说话的人,便不遗余力的八卦嚼舌根。

    黑白无常是一瞧见莳七,二人便像是说相声似的一唱一和,他们最大的乐趣便是戏弄钟馗,然后栽赃给牛头马面,牛头马面嘴笨,只能急得抓耳挠腮,等反应过来之后,便天天给卫朝打小报告。

    而卫朝则是纵观全局。

    莳七骤然对孟婆升起了好感无数,便带着阿宁去了奈何桥。

    远远地便瞧见一个紫色衣裙的绝色女子坐在藤椅上打着扇子,一面只会排队的小鬼们喝汤。

    “孟婆姐姐,我带着阿宁向你讨碗汤喝。”莳七笑着道。

    她和孟婆只是远远地见过几面而已。

    孟婆抬眸瞧见莳七,也笑道:“夫人赏光,只是我这汤,夫人喝不了,也不能喝。”

    莳七抱着阿宁笑道:“无妨,我来前已经让卫朝给我和阿宁下了道术法,久闻姐姐的汤让人口舌生香,特来讨碗尝尝。”

    孟婆一听,顿时高兴地不得了,连忙亲自给她和阿宁各盛了一碗。

    莳七抿了一口汤,险些没吐出来。

    阿宁的反应倒是真切,苦着小脸不肯喝了,莳七连忙打量了眼孟婆的神色,然后飞快的接过阿宁手中的小碗。

    然后大口将阿宁碗中剩的汤一饮而尽,喝完了阿宁的汤还不算,她几乎是强忍着要吐的感觉,又将自己碗里的都喝了。

    “孟婆姐姐的汤真是叫人回味无穷。”莳七违心的赞道。

    孟婆笑盈盈的拉着她的手,热情的就差和她当场拜把子了,又给莳七盛了一碗。

    莳七看着手中的孟婆汤,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什么叫自掘坟墓,她算是彻底明白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