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快穿之打脸计划 > 第二百六十三章 阴曹(三十八)
    莳七骤然想起她来之前,陆判对她说的一句话,“孟婆她吧,毫无原则可言,只要称赞她的汤好喝,她便能将你引为知己。”

    这哪里是引为知己,这分明是快要拜把子了!

    她正愁着该怎么把手里的这碗汤糊弄掉,目光却意外瞥见桌上放着一个紧紧阖上的小盅。

    “孟婆姐姐,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孟婆的视线被她引开了,莳七趁她不注意,将手中的孟婆汤悄悄倒了,然后狠狠的瞪了眼那些小鬼。

    “那是我给钟馗留的。”孟婆轻哼一声。

    莳七低了低眸,忍不住为钟馗默哀三分钟,同时在心底斥责卫朝他们的行为不仗义。

    孟婆注意到了阿宁怀中的刑獒,笑道:“这便是那恶犬?”

    阿宁仰着小脸奶声奶气道:“刑獒很好的。”

    孟婆轻笑一声:“真是想不到,阎王还是没有杀了它。”

    莳七也点了点头,毕竟卫朝心里对妺婵有着深深的愧疚,就在这时,孟婆看见她已经空了的碗底,热情的笑道:“夫人这么喜欢,我再给你盛点儿吧。”

    莳七连忙摆手拒绝:“下次吧,连着三碗,已经有些饱腹感了。”

    孟婆一听倒是没有继续。

    眼见着奈何桥上的队伍越排越长,莳七也不打扰她了,带着阿宁便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阿宁奶声奶气的问莳七:“娘亲,你明明不喜欢那个姨母做的汤,为什么要抢了阿宁的?”

    莳七长长吐了口气:“阿宁,你记住,以后遇见方才那个姨母,一定不能说她做的汤难喝,知道么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,这不是骗人吗?”阿宁嘟着嘴有些不满,“娘亲明明不让阿宁骗人的。”

    莳七哑然,半晌才道:“阿宁,这叫善意的谎言,如果是为了让别人开心而骗他,并且还没有任何伤害的时候,就是善意的谎言。”

    阿宁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远远的忽然冲出来一个披头散发浑身血迹斑斑的女子。

    她状若疯癫的冲到莳七面前,莳七下意识的将阿宁护在身后。

    那女子倒也未曾想伤害莳七和阿宁,只是扑通一声跪在莳七面前,不停地磕头:“娘娘救救奴婢吧!奴婢知道错了!”

    莳七有些怔忪,眼前的女子到底是谁,似乎认识自己的样子。

    远远地又跑过来两三个鬼役,凶神恶煞的模样,怪是骇人的。

    鬼役们一看见莳七,便拱了拱手道:“让夫人受惊了,我们这就把它带走。”

    那只女鬼吓得浑身哆嗦,哭喊着求饶:“娘娘,奴婢是毓秀啊!求娘娘救救奴婢吧!”

    毓秀?

    莳七蹙了蹙眉,抬手道:“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鬼役们顿时停住了,面面相觑,方才便听这女鬼说自己认识阎王夫人,他们本来不信,现在看这架势,难道是真的?

    可是他们也是秉公办事,就算是阎王夫人也不能越过这一层去。

    鬼役们有些为难。

    “抬起头来。”莳七淡淡道。

    女鬼闻言,立刻拨开自己散乱在脸上的头发,露出了伤痕累累的脸。

    莳七仔细打量着女鬼,只见女鬼身上是数不清的鞭痕,臀部处血肉模糊,应当是死前就这样了。

    不过让莳七讶异的,是女鬼的舌头,被人拉的老长,长长的拖至下巴,舌头的前端还有被铁钳卡过的凹痕。

    “毓秀?”莳七轻声道。

    女鬼惊喜的看着她:“娘娘,奴婢是毓秀!”

    莳七轻笑一声,毓秀!便是那个一口咬定魏辛夷害了颜如玉孩子的宫女,魏辛夷拿她当亲妹妹看待,她却亲手将魏辛夷送上绝境。

    死了倒是没见过她。

    没想到在地府相遇了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年了,怎么不去投胎?”这话不是问毓秀的,而是问她身后的鬼役们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鬼役答道:“夫人,她生前诽谤他人,说谎骗人,被陆判大人打入第一层拔舌地狱,服刑一万年。”

    莳七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,第一层拔舌地狱是由小鬼掰开来人的嘴,用铁钳夹住舌头,生生拔下,非一下拔下,而是拉长,慢拽,直到拽不动了拔下。

    然后再将舌头安回去,如此不停地反复。

    第一层拔舌地狱以人间三千七百五十年为一日,三十日为一月,十二月为一年,罪鬼须于此狱服刑一万年。(这个漫长的时间,大家看看就好,不用较真)

    “娘娘救救奴婢吧!”毓秀哭出来两行血泪,并着血红色的长舌,格外骇人。

    莳七冷眼瞧着她:“因果报应,我可救不得你。”

    鬼役们一听她的话,顿时长舒一口气,上前拖着毓秀就要走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莳七忽而抬手轻笑一声:“慢着。”

    毓秀原本绝望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生机,“娘娘!”

    莳七缓缓走到她面前,居高临下的睥晲着她:“有件事,你倘若做得好,我便帮你向阎王求情,让陆判重新判你服刑年限。”

    毓秀一听,大喜过望,连忙挣脱鬼役们的钳制,不停的给莳七磕头:“谢娘娘,谢娘娘。”

    鬼役们有些为难,莳七微微一笑道:“几位放心,此时我会先问问阎王的意思,若是触犯地府规定,我定不插手它的服刑,几位还是现将它带回拔舌地狱服刑吧,等我先向阎王请示。”

    鬼役们一听,立刻抱了抱拳道:“多谢夫人。”

    让莳七苦恼的是,孟婆似乎是觉得自己特别钟爱她的孟婆汤,几乎是天天让小鬼给她送来一盅。

    小鬼说了,钟大人和她都有。

    卫朝知道后,还嘲笑她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

    莳七瞪了他一眼:“那你去帮我退回去。”

    卫朝哑然。

    半晌他才道:“倒了吧。”

    莳七却觉得倒了多多少少有点可惜,虽然不好喝,可也是孟婆的一片心意。

    于是,她想出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。

    贿赂小鬼,将两盅汤都给钟馗送去,若是钟馗问起,就说是孟婆的意思。

    等小鬼走后,卫朝有些无言的望着莳七:“你前些日子还说钟馗太可怜了些,上万年如一日的喝这汤。”

    莳七却理直气壮的道:“一个人受苦总好过两个人受苦,反正钟馗都喝了这么多年了,也不差这一盅。”

    可怜的钟馗,看着自己桌上莫名其妙又多出来的一盅汤,也不敢去找孟婆,只能都喝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