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快穿之打脸计划 > 第二百六十四章 阴曹(三十九)
    毓秀从来没想过自己还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,离开拔舌地狱,重见天日的一天。

    她更没有想过救她出来的,会是容妃。

    容妃,当真好手段,竟然勾搭上了十殿阎王,就连陆判等人见到她,都要尊称她一声夫人。

    容妃答应助她,自然是有条件的。

    毓秀飘在皇宫中,望着熟悉的宫殿,心头一阵悔恨,世人常说人死后是要跪在阎王殿,听着判官一一念着功过簿上的功过,可是真正信了的人,又能有几个呢?

    若能叫她重选一次,她必不会在听信淑妃的话。

    淑妃当真是脚踩万千枯骨,才成了如今的淑华夫人。

    毓秀这几日在宫中,已经将事情打探清楚了。

    据说是淑华夫人在小公主之后,便口不择言,声称是太后害了小公主。

    文帝自然不信,他的耐心已经随着颜如玉的魔怔愈发的消耗殆尽了,淑华夫人失宠了。

    但是颜如玉到底是千年的白莲,回去修炼一番,磨掉这些年当淑妃锉出来的棱角,当初文帝是怎么深陷其中的,现在依然可以。

    说起来,颜如玉才是最懂文帝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只是她的心里从来都没有文帝,有的唯她一人而已。

    她对旁人狠,对自己便更狠了。

    颜如玉为了表示自己的谦恭,主动去了坤宁宫,哪怕皇后对她不冷不淡,她依然可以规规矩矩的跪在殿内,她甚至可以抢了洗脚婢的活计,亲自跪在邵南枝脚边替她洗脚。

    倒不像是争宠,至少在文帝眼里是这样。

    他看到的,不过是个知错就改的淑华夫人罢了。

    于是,合情合理的,淑华夫人复宠了。

    要不怎么旁人呢皆称淑华夫人只是差了个契机呢,果真,就在淑华夫人复宠的一个月后,昭阳宫便传来了喜讯。

    淑华夫人有孕了。

    就连邵南枝身边的暮秋都极其诧异:“淑华夫人的肚子怎么就像……”后半句她没有言明,不过阿丑却是明白了。

    像猪么?

    五年连着四胎,第一胎滑了,第二胎是死胎,第三胎好容易平安生下了小公主,没想到刚刚足月却夭折了,这是第四胎了。

    总之等毓秀来的时候,颜如玉这第四胎已经生下来了,依然还是个小公主。

    虽然不是个小皇子,颜如玉却难得宝贝这个孩子。

    毕竟她深知,此次是幸运至极,她的身子,已经很难再有孕了,这次怀孕,就连太医们都惊奇不已。

    颜如玉的这个孩子,起名获儿。

    获字,是对奴婢的贱称。

    颜如玉坚持求文帝赐名获儿,她怕了,怕极了这个孩子没了,所以明知民间的取个贱名好养活未必是真的,她也信了。

    阿宁去瞧过获儿几次,只是已经出生的获儿似乎不认识阿宁了,倒叫阿宁难过了好些日子。

    获儿好容易过了满月,还生龙活虎了,颜如玉总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今日是中秋,文帝在宫中设宴,邀请文武百官赏月。

    莳七自然也带着阿宁去凑热闹了,就连丽贵妃也去了。

    她挑着眉似笑非笑的凝着莳七:“想不到你竟然搭上了阎王这条船。”

    莳七笑了笑:“搭上的时候,还不知他是阎王。”

    丽贵妃接过她怀中的阿宁:“你今日要给本宫看的好戏,本宫拭目以待了。”

    酒过三巡之际,庆国公只觉得浑身燥热,似是一股热气从下面顺着血脉直冲面门而来。

    董太后察觉到庆国公盯着自己的灼灼目光,忍不住轻笑一声,夹起一块蜜饯瓜条放入口中,舌尖还轻轻探出舔了舔筷子。

    庆国公只觉得脑海中轰的一声,仿佛哪根弦断了,身下热的更厉害了。

    他深深的看了董太后一眼,然后转身出了设宴的大殿。

    不过多时,董太后也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董太后一出去便瞧见庆国公身边的小厮等在那里,她会意一笑,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行至一处偏殿,刚一推开殿门,她便被庆国公抱了个满怀,一双大手在她身上迫不及待的摸着。

    董太后眸底含羞的瞧着庆国公:“哥哥怎么这样急切,倒像个毛头小伙子。”

    庆国公忍得难受,伸手就去扒她身上的裙子,急切道:“妖精!方才在席上便勾引我,不就是想要我弄你吗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他已经势如破竹的捅了进去。

    力道之猛,速度之快,让董太后不住的喘息呻吟。

    “哥哥,轻点。”董太后被弄得欲死欲仙,云鬓间的金步摇不停地晃动。

    庆国公嗤笑一声:“轻点?轻点怎么满足你这个浪货!”

    董太后伸手环住了他的脖子,娇媚的笑道:“昕儿是浪货,只对哥哥一个人浪,哥哥好生厉害,昕儿快活死了。”

    莳七和丽贵妃在门口听着里头的动静,不禁红了脸,同时也庆幸阿宁没跟来。

    丽贵妃冷笑一声,“当真是叫人反胃。”

    莳七没有说话,专心在偏殿周围布下一层术法。

    不过多时,设宴的大殿外便响起小太监们慌慌张张的声音,“走水了!走水了!”

    文帝皱了皱眉,和群臣走出殿门,果真瞧见不远处的一所偏殿失了火。

    杨公公斥责道:“那便赶紧救火。”

    小太监吓得一阵哆嗦:“启禀皇上,庆国公在里头呢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文帝猛地掉过头问。

    “庆国公方才要了这间偏殿,说是不胜酒力,要歇一会儿。”小太监跪在地上抖如筛糠。

    文帝冷声道:“那还不赶紧救人!”

    他真恨不得庆国公死在里头才好。

    再说董太后这边,他们察觉到失火的时候,已经来不及了,大火已经蔓延到殿内。

    烧光了他们散落在地上的衣物,最让董太后惊疑的是,如此大的火,她和庆国公竟然一点没有察觉,实在是太诡异了。

    然现在不是怔忪的时候,庆国公拉着她寻找逃生的出口,他记得这个偏殿是有后门的。

    可是他拉着董太后循着记忆中的方向找去,却只摸到一堵墙。

    而此时,烧进殿内的火像是长了眼睛似的,从正门到他们脚边,是一条没有火焰的道路。

    董太后猜出了庆国公的心思,慌张道:“不行!”

    殿内现在连半缕蔽体的东西都没有,她和他都是浑身赤裸,如何能就这样出去!

    庆国公冷声道:“昕儿你莫不是想死在这里么?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又安慰道:“外头一点动静都没有,想来是没有人发现走水了,我们跑出去后,往右边的长廊走,你我的下人都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董太后一听,外头果然静悄悄的,也许所有人都注意着设宴的大殿,没注意这里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董太后咬了咬牙,拔掉头上的所有首饰,将长发裹在脸上,赤条条的冲了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