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快穿之打脸计划 > 第二百六十五章 阴曹(四十)
    偏殿外头的小太监们忙着救火,一盆一盆的水泼了上去,可火势依然没有变小的迹象。

    文帝心中十分畅快,可面上还是皱着眉。

    莳七平静的看着远处着火的宫殿,淡淡道:“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丽贵妃顿时来了兴致。

    莳七手指轻点,偏殿周围的术法便解除了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殿门被人从里头拉开,一个浑身不着片缕的女人冲了出来,而恰好的,一个小太假一盆冷水泼了上去,将那赤条条的女人从头泼到了脚。

    紧接着,殿内又冲出来一个男人,依然是浑身赤裸。

    就是用脚趾头想,也能猜到他们之前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文帝气得浑身发抖,之前小太监说庆国公在里头歇息,这哪里是歇息,分明是拉了个宫女在行鱼水之欢。

    简直不将他这个皇帝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他给杨公公使了个眼色,杨公公立刻会意,一抬手,一旁候着的小太监便上前把那对男女抓住了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无不在打量着这个赤裸的女人究竟是谁,虽然死死的用长发遮住脸,可身姿曼妙,尤其是胸前的两只玉兔,虽然有些下垂,却还是鼓鼓囊囊的,叫所有男人看了眼睛发直。

    有人心里叹道,这庆国公胆子也忒大了,竟然在皇上的中秋宴上便和小宫女搞了起来。

    也不怪文帝和这些人,毕竟伦理廉耻限制了他们的想象。

    让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庆国公竟然能和董太后在这里搞起来,更何况董太后早已年过半百,在他们眼里就是个老妇人,从来也没想过董太后平日里藏在宽大又深色的衣裳里,是这样一具不输于任何轻熟妇人的玉体。

    就连文帝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,心道这宫女的身体可真够销魂的,不过从身材看上去,估计也能有三十岁了。

    文帝心痒痒想知道这宫女长得什么好模样,若能有这一具曼妙的躯体,想来长相也不会差哪儿去的。

    “把这对奸夫**的脸给朕露出来!”文帝冷声斥道。

    周围的群臣顿时了然,庆国公触怒了皇上,在他的中秋宴山厮混,明摆着打了文帝的脸面,所以就算小太监之前已经说了里头的人是庆国公,文帝现在也装作不知道。

    不过是为了给庆国公难堪罢了。

    董太后吓得连忙挣扎,不停地给文帝使眼色,可文帝离得远,根本没注意到。

    一旁的小太监在她恶狠狠道:“老实点,能不能活过今晚还两说。”

    他色眯眯的看着董太后的身体,趁着董太后挣扎之际,还狠狠的揩了几手油,董太后胸前的玉兔都被他掐出了红印。

    当董太后护着脸的头发散落下来,露出她的脸时,她生平第一次感觉到了绝望。

    同样露出脸的还有庆国公。

    在场的所有人顿时哗然,议论声骤起。

    文帝看清了董太后的面容时,顿时一阵天旋地转,险些栽了过去。

    莳七看向一直冷眼旁观的邵南枝,邵南枝身旁的小宫女惜容拉了拉她的衣摆,邵南枝登时了然,对着惜容所指的方向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莳七心中有了底。

    惜容是之前颜如玉伏低做小的时候,莳七让邵南枝要过去的,也算是感谢她之前对阿宁的善意吧。

    “娘娘,董太后手上的佛珠,已经被皇后找人偷换了。”

    丽贵妃哈哈大笑,“痛快!实在是痛快!”

    她转眸看向莳七,眼底是莳七从未见过的真切,“本宫等了几十年了,吞了无数的恶鬼,不仅仅是为了本宫,更是为了本宫那惨死的孩儿。”

    她刚死的时候,还没有化作厉鬼。

    等她赶到猪圈的时候,她的孩儿已经被群猪分食,只剩下零星的骨头和碎肉了。

    因为是被食尽的,她的孩儿连个魂魄都凝聚不了,别谈成鬼婴,就是去投胎也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她恨不得将那狗男人和贱人抽筋扒皮,饮血吃肉!

    狗男人是真龙天子,她近不得身,好不容易把他盼死了,地府的黑白无常却说要由阎王亲自审理,根本不给她下手的机会。

    她更不能追去地府,不过黑白无常却说,定不会让有罪之人逍遥法外。

    她只能盼着阎王铁面无私,判那狗男人下地狱!

    “谢谢你。”丽贵妃真切的对莳七道谢。

    莳七却分明看见了她眼底的决绝与义无返顾,她连忙道:“娘娘……”

    “本宫在这世上唯一的念头便是一报血海深仇,若是圆满,本宫再无念想了。”

    莳七嗓子处顿时一涩:“报完仇,你还可以去投胎啊!”

    丽贵妃嫣然一笑,笑中透着疲惫:“世道轮回,不都是这样么?”

    莳七嗫嚅着嘴唇,终是未再开口。

    丽贵妃心意已决,已是明示死志。

    董太后那边,已经有人用斗篷将她包了起来,就在她低着头准备离开的时候。

    天空骤然响起一声闷雷,炸在众人耳际,所有人皆是一惊。

    紧接着,狂风骤起,树梢肆意的摆动,风声呼啸,发出阵阵呜咽之声。

    在场所有人都吓了一跳,抬头瞧着诡异的天气,连忙准备离开,可是无论他们怎么走,愣是走不出去。

    似乎是鬼打墙。

    董太后身上的斗篷下摆被狂风撩起一个角,露出了白花花的大腿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天空中凝起一团浓郁的黑雾,其中传来一个阴冷肆意的笑声,夹杂着阴风怒号,“贱人董氏,本宫终于等到今天了!”

    董太后一惊,声音中有些颤抖:“谁在装神弄鬼?”

    那声音太熟悉了,她一辈子也不会忘记!

    怒号的阴风渐渐平息,宫人手中的羊角宫灯以及廊下的灯火尽数变成了青色的幽光,黑雾渐渐散去之时,显露出一个青面獠牙、浑身滴血的厉鬼。

    丽贵妃以惨死时的模样现了身,身上的六十七个血窟窿皆在往下流着血。

    在场所有人吓得仓皇四顾,脸色青白。

    董太后双腿一软,连着往后退了几步,幸亏有人扶着她,不致跌倒。

    “多少年了,本宫今日就跟你一笔账一笔账好好算清楚!”丽贵妃阴厉的声音让所有人心中打着颤。

    浓郁强大的怨气让压迫的在场不少人不由自主的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当年你设计让狗皇帝以为我和侍卫私通,杀生害命之仇,我记在了你和狗皇帝身上!”

    “本宫孩儿的被群猪分食的苦楚,我要你一并偿还!”丽贵妃阴测测的声音让董太后脸色惨白,下意识的便去摸手腕上的佛珠。

    还好,还有佛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