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快穿之打脸计划 > 第二百六十六章 阴曹(四十一)
    青色的幽光如鬼火一般跳跃着,阵阵阴风撩起所有人的衣摆。

    莳七骤然闻见一股股腥臊的味道,她忍不住蹙了蹙眉,竟然有人被吓尿了。

    董太后紧紧攥着桑嬷嬷的手,狭长的指甲死死的扎进了桑嬷嬷的胳膊中,顿时流出猩红的鲜血。

    她还死撑着最后一分矜荣,颤抖着声音厉斥道:“贱人胡说!”

    “你的太后之位底下是多少白骨,你自己可还记得么?”丽贵妃阴测测的盯着她,她青灰色的脸上顿时扬起一丝诡异的笑意:“他们可都在下面等着你!”

    董太后死死的将佛珠捏在手中,不停地念着“阿弥陀佛”。

    丽贵妃扬声大笑,笑声宛如撕开的破布一般,尖利难听。

    她指尖扬起一簇青蓝色的火焰,对着董太后的方向一点,顿时将董太后手中的佛珠烧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董太后吓得脸色惨白,额间豆大的冷汗簌簌的滴落下来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同样白了脸的文帝扑通一声跪下:“丽贵妃,朕愿请得道高僧为你超度,请你忘记前尘旧事,去投胎吧!”

    莳七冷笑一声,当真是有意思极了。

    文帝只字不提董太后是否做了那些事,只是说让丽贵妃忘记一切去投胎。

    果真,丽贵妃的怒火更甚,四周的阴气骤然强烈了起来,不少太监和女子们都深感不适。

    “李兴你好会说话!难道本宫的孩儿就这样白死了?本宫身上六十七个血窟窿就不算数了?实话告诉你,本宫不惜的投胎,今日是定要将董氏贱人碎尸万段!”丽贵妃的声音穿过人群,直直冲着文帝而来,文帝只觉得耳膜如针扎似的疼。

    董太后手中捏着佛珠的灰烬,面如死灰,如烂泥一般瘫倒在地。

    她忽然尖叫一声,匍匐在地上,身上披着的斗篷仿佛活了一般,正簌簌的抖动着要离开。

    董太后死死的抓着斗篷,哭着求饶道:“丽妹妹,我错了,是我当年鬼迷了心窍,做出那等荒唐事,求妹妹饶了我吧!只要妹妹开口,我愿为妹妹做任何事,无论是修葺坟冢,还是寻高僧超度,亦或是修建祠堂将妹妹的牌位供起来,求妹妹原谅姐姐一时糊涂吧……”

    丽贵妃目光如鹰隼般死死的盯着她:“我只要一样。”

    董太后大喜,连忙磕头:“妹妹请讲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要……”丽贵妃的身后骤起黑气,她那张青灰色的脸上布满了龟裂般的红痕,唇角扬起一丝似笑非笑的弧度,“你的贱命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丽贵妃便化作一团黑雾顺着董太后的口鼻钻入了她的体内。

    董太后撕心裂肺的尖叫一声,紧接着七窍流血不止。

    所有人吓得瑟缩在一起。

    董太后忽然站了起来,斗篷顺着肩膀滑落,浑身赤裸。

    只是饮尽无人注意这些了,因为她目光呆滞,如僵尸般缓缓往外走。

    文帝心中担心,可又不敢跟上去,只得让一个小太监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董太后僵硬如傀儡般在沿着宫道往前走,跟着她的小太监吓得魂都快没了,也不知跟了多久,他瞧见董太后停在了宫中饲养的猪圈前。

    猪圈上的锁就在啪的掉了下来,董太后走进去之后,那锁又啪的一声锁上了。

    她浑身僵硬,直挺挺的栽倒在地,就在此时,一股黑雾将她笼罩着,不过多时,黑雾散去,董太后的肚子上赫然出现一个阴森森的鬼脸。

    莳七叹了口气,鬼面疮。

    玉石俱焚。

    董太后的神智又恢复了,紧接着她就发现自己躺在猪圈中,已经有好几头猪哼哧哼哧的上前闻着她。

    她撕心裂肺的尖叫一声:“啊!哥哥救我!”

    小太监听见猪们哼哧哼哧嚼东西的声音,而董太后的呼救声则是渐渐没了,他终于支撑不住,眼前一黑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等文帝等人赶来的时候,宫人们从猪圈里拖出来一个鲜血淋漓的东西。

    之所以叫东西,是因为它已经没有了四肢,只剩下躯干了,而躯干上,胸前那一对曾让不少人肖想过玉兔早已被咬掉了,只剩下一双血窟窿,而腹部却有一个鬼脸,那鬼脸像是个疮,不停的流着脓。

    纵然如此,董太后还没有死。

    她睁着双眼,目光涣散,张着嘴,口涎不停的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庆国公看了,第一个受不了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现场此起彼伏的响起呕吐声,莳七嫌恶的别过了脸。

    身后忽然涌过来一股阴气,莳七一回眸,便瞧见华清面容平静的盯着地上的董太后。

    “董太后落得这般下场,你也算报仇了。”莳七道。

    华清手中捏着一支金钗,淡淡颔首:“却从未想过代价是这个。”

    莳七抿了抿唇,那支金钗,分明是丽贵妃平日最爱的那支,方才掉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华清你……”莳七喃喃道。

    华清低了低眸:“我从来也配不上她。”

    莳七顿觉唇齿酸涩,华清唇角忽而扬起一丝笑意:“无论她去哪儿,我都会陪着她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莳七还来不及阻拦。

    他便化作一团黑雾,钻进了董太后的口中,她的后背登时又冒出来一个鬼面疮。

    董太后被群猪分食了四肢和胸部,可却依然没有死,莳七明白,她腹部的鬼面疮,脓疮会渐渐遍布全身,日日需承受刮骨之痛,直至全身腐烂成白骨也死不了,除非旁人将董太后手刃。

    可是文帝却不能下旨赐她一死,否则就是弑母。

    他还得将她供起来,每日寻太医医治。

    日日如此,董太后生不如死,文帝亦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就算是文帝下旨将此事极力压制住,可董太后和庆国公兄妹私通的传言还是传遍了每个角落。

    庆国公疯了,随便逮到一个人,便拉着人哭喊着芳菲我错了。

    芳菲,正是他第一任发妻蔡氏的闺名。

    一时间,京中又开始传言当年蔡氏便是被庆国公和董太后合谋害死的,庆国公的两个嫡子,也就是蔡氏的儿子们自然也听到了风声,长子让人将庆国公绑了起来,对外便是声称治疯癫病,实际上是关在柴房,吃喝拉撒只在那一方窄窄的柴房中,如狗一般。

    那日丽贵妃索命一事也被传了出去,皇家的威严彻底成了笑话。

    文帝几乎是一夜白头,夜不能寐。

    颜如玉亲眼目睹了董太后的下场,忽然之间一病不起,太医来了,也只能开些进补的汤药。

    毕竟是心中有鬼,哪里是汤药能治得好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