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快穿之打脸计划 > 第二百六十七章 阴曹(四十二)
    颜如玉自打病了之后,消瘦的厉害。

    文帝来看过几次,她神智已经有些疯癫了,加之她浑身上下瘦得只剩下一副骨架,文帝对她再无怜惜之情了。

    获儿还有几天便满两个月了。

    可是,明明从一出生便一直健健康康的小获儿,竟然也病了。

    颜如玉心中焦急万分,虽然她现在已经有些疯癫了,可还是强撑着病体照顾小获儿。

    这日,她刚刚将小获儿哄着睡下了,便眼前一黑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韶光吓了一跳,连忙喊人。

    颜如玉仿佛做梦了。

    她梦见了她曾经害死的人,全部出现在她眼前,面容狰狞,张牙舞爪的叫嚷着让她偿命。

    其中便有容妃。

    容妃空洞的双眼流着血泪,长发及地,狭长的红色指甲几乎有两寸长。

    她仓惶的往前跑,终于将那些人都甩开了,前方出现了一处亮光,她大喜,连忙朝那亮光的地方跑去。

    也不知跑了多久,她才跑到那处亮光的地方。

    颜如玉登时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只见那里站着一个浑身血迹斑斑的女子,她披头散发的,舌头像是被什么东西拖拽下来,耷拉在下巴那里。

    “淑妃,别来无恙啊。”女子阴测测的笑了。

    颜如玉噔噔噔后退了几步,双腿一软,颤抖着手指着女子,双唇嗫嚅着,半晌也开不了口。

    “哦,奴婢才想起来,娘娘现在已经是淑华夫人了,可不是什么淑妃。”毓秀阴厉的笑声直直穿透颜如玉的耳膜,如针扎似的。

    她跌跌撞撞的往回跑,神志不清的咕哝道:“梦,一定是梦。”

    毓秀如风一般飘到颜如玉身前,直接将颜如玉吓了个半死。

    她噗通一声坐在地上,连声尖叫。

    毓秀嗤笑一声道:“娘娘这么不禁吓。”

    颜如玉尖声道:“你到底想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做什么,只是毓秀要去投胎了,无意间听说了娘娘的一件趣事儿,特来瞧瞧热闹。”毓秀阴测测的笑着。

    她自然不是要去投胎,只是为了降低颜如玉的防备罢了。

    颜如玉一听她要去投胎了,心中顿时松了口气,下意识的问:“什么趣事儿?”

    毓秀似笑非笑的凝着她,缓缓道:“你可还记得你第一个孩子?就是你为了陷害容妃,亲手害掉的那个孩子?”

    颜如玉一怔,嗫嚅着嘴唇半晌不语。

    毓秀扬声大笑:“天道好轮回!你那孩子回来找你来了,一次两次托生在你的肚子里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!”颜如玉厉声道。

    毓秀眼底满是诡异的光:“求我,我就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颜如玉咬了咬牙,哀求道:“好毓秀,你告诉我吧,等我梦醒了,便让人给你多烧些纸钱。”

    毓秀大笑几声,终于缓缓道:“实话告诉你吧,你的孩子回来找你了,只要文帝碰你,你便会有孕,无论几胎,全是那鬼婴托生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第二胎,一生下来就是个死婴;你的第三胎,活了一个月便死了;第四胎,也就是你现在的这个小公主,只能活两个月,两月一满,她便会死;若是文帝碰你,你便会有第五胎,第五胎只能活三个月,第六胎便是四个月。”

    毓秀眼底溢出一丝怜悯之色:“这样频繁的生育,耗也将你耗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屁!”颜如玉心中早已惊惧的不行,还色厉内荏的斥骂道。

    “骗你作甚!等着瞧吧,你现在这个小公主,活不过两月的。”

    颜如玉浑身颤抖,半晌才开口求道:“毓秀,你见多识广,可有破解之法?”

    毓秀扬了扬下巴,居高临下道:“也不是没有,只要你在鬼婴死前,亲手将它弄死,它便不能再缠着你了,否则,以后无论你生几胎,都是那鬼婴托生。”

    昭阳宫里忽然响起一声尖叫,叫声如尖利的能穿透屋顶。

    韶光连忙跑了进来:“娘娘醒了?”

    颜如玉坐在床上,喘着粗气,额上满是豆珠般大的冷汗,她的脸色惨白,没有一丝血色。

    “娘娘做恶梦了?”韶光上前替她擦汗,小声道。

    颜如玉一把推开她的手,目光中满是冷意:“公主呢?”

    韶光一怔,半晌才道:“公主睡下了。”

    毓秀完成了莳七交代的事情,便急忙赶回了地府,莳七淡淡点了点头:“答应你的事,自然不会食言。”

    她不想让那个孩子一生都被怨气所控,如果可以,她愿意让颜如玉受到惩罚的同时,让那个孩子去投胎,或是去地府和阿宁作伴,总之它的一生不该被怨气左右。

    那孩子的魂魄在她大病的时候,便已经脱离了肉身。

    莳七拦住了她,不让她再回去了。

    颜如玉近来快崩溃了,自打那日梦见了毓秀和她说的那些话。

    她每日做梦都是上一个孩子的死样。

    她告诉自己,那只是个梦,梦做不得数的。

    可是小获儿的病却愈来愈严重了,太医甚至很隐晦的暗示了一些。

    文帝虽然厌烦了颜如玉,可到底还是挂念着这个粉雕玉琢的小公主,听太医禀报公主病的严重,他也常常往昭阳宫跑。

    越来越临近小获儿的两月之期了。

    颜如玉心中的恐慌更甚了,她几乎已经分不清梦境和现实了。

    她坐在椅子上,目光死死的盯着床上的孩子。

    是了,她连着三胎都是女儿,若不是鬼婴投胎,如何能这么巧!

    颜如玉心中陡然涌起一股念头,杀了她,只要杀了小获儿,她就不必再受这个罪了,只要杀了这个孩子,她还是可以再生个小皇子。

    只要杀了她,她的孩子就可以活下来了!

    颜如玉眼中满是杀意,她五官扭曲在一起,面目狰狞的拿起桌上的那柄削苹果的小刀,缓缓朝床边走去。

    奶娘在外头听见小公主的哭喊声,连忙跑进屋内,顿时被眼前的一幕吓坏了。

    她撕扯着嗓子冲出殿门,迎面正好撞上来探望小获儿的文帝。

    “皇上!娘娘她……”奶娘面露惊恐。

    文帝心中一颤,大步流星的走进殿内,顿时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只见颜如玉背对着他,高高扬起手中锋利的刀,对着床上的小人儿疯狂的捅着,手起刀落,溅起道道鲜血。

    猩红的鲜血将整个床幔都染成了血红色。

    颜如玉似乎已经癫狂了,手中的动作根本不停。

    文帝脑子嗡的一声,如千万只小飞虫在飞舞,耳边早已听不见半点声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