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快穿之打脸计划 > 第二百七十章 阴曹(完)
    以卫朝的道行,若是他吞了鬼丹,便会成为阴十娘的傀儡。

    可若是莳七呢?

    她早已明白陆判的言下之意,鬼丹霸道,她会和鬼丹玉石俱焚,灰飞烟灭也不过如此,从此再无黄泉,再无轮回,世间也再无魏辛夷。

    所以陆判才会对她心生敬意。

    其实陆判才是最清醒的那个不是吗?

    若是莳七能永久存活于这个世界,她兴许还会和卫朝商量,看看有无其他办法,可是她是注定了要离开的,若是她这条命还有用处,那便让她帮他扫清障碍吧。

    就在这朝夕相处之中,戒指上的玉石变红了。

    莳七明白,消息传到陆辛那里,需要些时日,可是离开也就是这一两天的时间了。

    她拉着卫朝,软声笑道:“将事情交给陆判他们吧,你陪陪我好不好?”

    卫朝含笑凝着她,伸手将她鬓边的碎发环至耳后:“你说什么都好。”

    阿宁天天和小获儿在一起顽,拖着渐渐养肥的刑獒,孟婆最爱这两个小包子,有时候闲下来,还会带着两只小包子去找钟馗。

    钟馗怕极了孟婆,可是孟婆若是长时间不来找他,他又会千方百计的找理由去找孟婆。

    黑白无常调侃他就是贱嗖嗖的。

    牛头马面也嗤之以鼻,摇头晃脑说钟馗就是自找罪受。

    陆判却但笑不语,就算是自找罪受,也是乐在其中,此中乐趣又岂是一牛一马能知道的。

    他继续整理着卫朝留下来的宗卷,不由叹了口气,偌大的酆都,也唯有他知道夫人将要以身就义了。

    夫人,是他见过的最有胆识的女子。

    奈何造化弄人。

    地府位于酆都。

    其实酆都也有景色优美的地方,霏霏春暮,云气交被,只是不足为外人道也。

    似乎是为了震慑群鬼与世人,传说中的地府总是血光冲天,烟黑风飘,日夜不停,实则不然。

    卫朝在地府有一处寝殿,同样在景色优美的酆都,也有一座寝宫。

    莳七坐在软榻上,山下头种着一大片血红色的花,妖艳至极,摄人心魄。

    卫朝在山腰处修了一座四面大敞的平台,铺了软垫在上头,放了小案几,亦是观景的好地方。

    卫朝从身后将她拥入怀中,莳七笑了笑道:“花开了。”

    他在她额间轻轻落下一吻,柔声道:“姝丽,我竟然真的找到了你,像梦一样。”

    莳七心中漾起一丝苦涩,像梦一样。

    是啊,梦该醒了。

    只是对不起玄净,亦对不起卫朝。

    莳七转身紧紧的抱住卫朝,亲吻上他的唇。

    卫朝一怔,旋即回应着她,莳七抬手拉起他的手轻覆在自己的丰盈上,自己则去解开他的腰带。

    卫朝喘着粗气,在她耳边低声笑道:“今日怎么这样热情?”

    莳七莞尔一笑,一把扯开他的衣裳,握住了他炽热的那处,暧昧道:“你不喜欢吗?”

    卫朝翻身将她压在身下,眸底满是欲色:“喜欢,如何不喜欢?”言罢,他的吻便如暴风骤雨般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莳七双腿环着他的腰身,承受着他的凶猛,唇齿间溢出几声低吟。

    幕天席地,抵死缠绵。

    这天的莳七格外的热情,让卫朝几乎要了又要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卫朝才揽着她的腰身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回到了山脚下的寝宫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抬手去摸身侧,冰凉一片。

    他猛地坐起身,环顾着空无一人的寝殿。

    卫朝失去过一次,心思最敏感,他仿佛察觉到了什么,心底升腾起一股浓浓的不安。

    他翻身下了床,来不及穿鞋,便赤着脚在殿中疯狂的找寻着她的身影。

    寝殿没有,花田没有,膳房没有。

    卫朝双手紧握成拳,浑身颤抖,他心底的仓惶越来越盛,只剩下最后一处了。

    赤脚踩在略有些扎人的碎石子上,他沿着小径一路上山,在他和她的最后一次缠绵的地方,他找到了她。

    她坐在高台上,背靠着石柱,双眸紧阖。

    卫朝心头一颤,如针扎似的疼痛。

    他疯了似的跑了过去,却看见自她的双脚开始,已经被黑色的雾气渐渐吞噬,已经到了小腿之处。

    “辛夷!”他低低嘶吼一声。

    可她早已沉沉睡去,且再也不会醒来了。

    他上前将她打横抱起,神色间满是慌乱,话都说不清楚:“我……我带你去泰山,找天齐仁圣大帝。”

    她没有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被他抱在怀中,双臂无力的垂下,只听“啪”的一声,有什么东西自她手中滑落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卫朝抱着她将地上的东西捡起。

    是他很早之前送给她的玉簪,现在上头多了一行小字,“吾夫赠七。”

    只看了一眼,卫朝便红了眼眶,喉咙处涩得难受,久久不能自己。

    黑色的雾气渐渐腐蚀着她的身体,现已蔓延到了大腿。

    卫朝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她在他怀中被腐蚀的一干二净,仿佛她从未来过,仿佛,这一切都是一场梦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梦醒了。

    卫朝手中捏着她唯一剩下的那只玉簪,回到了地府。

    陆判见到他回来,心中已然明白,他迎上前。卫朝太熟悉他了,只需一眼,便明白他也知道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的。”卫朝忽然开口。

    陆判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原因。”

    陆判还是不语。

    卫朝的一双瞳孔登时变得血红,浑身散发着强大的气压:“原因!”

    陆判薄唇微抿,跪在地上,将前因后果一一道来。

    卫朝眸底一片阴冷,久久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就在陆判不知他在想些什么的时候,卫朝忽然消失在殿内。

    卫朝去了沉水涧,无视天齐仁圣大帝的禁令,揪出了正在服刑的阴十娘,死死的掐着她的脖子,阴十娘几乎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动用了全部的道行,将阴十娘斩杀。

    天齐仁圣大帝知道了此事,格外震怒,要处罚卫朝,可卫朝根本不在乎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陆判前去求情,将阴十娘所做的一切禀明,大帝的怒气这才消散,不过他还是罚了卫朝,抽离他的七情六欲。

    卫朝还是十殿阎王,只是再无感情。

    可是他不在乎,没了她,他要这感情做什么?

    若非是阿宁还小,他早已随她而去了。

    他低了低眸,瞧着掌心的玉簪,“吾夫赠七。”

    七?她的名字么?

    不是姝丽,不是辛夷,卫朝惨然一笑,她从未对他说过她是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