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快穿之打脸计划 > 第二百七十一章 论妹控的自我修养(一)
    也许对沈攸来说,她这一生就像是纪家难得的一块污点,肮脏又惹人嫌恶。

    天台的风大得吓人,原本就瘦骨嶙峋的沈攸在天台边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她唇角勾起一丝轻嘲,两指尖夹着的香烟在风中烧得极快,她将香烟放在唇边狠狠吸了一口,眸底盛满了对世事的淡漠。

    大风刮起她凌乱的长发,青灰的眼眶是遮不住的憔悴与沧桑。

    细数起她这一生,就像臭虫一般。

    前半段蜗居在红灯区的地下室中,后半段终于住进了梦寐以求的豪华别墅中,可迎来的却是让人心寒的算计。

    那是她的亲生父母和亲哥哥啊!

    怎么会心偏成那样了呢?

    沈攸不由轻笑一声,眼底满是讥讽。

    她吸完最后一口烟,扔掉烟头,脚踩着十厘米的恨天高,缓缓站上天塔的台阶。

    风大的厉害,身高一米六八,体重却只有七十八斤的沈攸几乎快被风吹倒了。

    她缓缓张开双臂,阖上双眸,浓密卷翘的睫毛微颤,喃喃道:“哥哥,我去找你了,你等我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她的身体便向前倾。

    如一只断了线的风筝,扑向最终的死亡。

    水泥地上传来一声巨响,紧接着是如花朵绽放一般的血红。

    沈攸死亡的消息传到了纪家。

    纪父愣了愣,冷淡道:“总算是死了。”

    纪母却是从抽纸盒中扯出一张纸,神色间略有几分伤感:“到底也是我们亲生的女儿,我还是想去送她一程。”

    “那种人,妈还去送她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楼梯口传来一声冷哼,纪母回头,果然瞧见自己儿子西装革履的站在那里,眉梢俱是冷意。

    厨房走出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,温柔的道:“老公来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纪明舒脸上的冷意骤然和缓了几分,大步上前牵着纪子萧,脸上满是责备:“都说了几次了,你现在要格外当心,这些事情就交给陈妈做好了。”

    讲到这里,他环顾了一下四周,皱着眉道:“陈妈呢?”

    纪子萧拉着纪明舒的手,一脸的幸福:“没关系,我就喜欢给哥哥做饭。”

    纪明舒宠溺的凝着她,在她鼻子上刮了一下,笑道:“淘气,这口算是改不掉了。”

    纪母轻咳了一声,揶揄道:“你俩可别当我们不存在啊。”

    纪父也放下手中的报纸,笑着看着纪子萧:“萧萧今天产检,让你妈妈陪你去吧。”纪子萧软软的答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纪明舒却是过意不去:“萧萧,我今天实在是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纪子萧握着他的手,温柔的笑道:“没关系的,哥哥有事就去忙吧。”

    纪母抬手摸了摸纪子萧的肚子,笑道:“真好,我女儿成了儿媳妇。”

    纪家一片和睦,早已将那个跳楼自杀的亲生女儿抛在了脑后。毕竟那个亲生女儿是他们的污点,如今死了,倒是让他们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莳七缓缓睁开眼,映入眼帘的赫然是略有些灰白潮湿的天花板。

    她缓缓坐起身,打量着房中的陈设。

    一张小小的单人床,整个房间不过十平米左右,一张写字台,一把椅子,一个斑驳掉漆的衣柜,便已经将整个房间塞得满满当当了。

    房间没有窗户,鼻息间满是潮湿的气味,昏黄的灯光照得莳七心中一阵烦躁。

    她缓缓下了床,穿上鞋子,站在衣柜前,看着镜中的少女。

    肤色白皙,一双大眼睛泛着灵动的光芒,身形单薄,五官精致的让莳七一怔。

    只是额间一块破了皮的伤口显得格外刺眼。

    莳七沉了沉呼吸,坐在椅子上,记忆如排山倒海般袭来。

    她叫沈攸,现在不过十五岁。

    沈攸的一生,其实十分悲凉,她原本应该是纪家正经的千金小姐。

    但是纪母在怀着沈攸的时候,回乡祭祖,可是恰好地震了,八级大地震,所有孕妇都被接到一个避难所等候生产,也方便照顾。

    纪母在那里生下了沈攸。

    当天生产的还有一个未婚先孕的女人,也就是纪子萧的妈妈。

    纪子萧和沈攸出生之后,便又来了余震。

    仓皇错乱之间,纪子萧和沈攸便被抱错了。

    所以,原本应该属于沈攸的人生被纪子萧占去了,纪子萧成了纪家的千金小姐。

    而真正的千金小姐沈攸,却成了红灯区伎女的女儿。

    沈攸在红灯区一直成长到十六岁,便被纪家发现当年抱错了,希望沈攸能回到纪家。

    沈攸自然欢喜的不行。

    她早就想离开红灯区了,早就想离开这个老鼠洞一般大小的地下室。

    沈攸的哥哥,也就是纪子萧的亲哥沈归拦住了沈攸,告诉她纪家只让她回去纪家,却没有让纪子萧回来,这说明什么?

    说明纪家的目的并非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可是沈攸听了,只是嗤笑一声道:“哥哥是嫉妒我吧,不过哥哥放心,哥哥对我一向很好,我以后也不会忘了哥哥的。”

    沈归皱了皱眉,终是没有再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毕竟沈攸心意已决,且她是真正的纪家千金。

    让沈攸没有想到的是,回去纪家,才是绝望的开始。

    她原本渴望着纪父和纪母能心疼她在红灯区受苦了这么多年,也多希望自己的亲哥哥、天之骄子纪明舒能疼爱她这个亲妹妹。

    可是她想错了。

    是,纪父纪母一开始对她确实是关爱有加,纪明舒虽然对她不理不睬,但沈攸告诉自己,毕竟她和纪明舒这么多年都是陌生人,难免的。

    后来她才知道,纪父和纪母之所以将她接回来,不过是因为她还有用处罢了。

    纪母得了红斑狼疮,需要换肾。

    纪明舒的肾其实也挺符合条件的,只是纪母舍不得!舍不得她疼爱的儿子摘下一颗肾换给自己。

    而此时,纪家又发现纪子萧其实不是他们家的人。

    纪父找人调查了一下当年的情况,立刻就水落石出了,原来真正的纪子萧和一个红灯区伎女的女儿抱错了。

    纪母舍不得儿子,自然也舍不得自己一手当小公主一样养大的女儿纪子萧。

    她哭着求纪父不要送走纪子萧,只是将沈攸接回来。

    至于他们接回沈攸,自然也是希望她的肾是可以换给纪母的。

    但是沈攸不知道。

    她还天真的以为日后是公主般的生活,可是纪家在此之后,一次又一次的利用她,并榨干了她的所有。

    直到沈攸再也没有利用的可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