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快穿之打脸计划 > 第二百七十四章 论妹控的自我修养(四)
    莳七晚上放学回到家的时候,却发现沈自然竟然回来了。

    她和沈归知道沈自然是做什么的,可却从来不知道她的行踪。

    沈自然坐在沙发上抽着烟,潮湿阴沉的房间中烟雾缭绕,莳七忍不住皱了皱眉,将门开着通通风。

    “你哥呢?”沈自然脸色憔悴的吓人,声音也有些沙哑。

    莳七淡淡道:“上晚自习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上吗?”沈自然吞云吐雾,两指间夹着的香烟滤嘴那一圈是廉价的口红印。

    莳七低了低眸,半晌才回答: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沈自然站起身,将烟掐了,漠不关心的开始和人打电话,莳七在旁边站了一会儿,发现她开始在和电话里的人调情,于是便转身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说起来,不怪沈攸当初会那么想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因为这里的生活条件,更是因为沈自然。

    今天的沈自然还算是好的,以前沈攸小的时候,沈自然脾气非常暴躁,经常对沈攸和沈归非打即骂,骂他们俩怎么不去死,每当这个时候,沈归都是紧紧的将沈攸护在怀里。

    说不恨,是假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沈攸越来越大,进入青春期之后。

    所以当温柔端庄的纪母出现的时候,宛若一束光照进了沈攸的生命中。

    沈攸从没有想过自己的亲生母亲是那样的高贵漂亮,她和沈自然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,小的时候,有人上门讨债,沈自然拿不出钱,就把沈攸和沈归锁在房间之后,便开始在客厅脱衣服。

    讨债的人离开后,浑身青一块紫一块的沈自然便开始打骂她和沈归。

    可是纪母呢?

    她带着沈攸去西餐厅吃饭,会温柔的帮她擦去嘴角的酱汁,会帮她买各种漂亮衣服,会温柔的听她说话。

    如果说离开这个蜗居的地下室,去纪家,沈攸最舍不得的,应该就是沈归了吧。

    但是她当时已经被幸福冲昏了头。

    莳七看了看日历,已经是四月份了,沈攸九月份会过十六岁的生日,十月份的时候,纪家的人就会找上门了。

    沈自然在客厅打了半个小时的电话,然后从房间里拿了几件衣服。

    她猛地推开莳七的房门,扔给她一个信封:“等你哥回来,给你哥,省着点用知道吗?”

    莳七捏了捏信封,不厚,估计也就几千块钱。

    她抬眸看了看时间:“哥哥还有半个小时就回来了,你不等等他吗?”

    沈自然皱了皱眉点了一根烟:“我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哪儿?”莳七紧接着问道。

    沈自然将烟衔在嘴里,弯腰穿高跟鞋:“小孩子管这么多做什么?我不出去赚钱,鬼给你交学费啊!”

    沈自然颇有点不耐烦。

    莳七又道:“哥哥下周要开家长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时间。”沈自然拎起沙发上的包,戴上墨镜,遮住了浓重的黑眼圈,然后从包里拿出口红开始涂。

    莳七抿了抿唇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沈自然离开后,莳七就开始准备宵夜了。

    家里的东西不多,莳七从冰箱里翻出来几个鸡蛋和一大碗剩下的米饭。

    她炒了个鸡蛋炒饭,结果刚刚端上桌,沈归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沈归看着她穿着围裙的样子,微微一愣,半晌才想起来把书包放下。

    莳七笑盈盈的道:“哥哥饿了吗?我给哥哥炒了一碗炒饭。”

    沈归被莳七牵着在饭桌旁坐下,然后怔怔的看着莳七将炒饭推给自己,“哥哥快吃吧。”

    沈归抿了抿唇:“你吃了吗?”

    莳七摇了摇头:“我八点才吃过,不饿的。”

    沈归点了点头,这才拿起筷子吃饭。

    “哥哥,说说你今天发生了什么好玩的事没有?”莳七坐在他旁边,托着腮看他。

    沈归一回眸,就看见她像只小仓鼠似的托腮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他抬手摸了摸她的头顶:“没什么好玩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莳七撇了撇嘴:“真是天都被你聊死了。”

    沈归唇角扬起一丝笑意,原来她只是想和他聊聊天,沈归轻咳了一声,挑了几件班级里的事情和莳七说了。

    莳七全程笑盈盈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沈归心情大好,连饭都多吃了半碗。

    莳七突然想起沈自然的事,于是转身回房把信封拿了出来:“哥哥,妈刚刚回来了,让我把这个给你。”

    沈归原本含笑的唇角骤然舒平了:“妈又走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莳七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沈归抿了抿唇,没有说话,倒是从信封里抽出十张递给莳七:“拿着。”

    莳七从那十张里抽出两张,笑道:“我用不了这么多的,哥哥收着吧。”

    沈归也没有强求。

    毕竟沈自然只给了四千多块钱,等她下次回来又不定是什么时候,想到这里,沈归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发,柔声道:“没钱用了就和我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早了,睡吧。”

    莳七回了房间,将做好的作业收回书包中,就躺在床上准备睡了。

    额头上的伤口还是疼的厉害,莳七有些烦躁,翻来覆去睡不着。

    仿佛过了很久,朦胧辗转间她才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莳七做梦了。

    她梦见年仅五岁的沈归被几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儿拳打脚踢,他死死的咬着下唇,脸上满是恨意,头上已经破了,猩红的鲜血顺着他的鬓角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可那几个打人的小孩还没注意到,仍旧不停的拳打脚踢。

    “啊!”猛然间从梦中惊醒,莳七才惊觉自己已是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不出片刻,房门被人猛地打开了,只穿着一条长裤,露出精壮上身的沈归匆匆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他脸上的睡意还未消散,走到莳七床边将她搂在怀里,轻声道:“攸攸又做恶梦了?不怕,哥哥在呢。”

    莳七被他拥在怀中,他温暖的手掌轻轻拍着她的后背,渐渐驱散了她心底的那一抹不安和仓惶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的紧紧抱住他的腰,将脸贴在他的胸膛上。

    耳边隐隐传来他强有力的心跳。

    他的手掌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拍着她的后背,如同在安抚一个受惊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攸攸不怕,有哥哥呢。”

    他原本清冷的声音在此刻听起来,显得无比的暖心。

    倦意渐渐袭上莳七的眼眸,她就这样抱着沈归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沈归听着她渐渐趋于平稳的呼吸声,忍不住叹了口气,明明这两年已经不怎么做噩梦了,怎么今天突然又犯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