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快穿之打脸计划 > 第二百七十七章 论妹控的自我修养(七)
    纪子萧一直是被纪母以上流社会的标准教养的,端方得体,举手投足之间皆是淑女风范,可以说,纪子萧是纪母最得意的作品了。

    可是眼前的这个小姑娘,待人处事怯生生的,浑身上下皆透着一股小家子气。

    纪母不自觉的便拿莳七和纪子萧比较了。

    她眼底略过一丝失望,眼前的这个小姑娘和她的萧萧相比,就像是丑小鸭和天鹅一般,不过转念一想也是,一个红灯区出来的妓女,又怎么会教出好女儿呢?

    只怕没学坏已经是谢天谢地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纪母不由又从上到下打量了一下莳七。

    说到底还是像她的,像极了年轻时候的她,条靓盘顺,尤其是那一双泛着微光的大眼睛,流转之间便是风情,现在眉眼之间还未长开,稚气未脱,彼时如果长成,怕又是能勾得男人团团转的人物。

    便是萧萧站在这里,单论相貌,也是比不过这个小姑娘的。

    只是到底还是可惜了,女孩子么,家庭的教养最为重要,这个小姑娘瑟瑟缩缩的,太过于小家子气,难登大雅之堂。

    纪母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如果这个小姑娘的肾是符合条件的,她也愿意让她下半辈子衣食无忧,虽然比不得萧萧和明舒,可到底比她这个当伎女的养母能给她的要好上万倍!

    莳七见纪母光是瞧着自己出神,眼珠子转了又转,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她心底早就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可还是没有表露出来,只是羞赧的笑了笑道:“阿姨有事吗?”

    纪母这才回过神来,脸上洋溢着温柔和善的微笑,对莳七道:“攸攸,阿姨有件事想要告诉你,是关于你妈妈的。”

    莳七心中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喊谁攸攸呢,跟你很熟吗?

    她佯装有些犹豫:“妈妈怎么了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请我进去坐坐吗?”纪母笑得温柔。

    莳七低头咬了咬唇,半晌才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纪母见她答应了,心中不禁又想,她怎么不怕自己是个坏人,就这样答应带自己回家了,她忍不住又叹了口气,像这样的孩子,没有任何主见,难保不容易长歪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不由下意识的从背后看着莳七翘挺的臀部,心中暗道,该不会已经被她的养母带歪了吧。

    其实纪母只是想找个理由说服自己罢了。

    虽然沈攸是她的亲生女儿,但是她的心更偏向于纪子萧和纪明舒,对沈攸没什么感情基础。

    然而她和纪父一上来就想着要摘人家一颗肾,沈攸又是自己的亲生女儿,心底总有一关过不去,她一见面便对莳七各种横挑鼻子竖挑眼的,说到底不过是为了说服自己,让自己心安理得一些。

    人么,总归都是自私的。

    生死关头,想的都是自己,更何况牺牲的还是一个没有任何感情的女儿,虽然是亲生的。

    不然为何古书上总有记载,大灾大荒之年,易子而食也都是寻常之事呢?

    这才是人的本性,至于那些舍己为人、大义无私,也都不过是人在接受了教育和道德的灌输之后,衍生出来区别于低级动物的高等文明罢了。

    只是有些人接受了教育,能树立起正确的三观。

    而有些人所受的教育,全都装进了狗肚子里。

    莳七低垂的双眸掠过一丝讥讽,她早就猜出了纪母的心思,所以纪母想要什么,她就让她看见什么。

    毕竟纪母一开始就是带着有色眼光来的。

    她带着纪母回了家,说是家,其实也就是一个地下室,常年阴暗潮湿,空气中都弥漫着沉闷的气味。

    纪母自打下了地下室开始,脸上震惊的神色就从来没有变过。

    莳七忍不住勾唇嗤笑,也是,像纪母这种养尊处优的阔太太,又怎么能想象贫穷的底线呢?

    人们总说贫穷限制了他们的想象,可是金钱又何尝不是限制了那些养尊处优的人的想象呢?

    她不由想起从前秦长殷和她说过的,前朝的末代天子曾听底下的人说,百姓们早已饿的饥肠辘辘,连口米饭都吃不起了,那位末代天子听了大为震惊,连忙问手底下的人,既然吃不起米饭,为何不吃点燕窝垫垫肚子?

    在天子眼里,是分不明白米饭和燕窝的价格的。

    就如同纪母一样,她从前只知道沈攸是跟着一个伎女在讨生活,可她从未曾想象过沈攸会住在一个连光都透不进来的地下室,常年阴暗潮湿。

    “阿姨说有事和我说,是什么事呢?”莳七替纪母倒了杯茶放在她面前的茶几上。

    纪母看着那个塑料茶杯,心中一阵憋闷。

    她脸上的微笑有些僵硬,许是心中终于升起一丝对莳七的愧疚吧。

    “攸攸,我不知道你的养母有没有和你说过关于你的身世。”

    莳七脸上恰到好处的露出一丝震惊:“养母?身世?”

    纪母点了点头:“其实你现在的妈妈是你的养母,这个事情你的养母早就知道了,我想她应该没有告诉你……”紧接着她便将沈攸的身世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等她说完的时候,只觉得口干舌燥,可瞧了瞧那只塑料茶杯,到底还是抿了抿唇,没有伸出手。

    而莳七的演技有好几个位面的历练与加持,早已运用的得心应手了。

    她脸上满是震惊与不可思议似乎是取悦了纪母,纪母忍不住站起身抱着莳七,声音中略带哽咽道:“妈妈终于找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纪母很明显是想要营造一个让人热泪盈眶的母女重逢的场景。

    她倒是哭得泣不成声,可莳七却是流不出半点泪来,若非生理刺激,单论心理上的,她从来也不会流泪。

    现在这个场景,她哭不出来,都是有点想笑。

    “你愿意跟妈妈回去吗?”纪母流着泪问莳七。

    莳七怔怔的望着她:“那妈妈怎么办?纪子萧要回来吗?”

    现在口中的妈妈,自然是指沈自然了,纪母也明白这点,她连忙道:“我和你爸爸可以补偿她,萧萧不会回来,你们萧萧是同学,正好可以作伴。”

    她顿了顿又道:“当然要是你的养母想要去看你和萧萧,我们也十分欢迎。”

    莳七心底冷笑一声,真是感情全世界就他们一家子聪明,又想要沈攸的肾,又不想让纪子萧回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