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快穿之打脸计划 > 第二百七十八章 论妹控的自我修养(八)
    合着便宜都让他们家占了,仅仅掏出一些于纪家而言不过九牛一毛的钱,还自以为劳苦功高,仁义之至,等着沈攸和沈自然上赶着感激涕零。

    真是活见鬼了。

    饶是莳七见过这么多的极品,也对纪家的不要脸啧啧称奇。

    纪母见莳七低着头久久不语,以为她在犹豫,遂善解人意道:“你放心,我们不会亏待你养母的。”

    莳七还是低着头不说话。

    纪母等得有些不耐烦,道:“我知道你舍不得你养母,你是个好孩子,应该明白你养母将你养大不容易,现在你如果跟我回去,便可以减轻你养母的负担,我们也可以帮助你哥哥顺利完成学业。”

    是了,就是这句话,当初深深的刺中了沈攸的心。

    沈攸不仅仅是为了渴望那从未触及过的亲情,更重要的一点,是她明白,沈归学习好,可是家里的情况她很清楚,供一个上学,总好过供两个。

    权衡之下,似乎回去纪家都是一件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现在还很震惊,那你考虑考虑吧,我过几天再来找你。”说着,纪母温柔的摸了摸莳七的头发。

    莳七将纪母送出了门,目送着那辆白色的保时捷911疾驰而去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攸攸?”身后传来沈归略带了几分疑惑的声音。

    莳七心中一颤,沈归怎么回来了?

    她转过身,正对上沈归那双满是疑惑的眼眸:“谁来了?”

    那个女人从出来的时候,他就看见了,一身行头根本不像普通人,包括她开的那辆保时捷911,上百万一台,攸攸怎么会认识这样的人呢?

    莳七脸上漾着融融的笑意,上前接过他手中拎着的书包:“一个同学的妈妈。”

    “她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她想让我在学习上多帮帮我同学。”莳七挽着他的手臂往回走,撇了撇嘴角,“学习好也是麻烦。”

    沈归的薄唇抿了抿:“男生女生?”

    莳七含笑道:“女生啦!”

    沈归这才不再追问了,只是叮嘱她:“快中考了,你别分心帮别人了,知道么?”

    莳七乖巧的点了点头,也不知沈归信了没有,但是经过朝夕相处,她发现沈归其实很有想法,也不知道当时怎么会被纪子萧设计被人群殴致死的。

    她总感觉这里面有一条线她没有捋清楚。

    因为她一直是以沈攸的视角来看到所有的事情,也就是说,虽然她仍旧是旁观者,未必包含沈攸的主观色彩,可片面却是一定的。

    毕竟不是上帝视角。

    这条线在沈攸的记忆中也是若有若无的,杂乱无章,如果能捋清楚,估计很多疑点就能迎刃而解了。

    和沈归回到家,沈归一听莳七还没有吃晚饭,便皱了皱眉,不停的数落她。

    “不是和你说了,就算不想做饭,也要吃点东西垫垫肚子么?万一饿出胃病怎么办?”沈归一面穿上围裙,一面道。

    莳七抬眸看了看天花板,其实沈归看上去高冷,待人冷漠,可有的时候比谁都啰嗦。

    说归说,沈归到底还是舍不得她饿着。

    “哥哥,我想用一下你的胶带。”莳七想起自己书桌上的桌纸有一个角坏了。

    沈归在厨房忙碌着,头也不抬:“在我书包里,你自己拿吧。”

    莳七听了他的话,便开始在他的书包中翻找着胶带,男孩子好像都挺不拘一格的,没有笔袋文具盒这一说,统共也就两三支笔,随手就揣在了书包的夹层里。

    莳七拿到胶带,却意外瞥见他的书包底下似乎还有一个小盒子。

    她瞥了眼正在厨房忙碌的沈归,心中仿佛有只小手在挠着,痒痒的。

    终于,经过再三思考,罪恶的小手便伸向了那只小盒子。

    拿起小盒子,莳七才发现上头一串法文,幸好之前当徐知初和尤夏的时候见过,是一盒黛堡嘉莱的巧克力,人民币要五百多一盒。

    莳七挑了挑眉,这么贵的东西,沈归肯定不会买的,更何况沈攸的生日早过了。

    那就是有人送他的喽?

    想到这里,莳七毫不客气的打开了盒子,果然在里面发现一张纸。

    莳七又抬眸瞥了眼沈归,把纸拿起来看,上头的字迹很是娟秀,是一个女孩子的,大概意思就是说,她的妈妈前两天从法国回来,带了一些巧克力回来,她听说沈归很喜欢吃巧克力,所以特意送给他一盒尝尝。

    是了,沈归很喜欢吃巧克力。

    说来也奇怪,沈归不喜欢甜食,也不喜欢巧克力味道的任何东西,只是单单的喜欢巧克力而已。

    这个女生很聪明,她没有明说自己喜欢沈归,只是说了她知道沈归喜欢吃巧克力,所以送他一盒,一般这样的行为,也就等于表白了,但同时又保持住了女生的矜持。

    不会太过于主动惹男生反感。

    莳七心底有些没滋没味的,人女生送巧克力给他示好,沈归没有拒绝,也不知道是不是对人家女生也挺有好感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将那张纸放回盒子里,又把盒子放了进去。

    沈归有些疑惑她怎么半晌没动静,遂回眸看她:“找到了么?”

    莳七的声音有些冷淡:“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沈归一头雾水,但也没有多想,他做了番茄汤面,端上桌后道:“快吃吧。”

    莳七点坐在桌前,默不作声的吃着面。

    沈归好几次和她说话,她都是漫不经心的敷衍着,沈归抿了抿唇,明明刚才还是好好的,怎么突然就不高兴了?

    吃晚饭,莳七将碗刷了之后,就回房了。

    她躺在床上,忍不住叹了口气,只怕沈归现在对她就是单纯的兄妹之情,这种超越伦理的位面,还真是任务艰巨啊!

    沈归洗完澡回到房间,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,心中暗想,攸攸方才是拿了胶带之后才心情不好的,难道他包里有什么吗?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拿过书吧,打开一看,便看见那盒黛堡嘉莱。

    看完纸条,沈归不禁暗道,攸攸是看见这盒巧克力和这张纸条,才会心情不好的么?

    他的薄唇紧抿,心中陡然升起几分怪异之感。

    仿佛有什么念头一闪而过,偏偏只是一瞬,旋即便消失不见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