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快穿之打脸计划 > 第二百八十章 论妹控的自我修养(十)
    “纪子萧,你的书包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身后传来班主任略显柔和的声音,纪子萧低下头抿了抿唇,眼底掠过一丝恨意。

    班主任拿过纪子萧的书包,刚打开一看,脸色顿时一片铁青,她飞快看了眼年级主任,然后冷声对纪子萧道:“你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年级主任、班主任和纪子萧都离开了教室。

    教室里一片哗然,难道是纪子萧偷了周雨阳那串四万块的手链?可是纪子萧的家世比周雨阳好多了,不至于吧。

    周雨阳就算再蠢,也明白是莳七反将了她一军,她恶狠狠的剜了莳七一眼:“你给我等着。”

    莳七却是轻笑一声:“第二遍了,难道你只会说这句话?”

    她缓缓坐下,拿起数学习题开始做,幽幽轻叹一声:“真是不高端啊。”

    也不知她是在讽刺周雨阳放的狠话,还是在讽刺她的手段。

    总之周雨阳气得恨不得上前打她两巴掌,不过她到底还是没能如愿,因为这个时候班主任又来了,而且还喊走了周雨阳。

    最后的结果也没有脱离莳七的预想。

    纪子萧一口咬定是当时周雨阳放在自己这里的,但是她们俩都给忘了,周雨阳不敢得罪纪子萧,而且这件事本来就是她们俩串通好准备陷害沈攸的,所以周雨阳也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既然失主周雨阳都这样讲了,班主任也不好说什么。

    只是深深的看了周雨阳一眼,说:“快中考了,心思都给我放学习上。”

    手链的事情就算翻篇了,但是纪子萧书包里的闭孕.套这件事还没完。

    班主任左思右想还是决定打电话让纪母来一趟学校。

    纪母接到电话的时候都愣住了,不过还是驱车赶到了学校,她不肯相信自家的宝贝女儿包里怎么会有闭孕.套,一口咬定肯定是误会。

    班主任也不好多说什么,只是把闭孕.套交给了纪母,让她回家好好问清楚。

    纪子萧接下来连课都没上,就回家了。

    莳七低眸冷笑一声,要是这东西是在自己柜子里被发现了,估计就不是这么简单的事了。

    纪母虽然疼爱纪子萧,可是有些事情是有原则的,比如纪子萧在她的心里一向是最得意的作品,眼下这个最得意的作品包里竟然被班主任翻出了闭孕.套,她不禁想起纪子萧的生母是红灯区的伎女,几乎是一股气从心底直直冲上脑门。

    她猛地扬起手狠狠甩了纪子萧一巴掌。

    纪子萧整个人都愣住了,她捂着脸怔怔地看着纪母,纪母刚打完就后悔了,她连忙将纪子萧抱在怀里:“萧萧,妈妈太冲动了……”

    纪子萧几乎是嚎啕大哭,哭得上气不接下气:“那东西不是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她断断续续的将事情说了一遍,只不过隐去了自己在中间参与的戏份,将脏水尽数泼给了莳七,说是周雨阳想要陷害莳七,而莳七因为嫉恨她这么多年占了她的身份,所以才把手链放在了她的包里。

    纪子萧虽然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可还是努力在将自己摘出来。

    她说那闭孕.套不是她的,更不是周雨阳的,而是莳七的,她还暗示纪母,莳七的家庭环境,要想拿到那种东西,是很轻而易举的事情。

    纪母听完,很是懊恼,不停地道歉:“是妈妈错了,萧萧,妈妈对不起你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是不是以后都喜欢沈攸,不再喜欢萧萧了?”纪子萧拉着纪母的衣袖,楚楚可怜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,妈妈最爱的就是萧萧了。”纪母温柔的帮纪子萧擦去脸上的眼泪,“萧萧是妈妈养大的,沈攸怎么比得上萧萧呢?”

    纪子萧一听这话,仿佛吃了定心丸一般。

    周雨阳看纪子萧连课都没上就走了,心里也很着急,她转念一想,正好有机会接触纪明舒了。

    于是她便乐颠颠的跑到高中部,将下午发生的事添油加醋的和纪明舒说了,只不过和纪子萧一样的,将脏水全部泼在了莳七身上。

    纪明舒一听纪子萧被那个突然冒出来的野丫头欺负了,顿时怒火中烧。

    下午的最后一节课一结束,莳七刚走出教室,就被人喊住了。

    莳七转过身,便看见纪明舒冷着脸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有事吗?”莳七因为反将了一军,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纪明舒眼底满是厌恶,望向莳七的眼神仿佛在看一只臭虫:“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莳七挑了挑眉,她猜到了纪明舒一定是为纪子萧抱不平来的,不过她心情好,还有点兴趣听他放屁。

    她走到纪明舒面前,两人站在储物柜的角落里,偶尔有两三个学生路过,一脸好奇。

    “到底什么事?”莳七漫不经心的开口。

    纪明舒毫不客气的道:“你不要以为妈妈说要把你接回来,纪家就会承认你,你永远都只是个伎女的女儿,不要妄想一步登天,纪家的女儿只有萧萧一个人而已。”

    莳七轻笑一声,看来纪母和纪父并没有将把自己接回去的真实目的告诉他们俩,所以纪子萧才会如临大敌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伎女,那可是纪子萧的亲生母亲。”

    纪明舒脸色一变,嫌恶的看着莳七:“萧萧没有那样的母亲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莳七唇上扬起一丝讥讽,“你可能搞错了一件事,不是我想要回去,是你爸妈迫切的想要接我回去。”

    纪明舒冷冷的道:“爸妈只是对不住自己的良心而已,毕竟你身上还留着他们的血。”

    莳七嫣然一笑,眼底满是轻蔑:“原来是这样,那纪父和纪母还真是宅心仁厚,只是这宅心仁厚怎么就没教给你和纪子萧呢?”

    纪明舒被她的话气得不行,面上溢满了恼怒:“我的妹妹只有萧萧,纪家也只有萧萧一个女儿,你要是聪明,以后最好规矩点,别把那贫民窟的坏习惯都带进纪家,也更不要想纪家的任何财产!”

    莳七嗤笑一声,讽刺道:“我也算是见识到了,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么?”

    “你!”纪明舒气得双拳紧握,“总之我警告你,不要去招惹萧萧,否则我要你好看!”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就听见不远处传来一个清冷却又略带薄怒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是吗,我倒要看看谁敢给我妹妹好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