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快穿之打脸计划 > 第二百八十三章 论妹控的自我修养(十三)
    纪母一刻也不想多等。

    她很快就安排莳七开始进行各项检查了。

    莳七也很配合,因为她知道,从她进入纪家开始,是纪母有求于她,而不是她有求于纪母,毕竟纪母还指望着能诓骗她捐出一颗肾。

    这也是她敢放心的回到纪家的原因。

    纪明舒和纪子萧就算再针对她,也不敢越过纪母和纪父的意思。

    更何况他的那点手段根本不够看的。

    到底还是个孩子不是么?

    演技谁不会呢,莳七只是跑到纪母面前泫然欲泣问她,明舒哥哥是不是不欢迎她?要不她还是回沈家去吧。

    纪母立刻就明白了是纪明舒在针对沈攸,她不可能让沈攸回去的,所以纪明舒那里,根本不需要莳七多说什么,自然就有纪母出手了。

    因为纪子萧和纪明舒没有透露莳七回到纪家的消息,莳七也懒得去散布。

    所以一开始学校并没有人知道莳七回了纪家。

    只不过她天天和纪子萧、纪明舒一同从纪家的车里下来,这才被有心人注意到了。

    全市联考的成绩很快就出来了,莳七超常发挥,考了全年级第二,全市第三。

    而纪子萧就不够看的了,她的成绩一向拿不出手的。

    开家长会的时候,纪父生平第一次感觉到了对比。

    从前只是帮纪子萧开家长会,所以并不觉得有什么,现在他坐在班级,即听了各科老师对纪子萧的评价,又听了对沈攸的评价。

    沈攸考了全市第三,近乎满分的分数挂在光荣榜上十分漂亮。

    再看看纪子萧呢,班级三十九名,年纪三百七十二名,全市排到了几千名。

    纪父的心里竟然陡然生出几分骄傲,那是,沈攸毕竟是他的亲生女儿。

    他甚至在晚上睡觉前,和纪母提了一嘴。

    纪母的态度却是和他不一样,她坐在梳妆镜前,抹着护肤品,不以为然道:“萧萧不用成绩好,萧萧在绘画上很有天赋,以后是要进入艺术领域的。”

    讲到这里,她转身睨了纪父一眼:“你可别忘了,萧萧去年还得了全国青少年油画大赛一等奖,沈攸不过是一个贫民窟出来的,自然要累死累活的学习,才能进入一中上学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说沈攸到底是我的亲女儿,和我一样优秀。”纪父靠在床上看书道。

    纪母轻笑一声:“是呢!不过我还是觉得,萧萧成绩不好也没什么,毕竟高考就是给那些穷人鲤鱼跃龙门的机会,他们自以为越过这个龙门,就能辉煌了,实际上还不是要给我们打工?”

    纪父眼皮抬了抬,忍不住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纪母做完最后一步护肤,凝望着镜子,抬手抚摸上自己的脸颊,喃喃道:“就像个定时炸弹一样,不一定什么时候就复发了。”

    莳七在联考中考的很好,纪父决定一家人一起出去吃饭。

    这次是家西餐厅,纪子萧一路上十分热情,毕竟这家西餐厅就是她亲自挑的,目的是为了什么,莳七心底很清楚。

    她扬唇轻笑一声,纪子萧以为她是贫民窟出来的,一定没有机会吃西餐,所以一会儿纪子萧等着看她的笑话呢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忍不住轻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还真是要让她失望了。

    单论徐知初和尤夏,一生养尊处优,西餐礼仪早已烂熟于心,就更不要提她曾经还是西珀尔了,诺顿帝国的第一淑女,无论是什么礼仪,都是完美到无懈可击。

    可纪子萧并不清楚这一点。

    她看莳七也不说话,只是看着车窗外,心底一阵兴奋,更加热情的想和莳七聊天了。

    “攸攸,你一会儿如果有不懂的,一定要问我哦!没关系的,我第一次吃法餐的时候,也险些闹了笑话呢!”

    纪子萧的这一举动,落在纪父纪母眼里,是热情大方,落在纪明舒眼里,就是天真可爱。

    莳七忍住了想要翻白眼的冲动。

    今天吃的是法餐,一套正规的法餐吃下来,最起码需要四个小时。

    毕竟法餐的宗旨在于享受。

    纪子萧本是打算看莳七笑话的,可从进入餐厅开始,莳七的言行举止优雅得体,没有犯下任何一个笑话,仿佛比纪子萧还像个真正的纪家千金。

    纪母放下酒杯笑了笑:“攸攸的礼仪很标准呢。”

    纪子萧一听纪母夸奖莳七,脸色顿时白了一分。

    纪明舒注意到了她的异样,遂立刻开口道:“当然是萧萧这个老师教的好了。”

    莳七低了低眸,眼底略过一丝讥讽。

    果然,纪母立刻惊喜的看向纪子萧:“萧萧真懂事。”

    话题瞬间又从莳七这里回到了纪子萧身上,不过莳七也不在乎这点,经过这半个月的朝夕相处,她发现纪母对纪子萧的态度也很有意思。

    她联系沈攸的记忆,发现纪母对沈攸也许也有母女亲情吧。

    但是更多的,纪子萧更像是纪母一件最得意的作品,不管是礼仪还是纪子萧在绘画界的声誉。

    所以,如果这件作品毁了,纪母会怎样呢?

    想到这里,莳七眼底的讥讽更甚了,唇角也扬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隔壁传来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纪母吓了一下跳,侍者连忙过来道歉,纪父倒是没有过多为难侍者,大手一挥便让他离开了。

    莳七心中一颤,眉心浅蹙。

    就在刚刚的一瞬间,她仿佛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,好像是沈归的声音?

    纪母蹙眉抱怨道:“隔壁刚刚好吵。”

    似乎不是隔壁,这里的包厢隔音还是比较好的。

    纪父说:“恐怕是有什么矛盾吧。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侍者推着小车缓缓走了进来,莳七无意的向那里瞥了一眼,在门关上的一瞬间,她好像看见了沈归?

    一身黑色的西装,浑身散发着冷冽的气息,大步流星的从门口经过。

    她一怔,旋即放下刀叉,匆匆丢下一句:“抱歉,我出去一下。”

    等到她步履匆忙的赶到外面,走廊上并没有他的身影。

    她急匆匆的下了楼,正瞧见那抹熟悉的身影准备走出门,他的身后跟着两个同样西装革履的男人,气质冷漠,走路生风。

    她抿了抿唇,眸底晦暗不明,犹豫片刻到底没有追上去。

    虽然她心头的疑惑几乎快淹没了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