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快穿之打脸计划 > 第二百八十四章 论妹控的自我修养(十四)
    莳七目光一直追随着沈归,直至他坐上一辆黑色的宝马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她抿了抿唇,掏出手机拨通了沈归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攸攸怎么了?”手机那头传来沈归略带笑意的嗓音。

    莳七轻咳了一声:“哥哥在家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沈归轻声答应着。

    莳七笑了笑:“可是我刚刚好像看见哥哥了。”

    沈归的呼吸一滞,片刻才道:“在哪里?”虽然他掩饰得很好,可莳七还是听出了他声音中略带了几分紧张。

    “在万达这里。”莳七故意说了一个别的地方。

    沈归的声音骤然放松下来,微微笑着:“我没有去万达,就在家呢,你看错了。”

    和沈归讲完电话,莳七眉心浅蹙。

    沈归为什么这样紧张?包括那天在学校门口,他看见那辆黑色宝马时,神色间的不愉。

    就算是有关他的身世,为什么不想让她知道呢?

    越来越临近中考了,纵然莳七很有把握能直升本校,且一定是免费进去的,可随着考试的临近,她竟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周围还是考生们奋笔疾书的唰唰声,她把最后一题数学题写完,缓缓长舒一口气。

    结束完所有考试的那天下午,莳七没有回纪家,而是直接回了那个生活了十几年的地下室。

    脑袋有些昏昏沉沉的,她也没注意旁的,躺床上便沉沉睡着了。

    莳七又做梦了。

    梦里她的肚子疼得厉害,脸色惨白。

    她坐在马桶上,捂着肚子不敢动,冷汗早已湿透了她身上的睡衣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门外响起沈归急切的声音:“我买到了!”

    莳七无力的抬眸看向卫生间紧锁的门,从鼻腔发出一声闷哼,算是回应了他的话。

    “我放在门口,你……你出来拿?”

    莳七痛得几乎说不出话来:“哥哥你……拿进来!”

    门外很明显没了声音,沈归心中如火一般烧灼的厉害,他抿了抿薄唇,终于一手捂住双眼,一手开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哥哥睁开眼睛吧……”莳七的声音有些无力,几不可闻。

    沈归脸色顿时涨得通红。

    “我盖了个浴巾。”莳七见他不肯睁眼,遂小声道。

    沈归这才睁开双眼,一颗心跳得厉害。果然,攸攸用浴巾将自己拦腰围住。

    他低下头,急匆匆的从袋子里把卫生间拿出来,佯装镇定:“店员说是这样用的……”他一面说着,一面向莳七演示怎么用。

    莳七也不太好意思,低着头小声道:“谢谢哥哥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沈归见她明白了,逃也似的离开了卫生间。

    梦境像是蒙了层薄雾,叫人见不真切,就连她和沈归的声音都略带了一丝回响。

    莳七猛然从梦中惊醒,后背早已被冷汗浸湿了。

    她有些怔忪的盯着那熟悉的青灰色天花板,方才那个梦太过于真实了,真实到,她恍惚觉得自己仿佛亲身经历过一般。

    可是这不是沈攸的记忆吗?

    不,不对!

    她乍一来到这个位面,便已经接收了沈攸的记忆,这个梦,以及上回五岁沈归被打得头破血流的梦……都不在沈攸的记忆里面……

    她在床上坐了良久,也不知过了多久,才缓缓下床打开灯。

    莳七回过神来,这才注意到满屋子落了薄薄的一层浮灰。

    仿佛许久无人居住一般。

    莳七的手指在茶几上划了一下,立刻就出现一道痕迹。

    她去了纪家已经两个月了。

    这么说,沈归在这两个月里,也没有住在这里。

    沈自然说沈归也要走了。

    他回去了吗?去找他的亲生父亲了?

    陡然间,脑海中猛然划过一个念头,仅仅只是一瞬,可还是被莳七抓住了。

    她如同疯了似跑回房间,将床底下的一个箱子拖了出来,箱子上落满了厚厚的一层灰,她轻轻一吹,浮灰四起,她被呛得忍不住咳出了声。

    顾不得箱子上的灰尘,她急切的准备打开箱子。

    可是箱子被锁上了。

    然而关于箱子钥匙的下落,她却没有半点印象,沈攸的记忆里,似乎从来都没有这个箱子的存在。

    莳七抿了抿唇,将箱子带着回了纪家。

    一回到纪家,她就看到纪明舒正坐在客厅弹钢琴,她站在那里,静静地听了一会儿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纪家的气氛有些诡异,纪父和纪母不在家,纪明舒坐在那里弹钢琴,琴声很是急躁,像是在传达主人的情绪一般。

    而往常总是粘着纪明舒的纪子萧不见人影。

    莳七顺嘴问了一句,才听陈姨说纪子萧和纪明舒吵架了,纪子萧将自己锁在房间里不肯出来,连饭都没吃。

    莳七挑了挑眉,吵架?

    纪明舒恨不得将纪子萧放在手心里捧着,这两人还能吵架?

    不过她对这两人的事情没兴趣,耸了耸肩,转身上楼了。

    一上二楼的第一个房间,是纪子萧的画室。

    平日里总是关着的,莳七也不曾见过里面是什么样子,眼下这个房间的门是开着的,她微微驻足,缓缓走到画室门前。

    本以为纪子萧会在里面,可是放眼望去,整个房间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她这才想起了刚才陈姨说纪子萧将自己锁在了房间里不肯出来。

    莳七轻笑一声,正要转身离开,目光却意外瞥见画架上那幅尚未完成的画作。

    其实不得不说,纪子萧画的确实不错,只是到底火候欠了点。

    她从小开始学画,十几年来一直未曾断过,倒未见得是真的喜欢,只是纪明舒是个钢琴天才,纪子萧便有种要紧追其后的感觉。

    至少莳七是这样感觉的。

    毕竟纪子萧在绘画上的天赋只能算是一般,能有现在这样的成绩,也不过靠的是苦练罢了。

    就连前世的沈攸,在回到纪家后,为了得到纪母的关注,竟然偷偷学画。

    沈攸只用了几年的功夫,已经比得上从小就苦练绘画的纪子萧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莳七忍不住轻叹了口气,抬眸轻抚着那幅未完成的画作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就在此时,门口传来一声厉斥。

    莳七回眸一看,便看见纪明舒怒气冲冲的冲了进来,他一把抓住莳七的手腕,厉斥一声:“谁允许你进萧萧的画室的!”

    他的劲特别大,莳七觉得自己的手腕仿佛能断掉一般。

    还未待她回答,纪明舒已经狠狠将她推开,斥声道:“谁允许你用你那只肮脏的手碰萧萧的画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