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快穿之打脸计划 > 第二百八十五章 论妹控的自我修养(十五)
    莳七被他推倒在地,手肘处擦破了一块皮。

    纪明舒眼神阴翳的盯着她,眉宇间盛满了厌恶。

    莳七抿了抿唇,她擅自进了纪子萧的画室,是她的不对,但是纪明舒又有什么资格这样刻薄于她?

    她缓缓站起身,眸光冰冷:“纪明舒,在你知道纪子萧不是你亲妹妹的那一刻,你在想些什么?”

    纪明舒没想到她站起来问的第一句话是这个,登时怔住了。

    莳七勾唇轻笑一声:“你之所以那么反感我回来,真的是因为害怕我取代纪子萧吗?不,你只是害怕我回来,就坐实了纪子萧是你们眼底那所谓卑贱的人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纪明舒眼神中略有震色,双唇微动,却没有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莳七眼底满是讥讽:“纪子萧的身世,让你高兴的同时又带给了你新的问题,那就是堂堂纪家,怎么会允许你娶一个伎女生下来的女儿呢?”

    她不知道沈攸的记忆里,为什么最后纪子萧能堂而皇之的嫁进纪家,许是又有后话了吧。

    她一步步逼近纪明舒:“不论纪子萧多优秀,可她的身世却是不争的事实。”

    纪明舒竟然被她冷冽的眼神逼得一步步后退,终于,在他背靠着一座大卫雕塑的时候,她停住了。

    可声音却如箭矢一般穿透他的耳膜。

    “纪家丢不起这个人,不是么?”

    纪明舒深埋于心底的念头,宛如最后一层遮羞布,被莳七毫不客气的撕扯开来,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。

    “你!你胡说!”纪明舒神色激动,指着莳七的手不停地颤抖着。

    莳七轻笑一声,猛地将他的手拨开:“纪子萧的画作,我还不见得眼馋,填鸭式灌出来的天才,早就暴露了自身的缺点。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莳七听到了一串轻微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她心中猛然升起一丝坏意,一把握住纪明舒的手,恳切道:“我就知道哥哥对我最好了。”

    因为纪明舒是背对着门口,所以纪子萧看见的便是这样一幅画面。

    沈攸笑盈盈的挽着纪明舒的手,纪明舒低头,似乎在和她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纪子萧瞬间觉得脑袋嗡嗡的一片,眼泪忽然就掉了下来,她和哥哥吵完架,她以为哥哥会来安慰她的,可是他只是在楼下弹钢琴,直到琴声停了,她以为是哥哥上来了,可是等了许久也不见他过来。

    于是她就打算去找他,没想到就撞见他和沈攸在画室相谈甚欢的场景。

    “哥哥你……”纪子萧颤抖着声音说,旋即猛地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纪明舒听到了后面的动静,心中一慌,狠狠的甩开莳七的手,“你真以为我不敢对你怎么样?就不论萧萧,你觉得我和你,我爸妈更在乎谁?”

    莳七盈盈的笑着:“自然是哥哥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再欺负萧萧,我无论如何也要让爸妈把你撵出去!”纪明舒冷冷地看着莳七。

    莳七挑了挑眉,得,纪明舒的有色眼镜已经比铜墙还厚了,无论她做什么,只要牵扯上纪子萧,就一定是她欺负纪子萧。

    “我无所谓,你随意。”莳七轻飘飘丢下一句后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他要是真能说服纪母放她回去,她也是服气的。

    只怕在生死面前,纪明舒也要掂掂自己的分量。

    纪明舒气得浑身发抖,可却拿她无可奈何,她也算是他见过的唯一一个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了。

    莳七不知道纪明舒怎么和纪子萧解释的,反正第二天两人就和好了。

    搞得莳七顿觉无趣。

    不过这倒是让她开始思考一个问题,究竟是纪子萧被纪明舒吃得死死的,还是纪明舒被纪子萧吃得死死的呢?

    中考完就彻底解放了。

    沈归特意打电话给莳七,要带她出去玩。

    莳七略有些诧异:“哥哥放假了吗?”她明明记得纪明舒没有放假的。

    沈归笑道:“没事,我请假几天,回去考试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这倒是有些出乎莳七的意料,不过沈归和学校周围的小混混都认识,还好打架,并不是个传统意义上的好学生。

    “那要去哪里?”莳七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去d市吧。”沈归没有什么犹豫就回答了。

    莳七心底又升起几分疑惑,看来沈归是早就决定去d市的了。

    “行,那哥哥决定吧。”莳七语气中透着无限的轻快,“行,那哥哥订来回车票民宿景点门票,计划好路线行程,查看好天气情况,帖子攻略,网友好差评,想好怎么吃怎么玩两个人旅游。”

    沈归含笑道:“那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就负责当弱智好了。”

    沈归没忍住,低低笑出了声,就又听莳七继续说道:“反正只要有哥哥在,我什么都不怕。”

    和沈归敲定了出去的时间。

    纪母却不太情愿,毕竟她给莳七安排的检查是花钱找了关系了,将她的检查尽量往前排,莳七一下子出去几天,正好和其中的一个检查撞上了。

    其实纪母给莳七安排了这么多检查,总得师出有名吧。

    她一开始就声称,是为了给莳七做个全身检查,毕竟这么多年沈自然也不怎么问她,她这个亲生母亲,当然要关心了。

    莳七当时眼底略过一丝讥讽,如果只是常规的全身检查,用得着几个月的时间?

    不过莳七执意要和沈归出去,纪母就算再不情愿,也不好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虽然已经放假了,可纪子萧整天还是很忙,甚至比中考前还要忙碌。

    因为她一个月后要参加一个全国油画比赛,她的学习成绩并不好,如果想要直升本校高中部,就只能以特长生进去。

    那这个时候,奖项当然是越多越好了。

    虽然纪父表示可以给一中捐一座图书馆,若是往常,纪子萧也就同意了,可眼下沈攸回答了纪家,几乎是处处比她做得好,她唯一能拿的出手的,就是画画了。

    她最怕看到的,就是纪母失望的眼神。

    可是近来也不知为何,她的灵感枯竭了。

    连着画了好多幅画,都不满意,就连教导她画画的李老师都摇头叹息,说她近来的画作有失水准。

    其实不是有失水准啊!

    纪子萧心里很清楚,她从小画的那些惊为天人的画作,多多少少都有抄袭穿越前的那个世界,正是这些抄袭的画作,才让她成为了“神童”。

    纪子萧心烦意乱的将画笔放下,眼珠转了转,顿时计上心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