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快穿之打脸计划 > 第二百八十六章 论妹控的自我修养(十六)
    隔壁d市其实最著名的就是古镇了。

    典型的江南水乡。

    莳七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好看的,毕竟她就在古代生活过,那些所谓的古建筑自然入不了她的眼了。

    但是因为是和沈归一起出来玩,所以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雀跃的。

    跟沈归出去玩,最放心的一点,就像莳七说的一样,他早已安排好了所有的事情,无论是下榻的民宿还是景点的门票,亦或是天气的情况,他早就已经做好了功课,而莳七真的就是负责当弱智的。

    不过她还是很喜欢这种无微不至的感觉的。

    白天的时候逛了一天,路过一家时光书店时,莳七望着那几乎会出现在各大古镇的店铺,心里痒痒的拉着沈归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沈归无可奈何的被她拽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家时光书店主营的便是寄给未来的书信,这种颇应和文艺青年的玩意儿,让莳七心头一动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书店中来的很多都是成双成对的情侣。

    她不由笑了笑,想起她当徐知初的时候,那个位面有个歌星,提前一年贩卖演唱会的门票,那场演唱会的名字就叫“明年你还爱我吗”,演唱会的门票必须一次性购买两张,且是连号,一年后举办演唱会。

    当时那个位面好多人打趣,说简直就是不给单身狗任何活路。

    而情侣们也纷纷响应,很多人觉得,一年算什么?我们要一辈子在一起呢。

    演唱会的门票两天就销售一空,可是等到第二年演唱会开始的时候,那位歌星看着台下近乎空了一半的位置,那种油然而生的情绪,不知道是落寞,还是尴尬。

    有人一年后还在一起,那场演唱会似乎成了他们爱情的宣告。

    有人中途分了手,分手的人,有人来了,有人没来。

    一年的时间在热恋期看来真的很短,可是真的算起来,弹指一挥间之际,又会有多少曲终人散呢?

    恋爱的情侣总是喜欢做些特立独行的事情来宣告他们会爱的长久。

    就像这时光书店,十年二十年后接到来自从前的书信,身旁之人还会是现在这个吗?

    沈归不知道莳七久久不说话,只是凝着那堵满面都是信箱的墙出神,模样怔忪,迷迷糊糊的煞是可爱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抬手轻轻弹了一下她的额头。

    他的劲不大,恰到好处的让莳七回过神来,却不至于觉得疼。

    莳七回过神来,却瞥见罪魁祸首正若无其事的在逗弄店里的猫咪。

    “哥哥真讨厌。”莳七撇了撇嘴,抬手摸了摸被他弹了一下的额头,咕哝道。

    沈归眉眼含笑的看着她,佯装不知情:“嗯?哥哥怎么讨厌了?”

    莳七伸手想要摸那只胖乎乎的橘猫,可橘猫却不让她摸,反而灵巧的跳进了沈归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连猫也欺负我。”莳七瞪着他怀里的橘猫。

    真是十只橘猫九只胖,还有一只非常胖。

    沈归低低笑了两声,修长的手指轻轻抚摸着橘猫软软的毛:“你要写信吗?”

    莳七微微颔首,拿出刚才在店里买的明信片,递了一张给沈归:“哥哥也写一张吧。”

    沈归两指夹着明信片,目光静静的凝着明信片上的图案,低眸之际,正瞧见面前坐着的少女。

    阳光挥洒在她的身上,金色灿烂,她沐浴在其中,精致的侧颜在阳光下显得那样美好。

    “我写好了。”莳七笑着看着手中的杰作,然后小心翼翼的放进了信封里,“哥哥写好了么?”

    沈归点了点头,将手中的信封递给莳七: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莳七将他们两人写好的信封交给店员登记,旋即嫣然笑道:“五年后,哥哥就会收到我的信了。”

    她顿了顿,抬眸看着他道:“哥哥写了什么?”

    沈归低眸揉了揉她的头顶,含笑道:“秘密。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店员回头笑着说:“两位的书信已经封存,五年后的今天就会送达。”

    沈归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店员又笑道:“希望两位能长长久久,永远幸福。”

    莳七一怔,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店员是将她和沈归当成一对了,她正要开口解释,沈归却对着店员笑了笑,旋即牵起莳七的手,离开了时光书店。

    店员目送着他们离开后,羡慕的和旁边一个店员说:“果然颜值高的只会和颜值高的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旁边那位店员却是扑哧一声:“那一对看起来年纪好小,估计还是初恋呢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能从初恋走到结婚,也很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店员叹道:“难呐,就说咱们店里,每年寄出去的书信,被原封不动退回来的又有多少?”

    要么是原封不动退回来,要么成功寄出去的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在一起的。

    沈归从时光书店出来,便一直牵着莳七的手,再也不曾放开。

    也不知为何,明明经历过这么多个世界,沈归这一个小小的举动,还是让莳七觉得双颊微热。

    于是,白天的时候,沈归就这样一直牵着莳七。

    傍晚的时分,天边的夕阳如被火烧了一般,绚丽无比。

    莳七觉得脚底生疼,沈归看在眼里,去房东那里要了一只盆,打了点热水给莳七泡脚。

    莳七将脚放在温热的水里,整个人倒在床上,不知不觉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当她再醒来时,她已经安安稳稳的躺在床上,那盆泡脚的水已经被沈归倒掉了,她躺在床上,身上盖着被子,房间的空调开到了二十四度,非常舒适。

    她走进浴室洗了个澡,却也没见沈归来找她。

    于是走到隔壁敲门,半晌也不见有人来开门,她心中狐疑,难道沈归还没有醒?

    她又等了半个小时,然后给沈归打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通了,却没人接。

    她心中的疑惑更甚了,站在窗边往下望去,映入眼帘的是霓虹闪烁,开了窗子,隐隐能听见不远处那所清吧传来的吉他声。

    她连着给沈归打了三个电话,都是没有人接。

    想了想,她还是出了门。

    入了夏的夜晚,凉风吹在身上,格外舒服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住的这间民宿不远处,就是酒吧一条街。

    正当她站在路口,犹豫着要不要去酒吧一条街的时候,正好看见沈归神色淡漠的从酒吧一条街出来。

    “哥哥!”莳七唤了一声,对着沈归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沈归看见她的一瞬间,脸色微变,旋即又恢复正常,笑着朝莳七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略一靠近,莳七便立刻闻见了他身上淡淡的酒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