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快穿之打脸计划 > 第二百八十七章 论妹控的自我修养(十七)
    沈归身上淡淡的酒气,让莳七心底一阵狐疑。

    他似乎瞒了自己太多事情,一桩桩,一件件,仿佛串联起来,就是一个完整的真相。

    说起来也是奇怪,就连真正的沈攸,也不知道沈归的生父是谁,他也从来没有告诉过她。

    莳七按下心中的疑惑,淡淡笑道:“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莳七仔细观察了一番,每晚沈归和她道了声晚安之后,不出一刻,他便悄悄的出了民宿,去了酒吧一条街。

    莳七在想,也许沈归的身世一点也不逊色于沈攸,毕竟那天在西餐厅,他坐的那辆宝马,市价亦不下百万。

    很快就到了回去的时候,分别的时候,沈归塞给了莳七一张银行卡。

    “卡里的钱你随便用,密码就是你生日。”

    莳七本欲推脱,可沈归不容置喙的样子让她情不自禁的把拒绝的话吞回了肚子里。

    之前那个追沈归的学姐任思桥加了莳七,想曲线救国,讨好莳七来达到追沈归的目的,莳七也没有把她删了,于是,回到h市,莳七便旁敲侧击的问了任思桥,才听任思桥说,沈归已经好多天没去上课了。

    莳七算了一下时间,从他们回到h市,沈归便没有回学校上课。

    倒是真像他说的一样,只回去考试而已,那么这样说起来,沈归并非是为了陪莳七出去玩才请的假,不然为什么都从d市回来了,他还是不去上课呢。

    莳七回来了,最热情的莫过于纪母了。

    说起来,这个纪家,她感觉,唯有纪父还勉强算是个正常人了。

    纪母对莳七热情,看中的无非是她那颗肾罢了,纪子萧压根拿她当敌人,纪明舒是骨子里瞧不起贫民窟出来的莳七,他的高傲比纪母还要更甚。

    而纪父,自打莳七回来,他对莳七的态度不偏不倚,不会太过于热情,也不会冷淡。

    这个态度反而让莳七比较舒服。

    纪母带着莳七去买了很多东西,一如记忆里的一样,衣服鞋子,只要是女孩子喜欢的,她变着花样的买给莳七。

    若不是莳七早知她的目的,都要觉得纪母是因为这十几年的愧疚为了弥补一样。

    实则不然,她只是为了让莳七未来心甘情愿的献出肾罢了。

    纪母安排的检查也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,目前有部分检查的结果已经出来了,至少到目前为止,一切都是符合条件的。

    这让纪母很是兴奋。

    也在莳七意料之中,她开始着手进一步攻陷莳七了。

    那天,整个纪家只有莳七和纪母在家,纪母亲自下厨给莳七做了一顿午饭。

    莳七佯装感动的模样,不停的感谢纪母做饭。

    纪母心中暗笑,面上还是温温柔柔的道:“是妈妈不好,让你在外面受苦十几年,以后只要妈妈在,就不会再让你受委屈。”

    莳七一阵恶寒,却还要装作感激涕零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想哭来着,可是她哭不出来。

    但是她又觉得唯有掉点眼泪,才能达到效果,于是,她在自己腿上狠狠掐了一下,剧烈的疼痛从腿上袭来,她鼻子一酸,生理的刺激让她忽然红了眼眶。

    效果不错,纪母当真被她骗到了。

    母慈子孝一番之后,莳七也吃完了饭。

    这时,纪母说要给莳七看一样东西。

    莳七便跟着纪母上了楼,纪母和纪父的主卧是在三楼,莳七从没有进去过。

    纪母带着莳七去了主卧,就要往衣帽间走,就在此时,她背对着莳七的身形晃了一下,紧接着脚步一顿,一头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莳七一惊,立刻上前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红斑狼疮是否会真的让人突然晕倒,她只知道纪母的演技,在她眼里还是拙劣了些。

    莳七心中嗤笑,可面上还是佯装焦急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妈妈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毫不手软的晃着纪母,纪母被她晃得快吐了,只得装作虚弱的醒来。

    “攸攸,扶妈妈起来。”纪母无力的靠在莳七身上。

    莳七费力的将她扶着坐在床尾凳上,纪母虚弱的指着床头柜:“去,将药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莳七回眸一瞥,正瞧见那个床头柜上,放着大大小小的瓶瓶罐罐,都是药。

    她心底嗤笑一声,原来是这样,步步为营,各个击破,最终瓦解她,是这样么?

    她要是不配合,不就浪费了纪母这些天的铺垫了么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惊呼一声:“妈妈,你怎么会吃这么多药?”

    纪母犹犹豫豫的不肯告诉莳七,莳七便不停地追问。

    也是极巧,就在此时,纪明舒和纪子萧回来了,纪明舒见纪母虚弱的样子,登时紧张的不得了,他猛地推开莳七:“妈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纪子萧也是登时红了眼眶,泫然欲泣的站在边上。

    唯有莳七,像是个冷静的局外人。

    不过这都是她自认为,毕竟她现在的神色还是带了几分焦急。

    纪明舒转而看向莳七,厉声道:“你不知道妈的身体不好吗?你还让她给你做饭?”

    纪子萧也在一旁煽风点火:“攸攸,妈妈的身体不好的,每天都要吃很多药,不然……”

    纪母连忙帮莳七解围:“明舒,是妈妈想要补偿攸攸的。”

    莳七心底冷笑,原来纪母的红斑狼疮,还是她的不对了。

    纪母见莳七似乎有些被吓坏了,连忙上前安抚她:“没事的,妈妈没事的。”说着,转头对纪明舒道,“对你妹妹好一些。”

    纪明舒冷笑道:“我可没这个从下三滥的地方出来的妹妹。”

    言罢,他转身就走,纪子萧咬了咬唇,跟着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纪母搂着莳七安抚她,莳七则小声问道:“妈妈,你究竟得了什么病?”

    纪母的唇角溢出一丝苦涩,犹豫了片刻,才将自己的病告诉了莳七。

    莳七有些失魂落魄,纪母便安慰她:“没关系,妈妈吃药呢。”说着,她笑着拉着莳七走进衣帽间,只见那里有一个崭新的画架:“妈妈听萧萧说你对画画很感兴趣,所以特意帮你请了个老师。”

    莳七感激涕零的看着纪母,那种眼神,让纪母心中一阵舒畅。

    从主卧出来,莳七便被纪明舒猛地拉到一边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冷厉的盯着莳七,狠狠的压低声音道:“我告诉你,不要以为妈妈护着你,你就可以为所欲为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