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快穿之打脸计划 > 第二百八十八章 论妹控的自我修养(十八)
    莳七轻笑一声,拨开他的手:“哥哥可不要冤枉好人,妈妈自己也说了她亲自下厨是因为心疼我。”

    纪明舒冷冷地道:“你最好给我认清楚你的身份,你不是什么纪家的女儿,纪家的女儿只有萧萧一个人,你不过是哄妈妈开心的狗罢了。”

    莳七笑着点了点头:“是呢,我纵然是条狗,和哥哥也是血脉同宗不是么?”

    纪明舒被她气得双拳紧握。

    莳七轻笑一声,转身便走,刚走了两步,忽又驻足回眸笑道:“哥哥以后还是别死盯着我了,不知道的还以为哥哥是不是对我有什么别的想法,毕竟哥哥的口味,一向是对‘妹妹’有着不一样的感情,叫人误会了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论嘴皮子上,莳七自认还未曾输过。

    只要她想,总能将人膈应个半死。

    果然,本来就被她气得不行的纪明舒,现在已经被她气得浑身发抖,半点也没有温润如玉的贵公子样子了。

    中考的成绩出来了。

    没有超出莳七的预料,她考了全市第二,和全市第一仅仅相差了一分,有些可惜。

    不过让她没想到的是,全市第一竟然是她的同桌谷晶晶。

    谷晶晶的成绩在班级一直是前几,年纪也一直维持在前十五左右,但是从来没有上过前五,没想到却成了一匹黑马。

    至于纪子萧,成绩还不如莳七料想的那样。

    总分七百六十分,她才考了六百五十几,虽然上一个普通的四星级高中是够了,可是远远够不上一中的分数线。

    不过纪子萧早就准备走特长生这条路了,所以她拿出了全校到大获得的各个全国奖项,包括新近获得的全国油画一等奖,成功的被一中录取了。

    莳七听说后,忍不住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她一直以为穿越女应当是能言善辩,城府颇深的,至少她接触过的,大抵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可是纪子萧这个穿越女很明显超乎了她的意料,初中生的题,她也很明显跟不上。

    就连一些耍的一些心计,也让莳七颇为看不上眼。

    其实莳七不知道的是,纪子萧穿越之前一直都是个学渣,家庭条件不怎么样,父母是开了一家早餐店,连小康都算不上,高考走的还是艺术生,学的美术。

    倒不是说艺术生有什么不好,只是对于穿越前的纪子萧而言,美术是她唯一能走的路了。(这里没有任何diss艺术生的意思,只是剧情需要,ps:越戈戈以前也是艺术生~)

    纯粹是为了能考上一所大学,所以才去学的美术,谈不上什么兴趣,自然也就更别提天赋了。

    穿越前的纪子萧,一直就是个嫌贫爱富的是非精,她父母辛辛苦苦供她上大学,学美术本就烧钱,她父母也没有半点怨言,倒是她,从来也看不上她的父母。

    后来靠着一点姿色,搭上了一个四十来岁的暴发户。

    被那个暴发户养了两年,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的,暴发户的老婆知道了,带着一帮姐妹,当街将她扒光,狠狠揍了一顿。

    醒来之后,她就成了年仅五岁的纪子萧了。

    如果莳七知道纪子萧的过往,估计也就能明白了。

    纪子萧穿越之前,不过是个嫌贫爱富,没什么手段的三儿,要不然也不能被正房当街追着打,穿越后又被纪家宠坏了,要真想让她和颜如玉那几人一个段位,估计也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纪子萧在暑假里获得的这个奖项,在美术界还是挺有含金量的。

    莳七看了纪子萧获奖的那幅画,画的是一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,脸上沟沟壑壑间是藏不住的沧桑,眼底溢出因大旱而生出的绝望与悲凉,让人心头一酸。

    这幅画,最为出彩的地方,便是光影和色彩的运用,将这个农民的形象刻画的生动形象。

    让人忍不住猜想这位农民背后的故事。

    这倒是让莳七没有想到,毕竟她那天走进纪子萧的画室,看见的纪子萧所有的画都是浪漫主义的,这幅《大旱》却是现实主义。

    有记者采访纪子萧,问为什么会想到画这个农民的形象。

    纪子萧只是笑盈盈的答,她是在梵高的《播种者》中得到的灵感,恰好又读了刘震云的《温故1942》,突发奇想刻画了一个因大旱而颗粒无收的农民形象。

    纪子萧单靠这个奖项,未来大学进国内的顶尖美院,最起码是不成问题的。

    纪子萧想要莳七出丑,她觉得自己也就只有在美术这个领域能吊打莳七了。

    所以她便跑到纪母那里,说莳七喜欢画画,但是不好意思开口。

    纪母便“善解人意”的送了莳七画架,并替她请了老师。

    这日,莳七正在画画,手机响了,是任思桥。

    “喂,学姐?”莳七一面低头调着颜色,一面道。

    任思桥有些犹豫,片刻才道:“攸攸,你哥哥最近好像恋爱了你知道么?”

    莳七一怔,将手中的画笔放下:“是么?”

    沈归恋爱了?她怎么不知道。

    任思桥继续道:“我也不瞒你,我挺喜欢你哥哥的,也一直在追他,那天我在街上遇见他,他身边跟着一个女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莳七眉心紧锁。

    “我追上去,问他能不能和他单聊,他就让那个女孩子先去咖啡馆等他,我就向他告白了,但是被他拒绝了,他还从衣服领子里掏出一个项链,说他早已经有喜欢的人了,就是送他项链的人。”讲到这里,任思桥的声音有些难过,“我就想问问你,你知不知道那个女孩子是谁?”

    莳七听了任思桥的话,抿了抿唇道:“抱歉,我也不知道那个女孩儿是谁。”

    任思桥一阵失望:“这样啊,那好吧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后,莳七心中一阵烦躁。

    说到底,沈归是不是一直拿她当妹妹看的,居然还有了喜欢的人。

    她从未听沈归说过。

    莳七心烦意乱的将调色盘中才调好的颜色搅乱,胡乱的画在画布上,她左思右想,难道那串项链是沈攸送给他的?

    可是任由她左思右想,记忆中沈攸倒是送过他一个围巾和一双鞋子,怎么也没有什么项链!

    难道沈归真的有了喜欢的人?而且他一直拿她当妹妹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