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快穿之打脸计划 > 第二百八十九章 论妹控的自我修养(十九)
    整个暑假,莳七都窝在自己的房间画画,纪明舒因为接到了美国某个国际钢琴交流会的邀请,基本上整个暑假都不在家,纪子萧自然也是半步不离的跟着去了,随行的还有纪母。

    所以一整个暑假,莳七都过得十分悠闲。

    也是托沈攸前世的绘画功底和天赋,短短两个月,教她绘画的老师便已经笑盈盈的向她抛出橄榄枝,问她愿不愿意三年后去中央美院就读。

    说起来,纪母也是舍得。

    教莳七的这位绘画老师,曾经是中央美院的教授,不过现在退休了,本不愿来教她的。

    于是纪子萧便使坏,拿出自己两年前的一幅画交给纪母,让她去给老教授看,就说是沈攸自学的。

    老教授一听小姑娘自学成这个水平,心中很高兴,答应先来看看。

    纪子萧本就是为了给莳七难堪的。

    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,那老教授竟然没有点破沈攸拿了别人的画作充好的事,反倒是让莳七白白得了个好老师。

    其实那老教授眼睛特别毒,教了莳七一节课,让莳七画了个随堂的静物,他一眼就看出了之前毛遂自荐的那幅画不是出自这小姑娘之手,但是奈何眼前的这位小姑娘天赋极高,对色彩和光影的运用很有自己的想法,他爱才,便没有戳穿。

    老教授想让莳七三年后考取中央美院,可莳七多多少少有些犹豫,只好回答老教授,她想要考虑一下。

    老教授也不生气,笑眯眯的点头道:“你是个难得一见的好苗子,如果能走美术这条路,以后一定会在美术界大放异彩的。”

    时间过得很快,转眼间莳七便开学了。

    一中高一年级的军训安排在了八月底,为期两周,而已经升入高三的沈归和纪明舒也于八月中旬提前开学了。

    沈归不明白什么情况,总觉得这两个月鲜少见到莳七,她似乎对自己有些冷淡了。

    “攸攸。”沈归倚靠在一颗树下,双手抱于胸前,对正在休息的莳七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莳七周围的女生看见沈归,立刻发出一阵小声地议论:“好帅啊!”

    “一中两大男神之一呢!能不帅吗?”

    一中是全市最好的学校,吸收的自然也是全市各个学校的尖子,有不认识沈归的很正常。

    “他是沈攸的男朋友吗?”一个从别的学校考进来的女生小声道。

    谷晶晶听到了,扑哧一声笑了出来:“什么呀,他是攸攸的哥哥啦。”虽然是个妹控狂魔。

    也就是沈攸没有去初中同学聚会,所以不知道。

    当初百般欺负沈攸的周雨阳等人,在中考一结束那天,就被人堵在校外狠狠揍了一顿。

    他们全班同学对此都缄默不语,虽然沈攸人缘一般般,但是不喜欢周雨阳的人就更多了。

    不少人都猜测是沈归找人干的,毕竟沈归看上去就痞帅痞帅的,还能和学校周围的小混混称兄道弟,打起架来也是跟个厉的主儿。

    说是他找人打的周雨阳,谁都不怀疑。

    这么一说,周围一些女生顿时两眼放光。

    倒不一定真的会去追,只是每个人的学生时代,都会有一个朝思暮想的男神,这仿佛是在数不清的书山题海中,透进来的一抹鲜亮的色彩,一个慰藉,一个寄托。

    谷晶晶笑眯眯的说:“我跟你们说,沈归学长啊,上得了厅堂,下得了厨房,干得了群架,当得了学霸,粉上绝对不会后悔的呦,亲!”

    刚走没几步的莳七,差点左脚绊右脚,一阵黑线。

    谷晶晶怎么好像淘宝卖家,卖力的在推销沈归?

    “最近怎么不找我了?”沈归一见面就来了个摸头杀。

    那边暗戳戳观察的女生们一阵激动,摸头杀什么的最有爱了!

    莳七的目光若有若无的扫过他的脖子,那里确实戴了一串项链,从前还真是未曾见他戴过。

    “哥哥也没来找我呀!”

    她说的理直气壮,沈归有些无奈,他这两个月确实鲜少找她,不过他也是太忙了。

    “晚上吃饭的时候我来找你。”沈归道。

    莳七心中轻哼一声:“晚上我们有活动,吃饭时间比你们早。”

    言罢,她转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沈归有些莫名其妙,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,低声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莳七似是而非的丢下一句:“项链挺好看的。”然后便甩开他的手离开了。

    沈归目送着她的背影,下意识的抬手摸了摸胸口的项链,那是一枚一元硬币,被穿了个孔挂在脖子上。

    他被莳七的态度弄得懵了,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上课的时候都心不在焉的,就在老师再一次点沈归起来回答问题的时候,迟钝如梁翰,也看出了沈归有心事。

    梁翰戳了戳坐在前面的唐修远,小声道:“鬼子有心事。”

    唐修远推了推眼镜,低头唰唰唰写了一张纸条递给梁翰。

    梁翰接过纸条一看,只见上面写着,“通常这种情况,肯定是因为他妹妹,但是我看他发呆的样子,又和以前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梁翰咂了咂舌,恨不得将纸条一巴掌呼到唐修远的后脑勺,有什么不一样,倒是说出来啊!断在这里叫他抓耳挠腮的!

    他用笔狠狠的戳了戳唐修远的脊梁骨,唐修远立刻缩了一下。

    唐修远叹了口气,梁翰就是迟钝,他都说的那么明显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只得又写了张纸条。

    “鬼子恋爱了呗,要不就是单相思,人家不喜欢他,要不就是人家有男朋友了,他不知道该不该下手,我看大概率是后者。”

    梁翰看了纸条,猛地掉头看向沈归,眼底透着几分怜悯和生无可恋。

    连沈归这种男神级别的人都有这种困扰,那他岂不是注孤生了?

    沈归被梁翰的目光看的莫名其妙的,本想好心提醒他,没想到已经迟了。

    果然,那个虽然重度近视可眼光依然毒辣的英语老太太点了梁翰的名字,让他解释一下第十八题为什么选c不选a。

    下课了,梁翰一脚踹在沈归的桌子上,抱怨道:“都怪你!”

    “怪我干什么?”沈归也是很无语了,“你自己盯着我看的。”

    唐修远轻咳了一声:“鬼子,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?”

    沈归薄唇紧抿,修长的手指飞快的转着笔,半晌才道:“你们说,有个和你关系很好的女孩儿,突然对你很冷淡,还阴阳怪气的夸你的项链很好看,这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梁翰大喇喇的白了沈归一眼:“还能为什么,吃醋了呗!”

    “吃醋?”沈归蹙了蹙眉。

    唐修远推了推下滑的眼睛,颔首道:“应该是以为你戴了别的女孩儿送的项链,吃醋了。”

    梁翰啧啧叹了两声:“鬼子你不厚道啊,戴着一个小姑娘送的项链,心里却想着另外一个!啧啧!”

    真是渣的够可以的。

    沈归更是莫名其妙了:“可是,这项链就是她送的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