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快穿之打脸计划 > 第二百九十章 论妹控的自我修养(二十)
    梁翰一脸懵,饶是唐修远这个狗头军师,也想不明白了。

    沈归嫌弃的看了他俩一眼:“半点忙帮不上。”

    “爸爸这个暴脾气!”气得梁翰一拍桌子,一把勒住沈归的脖子,没想到两个月没见,沈归灵活的不得了,一个不小心就让他反过来扣住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鬼哥鬼哥,小弟错了。”梁翰连连告饶。

    沈归死死的扣着他,轻笑道:“叫爸爸。”

    “疼疼疼……”梁翰疼得嗷嗷叫,唐修远看够了热闹,笑道:“算了,鬼子。”

    沈归这才放开了梁翰,梁翰揉了揉自己的胳膊,一脸委屈,他这辈子估计是别想打赢鬼子了。

    沈归坐回座位上,又恢复了心不在焉的样子。

    唐修远推了推眼镜道:“鬼子,那女生该不会是来大姨妈了吧。”

    沈归一怔,在脑海中数了数日子,不会啊,攸攸明明已经走了快两个星期了。

    梁翰翻了个白眼:“要我说,直接去问,哪儿那么多事儿呢!”

    直接去问吗?沈归心中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他确信无疑自己早已对攸攸生出了不同于兄妹之情的其他情感,可是攸攸呢?

    她会不会一直拿他当哥哥看?

    因为一旦开口问了,他就必然要告诉他对她的感情,可是这对于攸攸来讲,会不会太过于惊悚?

    如果她只是拿他当哥哥看待,那他这样贸然去问了,她一定会无所适从的。

    甚至于,他们都没有办法回到从前。

    一切都会变得很奇怪。

    他怕失去这些,哪怕攸攸一直是拿他当哥哥看的,哪怕他只能是以哥哥的名义陪在她身边,维持现状至少不会让他失去攸攸。

    高中的学习比初中要忙碌的多了。

    一年就这样匆匆过去了,若说这一年有什么大事发生,那便是莳七做完了纪母安排的所有检查,纪母的运气真的很好,各项检查的结果显示,沈攸的肾非常符合换的条件。

    于是,莳七在纪家的地位陡然又上升了一个台阶,这种情况让纪子萧如临大敌。

    毕竟纪子萧和纪明舒都不知道纪母的真实目的是什么,如果他们知道的话,估计看向莳七的目光早就成了怜悯了。

    这一年还发生了一些事,莳七画的两幅画在国内获了奖,势头几乎快赶超纪子萧了。

    不过纪子萧毕竟比莳七多学了十几年,在高一下学期,纪母出资,帮纪子萧举办了一个个人画展,这个画展在国内引起了不小的轰动。

    一是因为纪子萧的年纪,二是广告打得好。

    总之,纪子萧已经被纪母一手捧入了神坛,成了国内知名的天才文艺少女。

    纪子萧在微博上有了十几万的粉丝,毕竟纪子萧的颜值也是可以的,清纯可人,很快就被一帮粉丝奉为女神,人称丹青妹妹。

    甚至有几档网络综艺找过纪母,想让纪子萧参加他们的节目。

    不过被纪母拒绝了,纪母要纪子萧在美术界有所成就,就如同纪明舒在钢琴领域一样。

    娱乐圈什么的,太过于低端。

    像他们这样的豪门,根本不屑于去娱乐圈做戏子。

    毕竟艺术是陶冶自己的,而非取悦大众的,上流社会只需要知道他们纪家有个钢琴天才和油画天才就够了。

    足以证明他们纪家,不单单只有铜臭味。

    高二分科的时候,纪子萧便选择了艺术,学的美术。

    虽然教莳七的老教授非常期望莳七也能学美术,但是莳七还是选择了文科。

    纪家有钱,但是骨子里还浸润着被真正上流社会鄙夷的低俗。

    耳濡目染之下,纪家也开始看不上只会赚钱的人,这对他们来讲是一种侮辱,所以,这也是为什么纪明舒和纪子萧都被纪母往艺术领域培养的原因了。

    倒不是说纪明舒以后就一定走钢琴这条路。

    纪明舒还是要继承纪家的产业,钢琴,只是为他添砖加瓦,让纪家能够被真正的上流社会接纳的手段罢了。

    莳七偏要做一个让纪家看不起、“满身铜臭味”的人。

    她来,就是为了膈应纪家的。

    莳七上了高二,纪明舒和沈归自然也从一中毕业了。

    莳七猜想纪明舒应该是不想离开纪子萧,所以并没有同意纪父的出国留学的安排,而是填了国内排名第一的a大,报的是金融专业。

    而沈归也考上了a大,专业则是计算机。

    这倒是让莳七有些没想到,不过她也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她已经很久没有见到沈自然了,仿佛是上回沈自然离开之后,就再也没有出现过。

    莳七没有问沈归上大学的钱是哪里来的,包括他之前给她的那张卡。

    两个人现在的关系有些微妙,她不问,他不说。

    纪子萧是不知道纪母讨好莳七的真正原因的。

    所以,纪母对莳七越来越好,她是看在眼里,记在心里的。

    她怕的事情有很多。

    毕竟沈攸是纪母的亲生女儿,说到底自己不过是个外来的,现在纪母对沈攸好,她的地位受到了威胁。

    她舍不得纪家的财产,更舍不得纪明舒。

    她本以为她在绘画上可以死死的压住沈攸的。

    可是沈攸就像个变态一样,长得比她好看,学习成绩比她好,现在就连绘画,假以时日也要赶上她了。

    纪子萧作为艺术生,每个星期一、三、五的下午都是可以不用去学校的,每天的晚自习更是可以不用去。

    其他的艺术生是去机构学习,而纪子萧本身就有老师。

    周四下午最后一节课结束,艺术生便陆陆续续离开了学校,文化生则是在楼上一脸艳羡的看着他们离开。

    纪子萧低着头打量了一下四周,匆匆走进学校不远处的一个小巷子里。

    那里早有一个男人守着。

    男人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,流里流气的。

    “我都安排好了,你可别关键时候掉链子。”纪子萧冷冷的道。

    “开玩笑,玩女人我什么时候掉过链子!”男人嗤笑一声,旋即又有些疑惑,“我听人说,她是你姐姐?”

    “哼,不过是条贪图我家财产的狗罢了,什么姐姐,搞笑!”纪子萧冷笑一声,精致的五官因讥讽而略有些扭曲,显得格外瘆人。

    男人嘴里叼着一根烟,吞云吐雾,讥笑道:“你也是够狠的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我送个你看上的给你玩,还给你钱,这种好事上哪儿找去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