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快穿之打脸计划 > 第二百九十六章 论妹控的自我修养(二十六)
    因为之前在纪子萧那件事上,许皓帮了莳七大忙了,所以莳七对许皓的态度还是感谢居多。

    她笑道:“这哪行啊,之前皓哥帮了我大忙了,说请你吃饭,结果还是皓哥请的我,要不这次我请你吧。”

    沈归的脸色已经愈发的阴沉了,眼底像是结了层冰霜。

    许皓在电话那头笑了笑:“和女孩子吃饭,怎么能让女孩子破费呢。”

    莳七正色道:“这不是男女的问题,这是原则。”

    许皓饶有兴致的道:“哦?原则?”

    “是,皓哥帮了我,所以我必须要谢谢皓哥,这就是原则。”莳七笑着道,“我哥哥回来了,你俩也好长时间没见了吧,正好一起吃个饭。”

    沈归的脸色这才和缓了些许。

    许皓一怔,片刻才道:“那行,你定个时间,我随时有空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莳七这才注意到沈归神色冰冷,像是谁招惹了他一样。

    她以为他是不希望她和许皓那种混社会的来往,所以解释道:“皓哥之前帮了我一个忙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忙?”沈归的声音还是如霜一般冷意十足。

    莳七抬眸看了眼司机,片刻才道:“回去说。”

    沈归这次没有瞒她,直接报了一个地址,是市中心的一所高档公寓。

    天气很冷了,天空飘飘摇摇的下着小雪,莳七站在门口,看着夜空中飘下的雪花,忍不住伸手去接。

    沈归付完车费,一手托着行李箱,看见莳七伸手去接空中的雪花,他心中霎时间一阵柔软,眸底溢出一丝温柔,含笑将莳七的手握在掌心。

    “上去坐会儿吧。”

    莳七微微颔首,跟着沈归上了楼。

    进了屋,莳七环顾了一下四周,公寓装修的是工业风,很符合一个单身男人居住的风格。

    没有灰尘,说明有人经常打扫。

    鞋柜里的拖鞋是满的,厨房没有生活过的痕迹,说明这里应该只有沈归一人居住。

    沈归将东西放下后便去洗了个澡,出来后一面用毛巾擦着头发,一面问莳七:“饿了吗?定点东西吃吧。”

    莳七将电视关了,回眸看他:“随便。”

    沈归拿起手机定了个外卖,然后坐在莳七身边:“帮了你什么忙?”

    莳七接过他手中的毛巾,替他擦头发,然后将纪子萧设计她的经过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说到她将纪子萧的招数原封不动的还给纪子萧的时候,莳七有些心虚。

    毕竟沈攸在沈归心里一直都是很乖的,现在突然这样,他不会心生反感吧,可是她又不能不说,毕竟这种事,他只需要问问许皓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沈归听了她的话,微微一怔,良久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莳七心中忐忑的厉害,垂下双眸不敢去看他的神色。

    沈归冷笑一声:“这都便宜她了!”说着,他抬手摸了摸莳七的头发,柔声道:“是哥哥没保护好你。”

    莳七心中长舒一口气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哥哥,这件事我已经报复回去了,哥哥就不要管了好吗?”莳七上前一把抱住沈归,将脸埋在他的怀里蹭了蹭。

    沈归最受不了她这样子撒娇了,只好道:“下次有什么一定要告诉我,知道吗?”

    虽然他在a市上学,可还是能插手h市的事情的。

    他可不想她一遇到问题就去找许皓!许皓那家伙很明显对她还贼心不死!

    沈归虽然放假了,可是莳七还没有放假,直到一月底考完试,莳七才有空。

    一放假,她就打电话给许皓约他吃饭。

    天冷了,莳七就想吃火锅,但是她想着许皓每次请她吃饭,都是那种人均不下五百的地方,总感觉她回请许皓,却只吃人均两百左右的火锅感觉不太好。

    沈归知道了莳七的顾虑之后,当机立断:“就吃火锅,攸攸想吃火锅就吃火锅。”

    至于许皓想不想吃,谁要管他!

    莳七抵不过沈归的“谗言”,最终决定吃火锅。

    许皓接到莳七的电话,果然笑着表示自己有空。

    他和沈归也有好长一段时间没见了,两人一见面,顿时勾起小时候的回忆,插科打诨开了几句顽笑。

    莳七也看出来沈归是真的很高兴,连着干了好几杯酒。

    “皓哥忙,总担心打扰皓哥。”莳七笑道。

    许皓用公筷夹了一只细心剥好的皮皮虾,放到莳七的碗里,脸上挂着温和的笑意:“没事,只要你找我,我随时有空。”

    沈归的脸色骤然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吃饭期间,许皓对莳七关怀备至,看的沈归满心不爽。

    他不爽许皓明目张胆的追她,他不爽自己明明有意见,却不能说出来,就怕攸攸只拿他当哥哥。

    总之这顿饭,沈归吃的很憋闷。

    许皓情商特别高,早就看出了沈归的沉闷,他联系了一下从前、以及沈攸说的他们俩并非亲兄妹,许皓心底早就猜出了沈归的心思。

    只是事关沈攸,他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将沈攸让给沈归的。

    所以,就算他看出了沈归的不愉,他还是笑眯眯的和莳七聊天。

    莳七也看出了沈归兴致不高,但他其实总是这样,有点喜怒无常的,上一秒还微笑着,下一秒就沉闷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过联系一下沈归妹控,所以她只以为沈归是不高兴自己才高二,许皓就追自己。

    沈归喝醉了。

    他醉了之后,整个人更显得冷漠与疏离,不让人碰,一言不发的紧抿着薄唇。

    许皓开车送沈归和莳七去了沈归的公寓,莳七扶着沈归,笑着和许皓道别。

    沈归烂醉如泥,几乎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莳七身上。

    莳七沉沉吐出一口气,抱怨道:“你这个醉鬼,不知道你在不高兴什么,我怎么可能和许皓在一起呢,真是的……”

    她一面碎碎念,一面从沈归的口袋里摸出钥匙开门。

    刚进门,门便砰地一声关上了。

    沈归忽然猛地将莳七按在门上,呼吸急促,目光深沉的盯着她。

    莳七有些怔忪的抬眸望着他。

    他眼底迷蒙,满是醉意,就在莳七未曾反应过来的时候,他忽然低眸,一口衔住了她的双唇。

    他的吻如狂风暴雨般落了下来,她甚至能听到他急促的喘息。

    莳七无力的靠在门上,仰着脸承受着他的吻。

    这样疯狂的沈归,莳七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    他揽在她纤腰上的大掌紧紧地收拢,迫使她紧贴着他,让她逃无可逃。

    莳七被他吻得七荤八素,神思恍惚之际,听到他低沉的嗓音,“攸攸,你是我的!只能是我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