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快穿之打脸计划 > 第二百九十七章 论妹控的自我修养(二十七)
    莳七迷蒙之际,瞥见沈归深邃的眸底清明不再,氤氲着浓郁的欲色。

    窗外飘飘摇摇的下着雪,屋内暖意十足。

    他的大掌在她的身上游走,鼻息间满是他身上的酒气,还未吸入鼻尖,便已是醉了三分。

    他冰凉的手钻进她的衣摆,轻轻**着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那股冰凉的寒意顿时让莳七清醒过来,她推开了沈归,淡淡道:“哥哥,你醉了。”

    沈归一瞬间怔忪了,他身形摇晃,好似下一秒就要栽倒在地,他眼神迷蒙,喃喃道:“攸攸,你不爱我吗?”

    莳七垂眸抿了抿唇,轻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先睡吧。”说着,她上前扶着他往卧室走。

    刚刚碰到床边,沈归便像没了骨头似的,轰然倒在床上,而莳七也被他压在了身下。

    他怔怔的望着莳七,神色有些委屈道:“攸攸,我好喜欢你,可是你不喜欢我。”

    莳七叹了口气:“谁说我不喜欢你了?”

    沈归的双眸骤然如星辰般闪耀,旋即又委委屈屈小声道:“我今天吃醋了呢,你都没看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只是不想让许皓追我。”莳七有些无奈,和一个醉鬼认真聊天,她也是没谁了。

    不过沈归喝醉了竟然像个孩子似的,倒是让她没想到。

    “攸攸,我好喜欢你……”沈归将脸埋在莳七的脖颈间,小声呓语着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莳七被他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,便伸手去推他,却被他猛地捉住了手腕,沈归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按在床上,猝不及防的低头又吻了上去。

    他的吻如狂风暴雨般落了下来,霸道让她无法抗拒。

    莳七口中的空气几乎尽数被他夺了去,她忍不住嘤咛一声,这声音如一剂最猛烈的药,深深扎进了他的心,让他无法抗拒自己内心深处的欲望。

    十指交缠,她身下好似一阵撕裂开得疼痛。

    他的唇轻轻摩挲着她的耳颈后,让她浑身颤栗。

    墨一般的长发盛放在雪白的床单上,她将脸埋在枕头里,贝齿死咬着下唇,却还是从唇齿间溢出声声略带哭腔的低吟。

    他的手扶着她的腰,将她按向自己,大刀阔斧的从她身后猛烈的撞击。

    沈归听见了她强忍着的低吟,忍不住俯身在她耳边轻声道:“叫出来,哥哥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莳七不肯,反倒是将声音藏的更严实了。

    沈归的大掌轻覆上她胸前的丰盈,毫不客气的揉捏着,而他身下的动作,却是愈发的凶猛。

    终于在她一声满是哭腔的尖叫声中,她到了顶峰。

    后来的事情,莳七也记不清了,总之她到了,他却是没到,所以他并没有放过她。

    越到后来,她的脑子便混沌一片,直至沉睡过去。

    清冷的日光透过窗户洒满了床边,沈归的双眼略略睁开了一条缝隙,宿醉的头痛让他难受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他好像做梦了。

    梦见他和攸攸,可是梦境总是雾蒙蒙的,他只记得他吻了她,因为是梦中,总是肆无忌惮的。

    沈归扶着额头缓缓坐起身,薄被从他光裸的上身滑了下来,露出了他不着片缕的身体。

    他猛地掉过头,便看见身旁赫然蜷缩着一个同样不着片缕的身影。

    沈归像是被人用棍子狠狠重击了一下,脑子嗡嗡的,如无数小飞虫般萦绕。

    她光滑如凝脂的身上,布满了吻痕。

    地上凌乱的散落着两人的衣裳,从外衣到内衣,床单上甚至还有一团猩红的血迹,足可见昨夜战况的激烈。

    沈归眸底满是震惊,他飞快的下了床冲进浴室,打开冷水洗脸。

    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,他和攸攸睡了……

    莳七醒来的时候,阳光已经照满了整间屋子,屋内开着暖气,哪怕窗外的屋脊上是白茫茫的一片,可她半点也不觉得冷。

    只是没见到沈归。

    她刚要下床,可双腿却一软,险些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莳七扶着墙,缓缓走进浴室洗了个澡。

    洗完澡,她走进了客厅,便看见沈归正坐在阳台上,一言不发的抽着烟,他的手边是一个烟灰缸,里头已经躺了十来个烟头。

    “哥哥?”她低低轻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沈归听见声音,猛地回头,就看见她全身上下只围了一条浴巾、赤脚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他的脑子轰的一声,昨夜零碎的记忆再次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他大步走进卧室,拿着一个薄毯将她包裹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聊聊吧。”

    莳七微微一笑,靠着他坐在沙发上,挑眉道:“哥哥该不会是吃完就不想认账了吧。”

    沈归的耳尖刷的一下就红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他急切的回答,像是意识到自己的急迫,他又低低轻咳一声,片刻才道:“只是……”他有些难于启齿,他强迫了她,总是难堪的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他沉沉吐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莳七看出了他的心思,她唇角骤然绽放一个明媚的微笑:“昨夜如果我不肯,哥哥一个醉鬼,怎么也强迫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沈归听了她的话,顿时欣喜若狂。

    醒来的这段时间,他想了很多,他甚至想过攸攸以后会恨她一辈子,当然他也想过攸攸是喜欢自己的,可是这种概率在他看来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没想到,攸攸竟然也喜欢他!

    他的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,一瞬间的空白。

    莳七在他眼前挥了挥手:“哥哥?”

    沈归一把抓住她的手,有些紧张:“攸攸,你满十八了吧?”

    莳七扑哧一声笑了出来:“身份证上的生日是满了的。”

    沈归心中悬着的一块石头陡然就放了下来,莳七斜了他一眼,不满道:“哥哥都不记得我生日了。”

    沈归连忙将她拥在怀里:“胡说,我都记得你生理期,怎么会不记得你生日。”只是刚才一瞬间有些蒙掉了。

    沈攸虽然每次来大姨妈都会痛得要死要活的,可却是很准的。

    提及生理期,莳七略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她抿了抿唇没有说话,沈归眉眼含笑的低眸凝着她,忽然在她唇上落下一吻,低声道:“以后不准再和许皓出去吃饭。”

    莳七想起他昨夜说自己吃醋了,那委委屈屈的神色,让她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她顺势环住他的脖子,嫣然笑道:“哥哥会吃醋的,我知道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