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快穿之打脸计划 > 第三百零一章 论妹控的自我修养(三十一)
    莳七话音落下,便一言不发的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其他三人脸上最多就是震惊之色罢了,可纪子萧却不一样,虽然她也佯装惊讶,可那微微上扬的嘴角却暴露了她此刻内心的欣喜若狂。

    纪明舒冷笑一声,眼底布满了嘲讽,不过到底还是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莳七挑着眉看向正低眸窃喜的纪子萧,似笑非笑:“到底也是萧萧的亲妈,血浓于水,萧萧不去看看?”

    纪子萧猛地抬眸,眼底满是厌恶。

    她怎么可能去看那个伎女,死了才好,那种女人怎配做她的生母!

    因为纪子萧是背对着其他人的,所以除了莳七,并没有人注意到她脸上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养恩大于生恩,妈妈抚养了我近二十年,我心中的妈妈只有她一个人,你说的那个人,于我而言,不过是个陌生人。”纪子萧目光直视着莳七,“倒是你,妈妈把你接回来这么久,可在她病发的时候,你却连着三四天不露面。”

    莳七挑眉看着她,自从孔五那件事之后,纪子萧对她便一直都是畏惧居多。

    很少会有现在这种情况了。

    纪母眼看着气氛不太好,唯恐惹得莳七不高兴,反倒是坏了她的计划,于是轻声开口道:“好了,都别吵了,攸攸毕竟前十几年都不是我抚养的,现在回来了就好,你们不要责怪她了。”

    当天的探视,基本算是不欢而散。

    临走时,纪母拉着莳七的手,笑眯眯的安抚着她说了很多好听的话。

    例如沈自然死了,知道她心里难受,没事,以后还有她会疼她的,纪明舒和纪子萧只是太过于关心她的病情,心情抑郁才会那样说她的。纪母的话说的很好听,如果最后没有幽幽的这一句就好了,“只是我这病也不容易好,妈妈也想多疼你几年,可是……算了不说这个了。”

    莳七却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回应她,只是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纪母心中暗忖,是不是明舒和萧萧今天说的话让她不高兴了?

    接下来的日子里,纪母对莳七好的不行,甚至想要将纪家在市中心的一个公寓转给莳七。

    纪明舒看的气愤不已,坚决不允许纪母这样做,而纪子萧心底的恨意却像杂草般疯狂生长。

    莳七听到纪母的提议,心底嗤笑一声,一间公寓买她一颗肾,这个买卖究竟值不值?

    只不过,说来说去也只是纸上谈兵罢了。

    莳七最终也没有见到那件公寓。

    所以,纪母是想空手套白狼?

    六月中旬的时候,秦正找到了莳七,说要请她吃个饭。

    吃饭的地方是秦家的别墅,吃饭的时候,秦正突然问她:“想见见你爸吗?”听上去像是在问她,可却转头看了手下一眼,手下立刻会意,转身便出去了。

    不出片刻,那手下便拖着一个中年男人进来了。

    那男人双腿被打断了,白色的衬衫上血迹斑斑,拖过来的时候,一路都是血迹,现在空气里都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秦正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莳七的表情。

    莳七只是淡淡扫了谢经义一眼,旋即将刚才切好的小块牛排送进口中。

    “带他来干什么。”这种渣男,死了都不可惜。

    谢经义半死不活的趴在地上,一旁一个身材壮硕的男人一脚踩在了他的手上,谢经义立刻撕心裂肺的大喊。

    秦正饶有兴致的看着她:“这可是你爸。”

    莳七轻笑一声,放下手中的刀叉,用餐巾擦了擦嘴:“我可不承认。”

    谢经义垂着脑袋听着他们说话,忽然激动地大喊:“你是我女儿?女儿救救我吧!让秦爷放了我,求你了!”

    秦正抬了抬指尖,立刻就有人上去狠狠揍了谢经义几拳。

    屋里再次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秦正笑眯眯的道:“那这么说你承认你是纪家的人了?那天你可不是这样说的。”

    莳七抿了抿唇,上次?是沈自然下葬的那天?

    她记得秦正喊她纪小姐,她不冷不淡的让他唤他沈攸。

    到底是叱咤了一辈子的老黑了,单从她那天的态度就看出了她对纪家的真实想法。

    “我只姓沈。”莳七平静道。

    秦正哈哈笑了两声:“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莳七坐正了身子,缓缓道:“秦先生,我敬重您,但要是您没什么事的话,我想先回去了,感谢您的晚餐。”

    秦正坐在椅子上巍然不动,只是盯着她看。

    就在莳七刚站起身准备离席的时候,秦正突然来了一句,“纪家接你回去是为了什么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莳七身形一顿,转身道:“看来秦先生已经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秦正眼底略过一丝欣赏,点了点头:“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莳七轻笑一声:“我心眼很小的,当然也不打无准备之仗。”

    秦正会意笑了笑,这丫头还挺对他胃口,从进门开始,他就在不停的试探她,却都被她一一化解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沈归喜欢她,秦家男人只要认准了一个人,就再也瞧不上旁人了,可是沈归是要继承秦家所有的,秦家并不只是有着h市的赌场和夜总会,一旦进了这个道,基本上都拔不干净。

    如果这个女人是个累赘,他宁可做了她,也不能让她成为沈归的弱点。

    可她的表现,却让他觉得,如果她未来能陪在沈归身边,会是一大助力。

    莳七提出了告辞,准备离开,经过谢经义身边的时候,谢经义猛地去抓莳七的脚踝,口中还在哀求:“女儿,求你救救我!”

    莳七低了低眸,缓缓蹲下身,用纸巾轻轻擦了擦脸上的血,谢经义眼底泛着一丝希望的光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她扬手狠狠甩了他一耳光,用力之猛,直将谢经义打得嘴角流血。

    “这一巴掌,是替我妈还给你的。”说着,她站起身,居高临下的望着他,“你欠她的,等到了下面,慢慢还吧!”

    秦正目送着莳七离开,目光冷厉的看着地上如死狗一般的谢经义。

    当初他给了沈自然两个选择,第一个选择是一串廉价的玻璃珠子项链,那是他十五岁时做的,他以为沈自然早就不记得了,其实他们小时候是一个弄堂长大的,后来沈自然七岁的时候就搬走了,听说她爸打死了人。

    第二个选择,是一箱子现金,足有五百万。

    她选择了第二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