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快穿之打脸计划 > 第三百零二章 论妹控的自我修养(三十二)
    他听底下的小弟说,谢经义接沈自然回去了。

    他整个人就像是被人狠狠敲了一记闷棍,脑子嗡嗡的涨疼。

    回去的时候,沈自然不见了,那箱子钱也不见了,他气得把她留在梳妆台上的化妆品砸了个稀巴烂。

    那五百万是他找他老大借的,他当时也不过是个替人办事的,北城的一个赌场就是他在罩。

    沈自然走后,他就发狠,这辈子再不信什么真情。

    屋里被他砸得满是狼藉,后被人清扫了。

    他也没有问过那串廉价的玻璃珠项链,以为都随着那些垃圾被扔掉了。

    那天在沈攸那里看到那串项链,他登时就觉得不对,回去就派人找到了谢经义。

    谢经义也不是什么硬骨头,揍了没几拳就全说了,原来当初沈自然选择的是那串项链,但是恰好谢经义来接她回去,看到了那一箱子钱,听说她不拿钱,先是劈头盖脸的打了她一顿,然后连人带钱都带走了。

    秦正当时气得浑身发抖,亲自拿铁棍打断了谢经义的双腿。

    误会解开了,可人也死了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他的心腹岑安靠在他耳边低声道:“有人看到二爷去了鸿记。”

    二爷,是秦正的拜把兄弟,于开成。

    而鸿记,则是秦家的隔壁市势力冯家在h市开的会所。

    秦正目光阴冷:“盯着他。”

    时间过得很快,转眼就放暑假了。

    这一个月里,尽管有药物的压制,可纪母的病情却更加严重了。

    向来最爱漂亮的她,甚至不敢照镜子,每次洗澡的时候,看着自己身上的红斑,她的内心都迫切的想要换肾。

    她用了很多办法,甚至是在莳七面前哭泣,暗示她的肾就可以。

    可是莳七是打定主意装傻充愣了。

    纪父倒是有一套,让纪明舒和莳七两人都做了检查,其实根本不是匹配肾形的检查,毕竟那种检查需要好几个月的时间,可莳七和纪明舒的检查只用了一个星期,结果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是走个过场罢了。

    果然,纪父将所有人聚在一起,宣布检查结果。

    莳七平静的看着纪父,看着他的嘴一张一合。

    “检查结果出来了。”纪父的神色似是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纪明舒的内心也有些忐忑,这不是输个血那么简单,也不是换个骨髓,而是直接换肾,如果检查的结果是他符合,而沈攸不符合,那他该怎么办?

    真的要摘一颗肾下来?

    虽然他也很想救妈妈,可真当事情逼到了他的头上,他反而没那么确定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沈攸,她在想什么?她和妈妈没什么感情,肯定也是不肯的吧。

    纪父看了莳七一眼,缓缓道:“明舒的肾不适合,但是攸攸的肾非常符合条件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在场所有人的目光皆集中到了莳七的身上。

    纪明舒陡然松了口气,正了正身形看着莳七。

    纪子萧压抑着心底的兴奋,面上还是略带忧色:“攸攸,妈妈在国内肾名单上已经排到了十年后,可是妈妈的病情等不起的,你少了一个肾没关系的,反正纪家还是可以养着你,但是妈妈要是不换肾,她就活不了几个月了。”

    莳七舔了舔下唇,突然很想笑。

    不是嗤笑,亦不是讥讽,她只是突然觉得这个场景好熟悉。

    似乎是某个电视里的对白,“你不过是失了条腿,可紫菱呢?她没了半条命!更不要提她为你所割舍掉的爱情!”

    纪母看着她,有些捏不准她的意思,但是她看上去,似乎心情不错。

    莳七的手指轻轻敲击在桌面上,一下又一下。

    半晌才听她道:“我不愿意。”

    纪母浑身一僵,瞪大了双眼看着她。

    莳七唇角牵起一丝轻笑:“我只问一句,如果今天是我得了这个病,需要换肾,而妈妈的肾是合适的,妈妈愿意毫不犹豫的还给我吗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愿意!”纪母急切的话语早已暴露了她内心的真实想法。

    莳七笑了笑,没有戳穿她。

    反而走到她身边,轻轻握住她的手,柔声道:“我愿意陪妈妈寻找合适的肾源,妈妈不要放弃好吗?”

    纪母险些没有维持住,她差点就将被莳七握住的手抽了出来。

    半晌才牵强的笑了笑:“妈妈自然不会放弃的。”

    这场谈话又是无疾而终,纪父和纪母脸上的表情很不好看。

    等人都走了,纪母这才将方才迟迟压着的愤怒爆发出来,她猛地将桌上的东西都扫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妈妈?”门口传来一个略有惊讶的声音。

    纪母猛地回头,便看见纪子萧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纪子萧看着地上的狼藉,抿了抿唇,将门关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你先出去吧。”纪母现在不想应付任何人,她觉得自己这些年就像喂了一只白眼狼,好吃好喝的供着她,有求必应,结果她是怎么对自己的?

    明知道自己生死关头,却不肯摘下一颗肾给她续命!

    纪子萧定了定心神:“我知道妈妈心里难受,沈攸毕竟不是妈妈养大的,她回来纪家,说不定就是看中了纪家的财产……”

    “萧萧!”纪母眯了眯眼睛,声音略沉。

    纪子萧一步上前,紧握着纪母的手:“萧萧说错了吗?如果我的肾合适,我肯定毫不犹豫的换给妈妈!”

    这话却是说到了纪母的心坎里。

    她没有打断纪子萧,便听纪子萧继续道:“生死关头,才能看出一个人是不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纪子萧抱住了纪母,将脸埋在她的怀中,叹道:“我不想让妈妈死,如果非要选,我肯定选妈妈。”

    纪母叹了口气,摸了摸她的头发:“攸攸不愿意,那有什么办法。”

    她在纪子萧面前还是端着的,对于沈攸的肾,她是势在必得的,无论哄骗也好,威胁也罢,哪怕撕破脸也无所谓。

    她只想活下去。

    但要是她给了沈攸足够的好处,沈攸还是不识抬举的话,就不能怪她不客气了。

    纪子萧猛地抬眸,目光灼灼的盯着纪母:“当然有办法,只要让沈攸完全听妈妈的话!”

    纪母一怔,完全听她的话?那不就是把柄了。

    纪子萧压低了声音道:“沈攸这个人很小心,做事谨慎,要想抓她的把柄不容易,我倒是有个办法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顿了顿,看见纪母看向自己,才诡秘笑了笑:“一种能让她上瘾,她却买不起的东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