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快穿之打脸计划 > 第三百零三章 论妹控的自我修养(三十三)
    一种能让沈攸上瘾,而她却买不起的东西?

    那能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纪母猛地松开了纪子萧的手,眸底满是震惊:“萧萧你!”

    纪子萧站起身,神色略带了些激动,“是沈攸不义在先,我不过是想让妈妈活下来而已,她明明换一颗肾给妈妈就能让妈妈活下来,可她根本不肯,还说什么要陪妈妈寻找肾源,在我看来,她根本就不想让妈妈活下来!”

    纪母深深的看了她一眼,她的眼神,让纪子萧忽然感觉一阵心虚。

    可她既然已经开了口,就万万没有回头的道理,现如今已经覆水难收,纪母必须和她上一条船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蹲下身,目光恳切,紧紧地握着纪母的手。

    “妈妈,哥哥一直说沈攸只是看上了纪家的财产,这话没有错,在这样的生死关头,她只想到了她自己,可我和哥哥却都想让妈妈活下来。”

    纪子萧将纪母的手捂在自己的脸颊上,声音哽咽:“萧萧还想让妈妈看着萧萧结婚生子呢,妈妈不要死好不好?”

    她那满是哭腔的声音让纪母心头一阵柔软,纪母低头温柔的看着纪子萧。

    “萧萧,妈妈的好女儿,妈妈没有白疼你。”

    纪子萧心中大喜,纪母这样讲,必然就是默许了,想到这里,她紧接着道:“萧萧只想让妈妈活下来,至于沈攸她见死不救,妈妈也不用再当她是女儿了。”

    纪母慈爱的看着纪子萧,沉沉吐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可是萧萧,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。”她的眉目间满是冷意,缓缓说着,“第一,那东西跟谁买,这种东西,除非找到值得信任的人,旁的人,一概不能开口,这不仅仅事关你我,还关系到纪家的声誉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,她染上了那东西,上了瘾,自然方便我们控制,可是,她全身的器官不都是会受到影响?到时候,就算她同意换肾,那肾还能用吗?”

    纪母连着问了两个问题,纪子萧却没有任何慌乱,胸有成竹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妈妈说的对,但是这两个问题,我都想过,而且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纪子萧坐在纪母身边,缓缓道:“我认识了一个人,他很可靠,他说现在有一种新式的药品,能让人快速上瘾,让人欲死欲仙的。”

    讲到这里,她不由顿了顿,去看纪母脸上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但是这种药很贵,现在h市已经炒到了五千块一克,凭沈攸自己,一旦上瘾,根本买不起。”纪子萧唇角噙着一丝诡笑,眼底满是快意,“我听那人说了,这种药物,主要损伤的是大脑和心脏,吸食久了,心脏便会变得很脆弱。”

    纪母皱了皱眉:“对于肾脏没有危害?”

    纪子萧笑了笑,沉吟道:“自然是有的,但是比起其他的药品来讲,会小上很多,如果沈攸控制力极差的话,我们甚至可以在肾脏受到危害之前就能让她点头。况且,妈妈换上了她的肾,以后还可以用中药调理。”

    她只想报复沈攸!

    之前沈攸害得她被孔五那样的人渣强歼,还拍了照片和视频,她恨不得亲手撕了沈攸!

    既然是毒(和谐)品,怎么可能对肾脏没有危害,危害大了去了!

    她不止要报复沈攸,还有这个一直以来口口声声说拿她当亲女儿看待的妈妈!

    之前沈攸回来,纪母便一直对沈攸百般包容,事事都迁就着她,甚至还为此训斥了纪明舒,纪母当真是昏了头了,像沈攸那样的人,怎么可能会感念于她的好呢?而且她和纪明舒已经互表心意快半年了。

    就在一个半月前,她和纪明舒在接吻的时候,被纪母撞见了。

    纪母狠狠打了她一巴掌,厉斥他们不准再这样,还说纪家丢不起这个人。

    纪母甚至开始着手将纪子萧送出国去,可没几天就病发了,也就耽搁了下来。

    所以,当听到沈攸说不愿意的时候,她险些没能控制住几乎快要上扬的嘴角。

    亲生女儿又怎么样?真生死关头的时候,还不是只想着自己?

    沈攸要是沾上了那东西,肾脏肯定是会被破坏的,但是她无所谓,反正又不是换给她!

    拉纪母上这条船,她才能非常容易的嫁给纪明舒。因为纪父没什么主见,根本就是什么事都听纪母的,所以只要搞定了她,一切就都顺风顺水了!

    如果这次能成,就相当于一次性解决了两个麻烦,纪子萧心底止不住的高兴。

    纪母的手指轻轻敲击着病床旁的床头柜上,一下又一下。

    空气里满是医院消毒水的味道,房间内安静不已,只能听到纪母的手指敲打在桌面上的声音,仿佛倒计时一般。

    纪子萧见她久久不语,心中有些忐忑。

    纪母忽然笑了笑:“萧萧,你有事情瞒着妈妈。”

    不是疑问句,是肯定。

    纪子萧心中一颤,强壮镇定:“没有呀,萧萧怎么会瞒着妈妈呢。”

    纪母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她:“那个能提供这种药品的人是谁?他为什么可靠?你知道有这种药品,是不是你也吸食了?”

    一连串三个问题如浪潮一般重重的拍向纪子萧。

    纪子萧抿了抿唇,脑海中飞快的组织语言。

    忽然,在纪母意料之外的,纪子萧的眼泪噼里啪啦的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纪母方才凌厉的神色骤然一扫而空,慌忙道:“萧萧怎么了?”

    纪子萧也不说话,只是趴在床上嚎啕大哭,哭声哀戚,叫人听了心疼。

    “究竟怎么了?萧萧为什么哭?”

    纪子萧抬起泪水涟涟的脸,抽噎的开始说着事情的经过。

    她提及了孔五那件事,但是只说了是莳七给钱买通孔五,让孔五去歼污她,然后莳七就约她去了学校后面的小巷子里,她如约而至,可莳七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她正准备离开,这个时候孔五出现了,他冲上来紧紧抱着她,然后就要开始撕扯她的衣服。

    她都快绝望了,这时,忽然出现了一个男人,是他把孔五打跑了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救了她,还把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下来给她披上。

    纪子萧抽抽搭搭的说完,抬头看了看纪母。

    “那个男人是?”纪母眯了眯双眼问道。

    纪子萧抿了抿唇道:“秦楼老板,于开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