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快穿之打脸计划 > 第三百零四章 论妹控的自我修养(三十四)
    纪母的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纪子萧,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纪子萧顿觉自己后背一阵寒意。

    倒不像是被看透的那种发寒,有点像是……盘算?

    忽然,她听到纪母轻笑一声:“没想到竟然是于先生救了你,日后一定要让你爸爸登门拜访,好好谢谢于先生。”

    纪子萧顿时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紧接着她又听到纪母道:“于先生对你怎么样?”既然能和她提到那种新式药品,说不准挺喜欢萧萧的。

    纪子萧一怔,斟酌道:“他对我挺照顾的。”

    纪母和蔼的笑了笑,然后抬手摸了摸纪子萧的头:“好了妈妈知道了,妈妈有点累了,你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纪子萧点了点头:“好,那我不打扰妈妈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她抬脚便往外走,刚到门口的时候,她忽然又听到纪母状若无意的问道:“萧萧,你应该还是干净的吧?”

    似乎觉得自己这样问有些突兀,纪母顿了顿又道:“要真是被那个人渣占了便宜,受了委屈,爸爸妈妈一定帮你出气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纪子萧低着头,“于先生很及时。”

    纪母脸上的神色骤然放松下来,漾着笑意:“哦,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早点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纪母目送着纪子萧离开,神色有些复杂,于开成这个人,听说人长得斯斯文文的,但是手段……就是年纪大了点,已经四十好几了。

    不过要是能搭上这条船,对纪家来讲,无疑是锦上添花。

    还能解决掉明舒和她之间会让纪家沦为笑柄的关系。

    纪子萧从身后将门带上,手伸到口袋里摸了摸那支录音笔,唇角勾起一丝讥讽。

    既然上了这条船,谁也跑不掉。

    自打莳七拒绝了换肾给纪母的提议之后,她在纪家的处境就变得诡异起来。

    至少从前纪父还是对她不错的,且不说他的出发点是什么,最起码纪父对她的好是真的,纪父和纪母怀揣着同样的心思,但是纪母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纪母整个人都透露着虚伪。

    也可以说,纪父想要莳七提供肾源,让他心生愧疚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莳七直白的拒绝了,纪父那点仅存的愧疚瞬间变成了愤怒。

    纪明舒还是一如既往的冷嘲热讽。

    莳七索性眼不见心不烦,窝在沈归的公寓呆了几天。

    有天回去纪家拿东西的时候,正巧碰见从外面回来的纪子萧,她看上去心情很好。

    莳七瞥了她一眼,转身上了楼,开了房间准备收拾几件衣服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纪子萧从外面将门打开了。

    莳七眉心浅蹙的凝着她,只见纪子萧倚靠在门框上,神色间满是讥讽:“你跟沈归,也是不干不净的吧。”

    莳七手中的动作顿了顿,挑眉笑道:“也?”

    纪子萧自知说漏了嘴,冷哼一声:“与你无关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我的事也和你没有关系。”莳七低下头继续整理东西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有时候还挺羡慕你的。”纪子萧忽然笑道。

    莳七低着头自顾自忙着手里的东西,压根没有理她。紧接着就听到她说:“有时候太过于嚣张,恐怕就离死期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莳七抬眸,眯了眯眼睛。

    纪子萧笑了笑:“看你,和你开个玩笑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干的,请你滚出去吧。”莳七不想和她废话,冷声下了逐客令。

    纪子萧的脸色有些不好看,片刻又笑道:“当然是有事想和你分享了。”她顿了顿道:“我听说孔五前两个被人打断了腿,还踩烂了下面,现在正趴在西城的垃圾场等死呢。”

    孔五?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,就是觉得挺有意思的一件事,拿来和你分享。”纪子萧脸上的笑容有些诡秘。像是痛快中夹杂了神秘,总之然她那精致的的五官显得有些扭曲。

    纪子萧说完,盯着莳七的脸色看了一会,然后轻笑一声就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莳七抿着唇看着早已空无一人的门口,纪子萧的态度很奇怪,倒是有点像有恃无恐的感觉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莳七大步走到桌边,伸手就要打开那个上了锁的抽屉,只听“咔哒”一声,锁掉了。

    莳七猛地拉开抽屉,将抽屉翻了个遍,也没找到她之前放在里面的那个u盘,就是装着纪子萧照片和视频的u盘。

    她唇角不由勾起一丝轻笑,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不过,纪子萧这么肆无忌惮的挑衅她,恐怕没有想到,她还有备份吧。

    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,她又不是蠢的,纪子萧也太小看她了些。

    不过纪子萧这些日子有些古怪,她有点想看看这只会偷东西的大老鼠,究竟还安排了什么后手。

    沈归亲自开车来接莳七了。

    他有些不明白,明明她早就可以搬出去和他住在一起,毕竟她已经成年了,不存在监护人这一说了。

    可是她却笑笑,说是还未到时候。

    莳七看着沈归有些不愉的脸色,忍不住靠近他亲了亲,哄道:“最多高考结束,我就搬去和哥哥住,好不好?”

    沈归低着头一口衔住她的唇,狠狠肆虐了一番,才点了点头:“那行,不过我得讨点好处。”

    莳七哑然失笑,被迫口头上答应了他好多不平等条约,他才肯放过她。

    沈归一面开着车,一面透过后视镜往后座上看,那里除了她带来的衣物,还有一个箱子。

    那个箱子他曾见过的,在那个地下室的家,沈攸的床底。

    “那里面是什么?”

    莳七顺着他的目光从后视镜看过去,便瞧见那只箱子,其实她也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,当初从沈攸的床底找到之后,她试图打开过,可是上头上着锁,她拿着锤子正准备砸,可心中竟然陡然升起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不是时候。

    不是打开这个箱子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。”莳七从后视镜盯着箱子看了好一会儿,才回答道。

    沈归薄唇抿了抿:“这箱子,我似乎很早就见过了。”最起码是十几年前,他就在她床底见到过。

    莳七心中一阵惊疑,很早?

    她转眸去看沈归,正好看见他脖子上挂着的那串硬币项链,心中没来由的堵得慌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沈归察觉到了她的情绪,遂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莳七勾了勾唇讥讽道:“多少年了,哥哥心里的那个人,竟还是忘不掉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