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快穿之打脸计划 > 第三百零七章 论妹控的自我修养(三十七)
    妩姬的话宛如一道惊雷,轰然炸响在莳七的耳际。

    她陡然大惊:“陆辛受伤了?”

    不怪她如此,陆辛毕竟是主位面的神,在她眼里,是无所不能的存在,竟然有人能伤了他?

    妩姬嗤笑道:“怎么?你还担心了?”

    莳七蹙了蹙眉,担心?那倒不至于,只是有些惊异罢了。

    妩姬和莳七交流了片刻,便声称要休养了,她的灵力还未曾恢复到从前的状态,若是莳七想要仰仗妩姬久留于这个位面,她还得回去休养才行。

    莳七将铜镜放回箱子里,心中生出几分愧疚。

    原来那串项链真的是她送给沈归的。

    而沈归心里装着的那个人也确确实实是自己,而并非沈攸。

    她冷落了沈归,到底还是对不住他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很多事情就都说得通了,比如她那些不存在与沈攸记忆中的梦境,竟原来都是她本身的记忆。

    阳光从落地窗洒了进来,一地光辉。

    莳七坐在床边,眯了眯双眼,心情大好,总算解开了一团乱麻般的心结。

    她躺回床上准备睡个回笼觉,顺便等着沈归回来。

    上眼皮和下眼皮渐渐像是被胶水黏住了,浓浓的倦意袭了上来,迷蒙间,她扯过床上的薄被盖在肚子上。

    这是她的习惯,睡觉一定要有什么盖在肚子上,手指紧紧地攥着被脚。

    恐是寻求一种安全感。

    直到傍晚,沈归才回来,

    莳七一听到开门声就迎了上去,在沈归一脚踏进门的一瞬间,她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沈归有些惊讶,不过还是牢牢的接住了她。

    莳七紧紧地抱着他,小声道:“哥哥对不起,我想起来了,那串项链是我送的。”

    沈归低眸在她唇边亲了亲,含笑道:“真是个傻妹妹。”

    他也长舒了一口气,旋即又道:“不行,你竟然忘了你送过我的东西,该罚。”

    “罚什么?”莳七问道。

    沈归抱着她将她放在玄关的柜子上,眉眼含笑:“你说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就罚我独守空房好了。”莳七歪着头眨了眨眼睛,眼底满是狡黠之色。

    沈归被她气笑了,低头吻上她的唇,直将她吻得气喘吁吁,才道:“那是罚我。”说着,他一把将莳七打横抱起,大步往卧室走去,嗓音低沉道:“罚你今天不准喊停。”

    整个暑假过得很快,秦正越来越倚重沈归,沈归也越来越忙。

    莳七有时候待在他的公寓,有的时候便回纪家。

    倒不是她不想长期住在沈归的公寓,她也不想和纪家的人虚与委蛇,尽管现在纪家的人除了纪母,其他人都对她的态度都算得上是恶劣了,她还是坚持回纪家,因为,她记得,纪家有一件很重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些年,她也不间断的找过,但是纪家的防备很重。

    说起来,她也听佩服纪母的,她都直言不愿意换肾给纪母了,纪母竟然还能对她和颜悦色的,至少表面上都没有戳破最后一层窗户纸。

    直觉告诉她,纪母在憋着大招。

    很快暑假就结束了,沈归也回了学校,莳七升入高三,愈发的忙了。

    虽然在学习上,她不费什么劲,但是学校的作息时间卡得很紧,她感觉每天睡眠都严重不足。

    终于熬到了一个月可以休息两天的月假,她本可以一觉睡到自然醒,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她本不欲理会,随手按掉了电话,可是不出片刻,手机又响了起来,孜孜不倦的。

    莳七有些烦躁,抓起手机一看,顿时想骂人,这才早上六点!到底是谁啊!

    虽然各种腹诽,但到底还是起来了。

    拿过正在响铃的手机,接通了电话,竟然是教授。

    就是之前教她画画的那个中央美院的退休教授,他似乎很是兴奋,语气中满是遮掩不住的激动:“沈攸,你的画获奖了。”

    莳七虽然圣身体醒了,可是意识还没有清醒。

    她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:“什么画?”

    老教授只当她是高兴坏了,根本没以为她是没反应过来,遂笑道:“就是那副《蝴蝶》啊!”

    莳七甩了甩脑袋,片刻才反应过来老教授说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《蝴蝶》是她在沈自然死后创作的一幅画,画面主要以冷色调为主,一个长发略有些凌乱的女人,颓丧的坐在沙发上,目光漠然,没有一丝生机。

    她两指间夹着一支香烟,吞云吐雾,而在她的脚边是丢了一地的烟头。

    狭小阴冷的房间,一个颓丧的吸烟女人,整个画面极其压抑。

    尽管整幅画的主色调都是让人深感压抑的冷色调,可画面中竟还有一抹暖色,便是窗台边那个橘色的蝴蝶。

    蝴蝶栖于窗台边,它的旁边堆放着凌乱的杂物,像是给女人绝望的生命,唯一的一抹亮色。

    女人的目光落在窗台的那只蝴蝶上,似乎有了一丝生命。

    许是这些年她一直未曾中断过画画,所以感性成分多了些许,故而在沈自然死后,她有感而发,创作了这幅画。

    她从未和人讲述过这幅画诞生背后的故事。

    这幅画名叫《蝴蝶》,看似是因为蝴蝶,女人灰暗的生命多了些许的期待,可其实,重点不是蝴蝶。

    而是蝴蝶停落的那个窗台。

    窗台上堆满了杂物,蝴蝶脚下正是杂物顶上的那串黑色玻璃珠项链。

    老教授当时看到这幅画,激动不已,一定要莳七将画送去参赛。

    莳七本不想多事,可后来架不住老教授的游说,最终还是同意了,她全程没有过问此事,是老教授在忙,以她的名义参加了一个国际性的大赛。

    “我就说你很有天赋的!你现在获得了这个比赛的一等奖,足够作为你进入国内任何一家美院的敲门砖了。”老教授的声音里满是激动,“怎么样,要不要走这条路。”

    莳七轻咳了一声,正要开口,又听到老教授苦口婆心的说道:“你在绘画上的天赋很惊人,浪费实在可惜。”

    “要知道,你是杰奎因绘画比赛历届国内画家获得的一等奖里,年纪最小的一个。”老教授恨不得能立刻说动莳七。

    莳七一怔,杰奎因?

    那个比赛,她好像在哪里听过,脑海中飞快的过着,灵光一闪,纪子萧似乎曾经说过要参加杰奎因,但是最后因为某些原因耽搁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