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快穿之打脸计划 > 第三百零八章 论妹控的自我修养(三十八)
    老教授还在滔滔不绝的讲着,希望能打动莳七。

    莳七扶额,静静地听他说完,最后微笑道:“老师,我考虑考虑吧。”

    老教授一听这话,立刻答应了,叮嘱莳七一旦改变想法,马上打电话告诉他。

    杰奎因这个绘画比赛其实知道的人不多,是国内和美国合办的一个绘画比赛,这个奖项没什么可说道的,但是每届的一等奖,会有资格参与罗曼城双年展,这个荣誉就了不得了。

    国内喜欢办各种比赛,但是一般在国际上,有含金量的,都是艺术展,或是画展。

    所以,莳七的《蝴蝶》在杰奎因获得了一等奖,也就等于可以参加年底的罗曼城双年展了。

    国内的媒体总是喜欢对焦于国人在国际上获得的荣誉,所以,虽然莳七获得的这个奖,是比较小众的,可是很快就有媒体挖掘到了新闻素材。

    比如,莳七是历届获奖者中,年纪最小的。

    比如,她的那幅《蝴蝶》,将会参加罗曼城双年展。

    又比如,《蝴蝶》的作者,长得还很漂亮,又是某省排名第一的重点中学各大考试霸榜前三的学霸。

    再比如,她是十五岁的时候,才开始学习绘画的,三四年,天赋惊人。

    总的来讲,《蝴蝶》的作者沈攸,就是个活脱脱的“别人家的孩子”。

    莳七还不知道自己在网上已经红了,就像当年纪子萧获得的某个国内大奖,在网上被人成为丹青妹妹一样。

    只是近几年,纪子萧似乎伤仲永了,她这几年再也没有超越她之前获奖的那幅《大旱》的作品问世,渐渐地,丹青妹妹也就被网友抛在了脑后。

    在网络上走红的这件事,还是沈归打电话告诉她的。

    他满含笑意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:“我和我室友说网上那个挺火的小姑娘是我妹妹,他们还不信。”

    莳七撇了撇嘴:“只是妹妹?”

    沈归低低笑了两声,旋即道:“不止是妹妹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莳七不依不饶的问他。

    沈归抬眸打量了一下周围,见四下无人,这次低声缱绻道:“还是老婆。”

    莳七忍不住笑了,她对着手机轻声道:“老婆这个称呼都把我叫老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叫什么?”这回是沈归反问她了。

    莳七舔了舔唇,软声细语道:“还是妹妹。”

    她软软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,沈归知道她故意在撩拨他,登时就喉咙一紧,低声警告道:“回去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嘛,坐等哥哥收拾。”

    莳七获奖的消息,自然也传到了纪子萧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她看着手机上的消息,脸色骤然变得阴冷,她背对着纪母,纪母便没有注意到她的神色,只是开口道:“她戒备得很,入口的东西,都是一再提防,这样下去,怕是等到我死,都不一定能让她对药上瘾。”

    纪子萧将手机放回口袋里,淡淡道:“也不急这一时。”

    纪母立刻冷声道:“不急?我的病等不起了!”

    纪子萧心知自己方才的态度有些生硬,连忙上前握住纪母的手,柔声道:“我知道妈妈着急,可是这件事,不是着急就能有结果的。”

    纪母沉沉吐出一口气,每过一天,她的心绪便再无法像从前一样淡然。

    这几个月里,她试了无数个办法,不是强撑着病体,给沈攸亲自下厨做饭,就是替她端茶倒水,总之殷勤的很。

    也浪费了不少药品,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沈攸忽然就变得刁钻不好对付了。

    明明从前还是个怯生生的小姑娘,现在脸上永远笑眯眯的叫人看不透心思。

    结果愣是几个月下来,沈攸半点都没有沾上那药品。

    纪子萧却是心里有数的,怕是上次她给沈攸下药那件事,早已让她对入口的东西格外防备了。

    她也想过了,如果单从纪母那便下手,怕是不容易成功。

    再者,做得多了,反倒容易让沈攸怀疑。

    她比谁都清楚,沈攸这女人,阴坏阴坏的,别被反将一军就算好的了。

    不过,她已经想到了对付沈攸的办法,不止是身体上的,她要沈攸名声也彻底毁掉!

    就是之前于开成向她提过的那件事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纪子萧开口道:“妈妈,如果想早点制住沈攸,也不是没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纪母转眸去看她:“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纪子萧笑了笑:“这件事,还是妈妈和于先生单聊吧。”说着,她拿出手机,拨通了于开成的电话。

    她将手机递给纪母,然后走到沙发边坐下,拿起平板开始刷微博。

    微博这两天最火的话题便是“最美别人家的孩子”,说的就是沈攸。

    纪子萧冷笑一声,心中燃起浓浓的嫉妒。

    她自然知道沈攸那幅画上的女人是自己的亲妈沈自然,毕竟沈自然曾经来找过她,倒也没说什么,只是问了在纪家过得好不好。

    真是好笑,她在纪家怎么可能过得不好,过得不好的应该是跟着沈自然在贫民窟受苦的沈攸才是。

    她心中这样想着,自然也就毫不客气的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沈自然当时的脸色有些苍白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没想到沈攸竟然画了沈自然,还获奖了,这让她心中有种什么样的感觉呢?就是你曾经嘲讽唾弃的东西,忽然成了碾压你的存在。

    让她不爽。

    她抬了抬眸,纪母那边,电话早已接通了,于开成似乎说了什么,纪母的脸色不太好看。

    纪子萧复又低下双眸,五官被嫉恨之色弄得极近扭曲,凭什么这些好事全让沈攸占了?说起来,沈自然还是她的亲妈呢!沈攸算什么东西!

    要是她就好了!

    要是她获得的这个奖就好了,她这些年已经江郎才尽了,自从《大旱》之后,她再也没有拿得出让人惊艳的作品了。

    纪家因为纪母的病,忙上忙下的。

    很快就要艺考了,她要是想去中央美院,单靠考试未必就能争得过全国这么多考生,她自己心里很清楚。

    所以,如果获得杰奎因这个奖的人是她,能去参加罗曼城双年展的人是她就好了,有这个加分,上中央美院稳稳地。

    可是偏偏是那个沈攸!

    纪子萧将平板往沙发上一放,冷眼看着正在打电话的纪母,纪母的脸色特别难看,似乎和于开成谈的不太愉快。

    纪子萧眸光落在平板上那条关于沈攸获奖的新闻上,眼底忽然略过一丝狠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