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快穿之打脸计划 > 第三百零九章 论妹控的自我修养(三十九)
    年三十的时候,莳七是在纪家过的,纪母从医院回了家,只是回来过个年,呆不了几天,还是要去回去医院的。

    莳七窝在沙发里,静静的看着电视里的春节晚会。

    餐桌那边是纪家一家人言笑晏晏的声音,纪明舒和纪子萧的眉来眼去早已被莳七看在眼里,纪母纪父的兴致虽然不错,可总归是有点心事。

    紧握在手里的手机骤然震动了一下,莳七几乎在下一秒就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是沈归打来的。

    “哥哥。”

    沈归那略带笑意的声音传来:“吃饭了吗?”

    莳七扫了一眼餐桌那边:“吃过了。”近来也是奇怪,纪母几乎不再执着于给她端茶倒水了。

    她不傻,纪母现在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了,可之前还坚持亲自下厨给莳七做饭,这怎能叫她不心生防备?

    不得已在这里吃的年夜饭,她也是吃了没几口。

    而且只吃纪家人吃过的,就连纪子萧帮她倒的那杯果汁,她也是一滴未沾,不过纪子萧只是似笑非笑的凝着她,像是在嘲讽她的垂死挣扎。

    “明早我去接你。”

    莳七笑了笑:“好啊,正好给秦叔叔拜个年。”

    沈归听见她的称呼,含笑道:“真想让你早点改口。”

    莳七抱过沙发上的抱枕,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,懒洋洋道:“哥哥的爸爸不就是我的爸爸吗?”

    “说的好像你明天就会这样喊似的。”沈归早已看出了她就是嘴勤快,而且是只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莳七哑然,确实是被他说中了,她也就是说说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餐桌那边忽然传来一声惊呼,莳七循声望去,便瞧见纪母一头栽倒在桌上,纪父吓了个半死,连忙拨通了120。

    外头飘着小雪,夜空中盛放着璀璨的烟火,本是阖家团圆之际,纪家却是手忙脚乱,乱成一团。

    纪父陪着纪母上了救护车,纪明舒本来也想跟着,却被纪父拦住了,转而点名让纪子萧陪同。

    纪子萧一愣,不过到底还是上了车。

    纪明舒却是不明白了,但也没有质疑什么。

    莳七手执手机,静静的站在客厅的落地窗前,看着纪明舒回来,忍不住嗤笑一声。

    她觉得,沈攸的记忆,再加上自己这几年和纪母的相处,她也算是了解纪母了。

    若说纪母真的宠爱纪子萧吧,可事实上也并非如此,纪子萧在她眼里更像一个她精心培养出来的作品,当她知道纪子萧的亲妈是沈自然的时候,这个作品或多或少的就染上了污点。

    她也曾经观察过,有一阵子,纪母对纪子萧的态度冷淡的很。

    她想,应当是纪明舒和纪子萧之间那区别于兄妹的男女之情,被纪母发现了吧。

    纪明舒是纪母的命根子,她怎么可能容忍这个已经染上了污点的残次品,去染指她的儿子呢。

    也正因如此,纪母和纪父很多腌臜的谋算,都没有向纪明舒透露半点。

    比如,现在纪父带上纪子萧去医院,而不是纪明舒,很大程度上,他们已经开始谋划什么了,而纪明舒则是被隐瞒的那个。

    不过这样也好,反倒是给她提供了便利。

    莳七抬眸打量着纪明舒因吃饭的时候喝了酒而染上绯红的脸颊,不由嗤笑一声。

    纪明舒头晕目眩,正想开口讽刺她几句,便看见她理也不理的上了楼。

    纪明舒也不想追究了,他有些醉了,只想睡一觉。

    凌晨两点,莳七影悄无声息的溜进了别墅的主卧,外头还是烟火盛放的声音,一定程度让她难以听清门外的动静。

    那便只能快了。

    这几年无数次的探进主卧,她早已知道了主卧的衣帽间里,藏着一个保险柜。

    纪母的心思很重,那保险箱藏在了她一大推皮草后面,皮草动不得,否则会发出警报声,然后自动报警。

    不过幸好的是,纪母自作聪明的将保险柜放在了衣帽间里,衣帽间惯常是用来换衣服的,所以并未安装监控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莳七压低了声音对着手机道。

    沈归噼里啪啦的敲着键盘,全神贯注,“快了。”

    莳七屏息凝神的等待着,过了约莫五分钟的时间,沈归道:“好了,不过只能屏蔽五分钟,你要快点。”

    沈归在大学的专业是计算机,是有原因的,他很明白自己是要继承秦正的产业的,而未来又是个信息时代,如果能随时黑进别人内部的网络,对他来讲不仅仅是助力,更是一张王牌。

    他方才将纪家的这个警报系统黑掉了,但是时间太长容易引起怀疑,所以他设定了五分钟。

    莳七笑了笑:“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保险柜密码?”沈归忍不住问她。

    莳七骄矜的一扬下巴:“当然了,好歹在这里潜伏这么久了。”

    沈归看不见她的神色,但他能猜到,她现在一定扬着下巴得意洋洋的,像只骄矜的猫。

    一切都很顺利,她打开了保险柜,纪父和纪母的防备很重,有些东西根本不敢存有电子版,就是怕有沈归这样的黑客。

    所以,莳七窃取了纪家放在保险柜里所有的阴私,逐一拍照留存证据。

    当她的目光扫到最后一个文件时,不禁蹙了蹙眉。

    “还有三十秒。”沈归开口提醒她。

    莳七飞快的将文件拍照后放回保险柜,悬悬的还差五秒。

    翌日一早,沈归便开车来接莳七了。

    莳七将昨夜拿到的最后一份文件,作为新年贺礼,献给了秦正。

    秦正的脸色很不好看,旋即,他抬头看着莳七,敛去眼底的暴戾,和颜悦色道:“我秦正欠你一个人情。”

    莳七挑了挑眉:“我只是帮哥哥而已。”

    秦正看向莳七的眼神愈发的善意,他哈哈大笑:“好!”她这个儿媳妇,他认下了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岑安低声道:“二爷来了。”

    秦正将手里的东西交给岑安,然后道:“请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莳七也转身离开,迎面遇见一个斯斯文文的男人,四十来岁的样子,眉清目朗,看上去倒像是个大学老师。

    沈归拉着莳七的手,对男人点了点头:“二叔。”

    于开成眉宇间满是温和的笑意:“这位是?”

    “我女朋友。”沈归答道,却不动声色的将莳七往身后挡了挡。

    莳七微微一笑:“二叔好。”

    于开成狭长的双眼眯了眯,笑道: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他的目光让莳七感到有些不舒服,像是在窥视猎物一般,充满着试探与兴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