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快穿之打脸计划 > 第三百一十二章 论妹控的自我修养(四十二)
    现在很明显的就是,网上皆是一边倒的声讨,其中就有数不胜数的水军和通稿。

    摇摆不定的网友,则很容易就被舆论左右,而那些对此事心存质疑的人,在水军和通告面前,就显得格外的人微言轻,所以大部分人都会选择沉默。

    莳七单手轻拖着下巴,双眸微眯。

    她手中不乏可以让纪子萧身败名裂的证据,比如那幅画作的灵魂和背后的故事,再比如沈自然送她的黑色玻璃珠项链,又比如,那些她早已备份好的照片和视频。

    只是,蛇打七寸,且先让她蹦跶,等到舆论真的起来的时候,才是恰到好处的时机。

    这次纪子萧是真的让她感到恶心,她要她永远蹦跶不起来!

    沈归也从a市赶了回来,莳七嘴上说着不用,可心里却是十分高兴的。

    就在她去机场接机回去的途中,纪子萧的微博又发了一条微博,大抵意思就是沈攸盗窃她的那幅画作,无论是否得了杰奎因奖项,还是可以去参加罗曼城双年展,她都不在乎,但那幅画对她来讲有特殊的意义,所以她这次必须捍卫到底。

    莳七在网上也有微博,之前红的时候被扒出来过,那时的粉丝就已经二十几万了,短短半天内,她的粉丝数已经成功的破了百万。

    莳七倒是被纪子萧这种厚颜无耻的样子给气笑了。

    回到公寓,一进门,沈归就把电脑拿出来捣鼓,莳七知道他指不定是黑哪里去了,也就没打扰他。

    “你看这个。”沈归拍了拍莳七的腿。

    莳七原本是懒洋洋的赖在他的身边,阳光洒满了客厅,正舒服呢。

    她坐直了身体去看他的电脑屏幕,只见电脑上是一幅画,画着农村的灶台,一个农妇正在忙着做饭,眉眼间喜笑颜开,典型的现实主义画作,笔触间的勾勒、色彩和光影的运用手法让莳七感到很熟悉。

    “有些眼熟。”莳七静心想了想,忽然心中一震,抬眸看着沈归,“纪子萧之前得奖的那幅作品!”

    沈归含笑点了点头:“和《大旱》应该出自同一个人之手。”

    莳七一怔,旋即扬唇轻笑一声:“我就说她一个养尊处优的大小姐,怎么会画出那样一幅画,我还当她是……”讲到这里,莳七忽然便停住了。

    她还以为纪子萧是抄袭的原来的那个世界,毕竟纪子萧是穿越女。

    可是这话不能讲。

    沈归听她忽然便不说话了,忍不住疑惑道:“当她是什么?”

    莳七笑了笑:“当她是开窍了呗。”

    沈归低头亲了亲她,然后继续去忙了。

    他很快便找到了《大旱》的真正作者孟益奇,当年他不过是个正在上大学的穷学生,来自山村,父母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,指着老天爷吃饭。那年恰逢大旱,而这个时候,他的母亲又得了病,需要开刀,家里实在拿不出钱,他便想着去做枪手。

    纪子萧匿名在网上找了好些个人,让他们画一幅画出来,如果被她选中了,可以拿到十万块钱,如果没被选中,就只能拿到两千块钱。

    孟益奇想要那十万块钱,咬咬牙便去了,但是他满脑子都想不出来画什么。

    最后临了快交画的时候,他忽然灵光一现,连夜创作了《大旱》,其实当他最后一笔完成的时候,他就很清楚的知道,自己这幅画会得奖,可是他等不起了,他急需那十万块钱。

    不过,当沈归和莳七找到他的时候,他并不同意去指证纪子萧当年获奖的那幅画其实是他的。

    因为他确确实实拿了她的十万块钱,这幅画就等于将版权卖给了她,他不再多做干涉。

    莳七有些目瞪口呆,和沈归回去的时候,连声说这个孟益奇迂腐!

    沈归笑着捏了捏她的脸:“没关系,不用孟益奇出面也行。”

    莳七想了想确实如此。

    沈归回到家,便黑进了纪子萧的银行账户,纪家对两个孩子的零用钱一向大方,十万块钱也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网络上声讨莳七的人越来越多,莳七瞅着网上沸反盈天的评论。

    到底还是觉得欠些火候,一个手贱,便帮着纪子萧又买了一波水军。

    一般来讲,一个网络事件,热度只能持续一段时间,网友声讨莳七的时候,莳七没有做出任何回应,这个时候便有些单方面一个人玩儿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网友也觉得没什么意思了。

    盛极必衰,莳七掐的就是那个舆论热度最高点。

    就在纪子萧发布了一个微博视频,哭诉自己十分怀念已经去世的妈妈时,网友再次沸腾了。

    正义之士恨不得将莳七绑过来替天行道。

    而就在此时,一直被网友称为缩头乌龟的沈攸,终于发了事件发生以来的第一条微博。

    “没有diss纪小姐的意思,请问你知道你所缅怀的亲妈是怎么死的吗?请问你知道那幅画背后的故事吗?你能阐述一下《蝴蝶》的创作思路吗?或许,我们再说的明白一点,《大旱》那幅作品里的主人公,你知道名字吗?”

    隔了一分钟,沈攸的微博再次转发了这条微博,只有四个字“坐等指教”,并艾特了丹青妹妹。

    她这条微博算是一波惊起千层浪了,其中不仅仅提到了《蝴蝶》,还提到了《大旱》。

    网友们不禁纷纷猜测了起来,场面一度很是热闹。

    纪子萧咬牙切齿的看着莳七艾特她的那条微博,气得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可当她静下心来的时候,却又一阵心惊,沈攸是怎么知道《大旱》那件事的?

    网友们等着纪子萧解释呢,可丹青妹妹的微博如水一般平静,一个水花也没有溅起来。

    莳七适时的买了波水军引导舆论,这时网上的风向开始变得模棱两可了。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等得不耐烦的时候,纪子萧发微博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在公众面前谈论过多和我死去母亲有关的事情,之所以创作《蝴蝶》,是因为缅怀母亲,《蝴蝶》这个作品的中心,顾名思义,就是那只蝴蝶,因为那只蝴蝶是我儿时曾送给母亲的,至于《大旱》完全是我想象出来的人物形象,不太明白你想表达什么。”

    只在五分钟后,沈攸便又发了一条微博。

    “《蝴蝶》的灵魂在于蝴蝶栖息的那串项链,说是什么蝴蝶也是十分可笑了,你妄图侵占我的成果时,却连画作背后的故事都没有弄清。对了你可能不知道吧,我这个人有个小爱好,喜欢将自己名字的缩写藏在画作里,你猜猜,《蝴蝶》里的sy,藏在了哪里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