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快穿之打脸计划 > 第三百一十四章 论妹控的自我修养(四十四)
    莳七早已经不回纪家了,长期住在沈归的公寓里,秦正也是默认了她这个儿媳妇。

    秦正越来越欣赏这个儿媳了,更何况她还是沈自然亲手带大的,多少让他有点感触,沈自然这辈子那么苦,教出的一儿一女都那么优秀。

    害了沈自然一辈子的那个人渣谢经义,他也没有手软。

    剁吧剁吧搅碎了喂了狗,一点渣子都没留下。

    莳七高考结束后,沈归带着她回了趟秦家,陪着秦正吃了顿饭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秦正忽然开口:“你二叔过几天要请我们吃饭。”他顿了顿,又对沈归道:“攸攸也去,你二叔说你交女朋友后,都没好好介绍给他认识。”

    莳七和沈归对视了一眼,心中暗道,来了。

    秦正慢条斯理的切着牛排,沈归低声对他说:“都已经布置好了。”

    秦正笑了笑,眉宇间溢出一丝阴狠:“那也不能掉以轻心。”

    沈归微微颔首,秦正用餐巾擦了擦嘴,缓缓道:“我去和李局打声招呼,你们慢慢吃。”

    于开成请吃饭的地方,正是秦家名下的一个酒店,富丽堂皇的。莳七身穿黑色的晚礼服,挽着沈归的手走了进去,于开成笑眯眯的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毫不客气的将莳七从头到脚打量了个遍,像一只伺机而动的狼,而莳七则是他爪下的猎物。

    沈归眸底闪过一丝阴冷,莳七不动声色的按了按他的手。

    三人落座后不久,秦正便拄着拐杖过来了。

    于开成连忙起身过去搀着他,关切道:“岑安那小子呢?大哥腿脚不好,他也不知道过来扶着点大哥,这要是万一出点什么事……”

    秦正眯了眯双眼,笑呵呵道:“他有点事,我就没让他跟着。”顿了顿,他又哈哈大笑几声:“再说了,都是自家酒店,能出什么事?”

    他最后一句话说的很是意味深长。但是于开成却没听出来,许是已经沉浸在即将上位的兴奋里了吧。

    推杯换盏之际,于开成懒懒的倚在椅背上,抬手松了松领带。“大哥,你说我十六岁就跟着你混,咱们从小混混到现在整个h市最大的黑势力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于开成转脸看向沈归,倒像是推心置腹一般:“侄儿啊!二叔得跟你说句心里话,之前要不是你爸,我早死了,烂了臭了都没人管,我心里是真敬重大哥。”

    沈归点了点头,没有说话。“你能记得这些,我也没想到。”

    秦正脸上带着笑,可眼底却有几分说不清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大哥对我恩重如山,这些事哪能忘?不能忘啊!”于开成摇着头,有几分微醺,“但是,大哥你说说看,这些年我帮着你打天下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!他们都说我不如你,我也认了,可是你偏偏找了这么个小崽子回来,你这是要把我往绝路上推啊!”

    秦正冷笑一声,他早就看出了于开成有了反意,才会扶持沈归的。

    结果到了于开成嘴里,竟然成了他不仁不义在先了。

    “二叔弄岔了,父亲从来没有要鸟尽弓藏的意思。”沈归面无表情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侄儿啊,这时候再说漂亮话就没什么意思了。”于开成晃了晃手里的红酒杯。

    秦正眯了眯双眼,眼底有几分危险之意,“怎么,你还想反了不成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大哥说笑了,我可没有反的意思,我刚刚也说了,大哥对我恩重如山,就是有句话怎么说来着,能者居之,大哥,你身体不行了,有些事情,就不要操心了,好好养好身体,等侄儿和侄儿媳妇结了婚,你帮他们带带孙子。打打杀杀的,已经不适合你了,侄儿媳妇儿,你说是吧?”于开成似笑非笑的看着秦正,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,猛地掉过头去看莳七。

    秦正脸上没有一丝表情,平静道:“含饴弄孙的事情,就不用你操心了。”

    于开成笑眯眯的给秦正倒了杯酒:“大哥,你放心,我承袭了你的位子,做的也绝不会比你差。”

    莳七轻笑一声,唇角噙着一丝讥讽。

    于开成看了她一眼,也笑了,缓缓站起身,走到莳七身后,双手搭在她的肩上,俯身靠在她的耳边轻声道:“侄儿媳妇儿,你不如就跟了我吧,有人要买你的一颗肾,只要你点头,我就保下你。”

    沈归目光阴沉的盯着他,莳七抬眸朝他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“二叔,看来今天是要挣个你死我活了?”

    于开成朗声大笑:“秦正,你手底下的人还有几个死心塌地的跟着你的?实话告诉你们,酒里被我下了东西,外头都是我的人,不管你今天答应还是不答应,都由不得你了。”

    言罢,他的手指轻轻摩挲着莳七裸露的肩膀,笑道:“想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莳七一巴掌拍开他的手,嗤笑道:“我自认比不过纪家的分量,你同纪家合作的那一刻开始,就一定会要我的肾,现在说的那么好听做什么?”

    于开成眼底略过一丝欣赏:“你这样讲,我还真有点舍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他转过身,慢条斯理的拍了拍手。

    须臾,缓缓走进来一个红色衣裙的女人,莳七定睛一看,竟是纪子萧。

    纪子萧目光恨恨的盯着莳七冷笑:“你也有今天。”

    于开成神色有些不耐烦,他一把薅过纪子萧的头发:“叫你来是让你放屁的?”

    纪子萧白了脸,连忙认错:“我错了,二爷。”

    于开成却很是不满意,狠狠一辈子抽了上去:“妈的,还叫我二爷!”

    “于爷,东西带来了。”纪子萧的唇角立刻流淌下一抹殷红,脸颊高高肿起,却不敢分辨半句。

    于开成大掌一挥:“给他们灌下去。”

    纪子萧低头道:“是。”她将手里的那袋白色的粉末挨个倒入秦正和沈归面前的酒杯里,冷声道:“请吧。”

    秦正和沈归看着面前的酒杯,没有动作。

    于开成见两人不动,遂笑道:“喝光酒杯里的东西,我还能留你们一命,以后你们上了瘾,我也无偿供应你们这些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话,两人还是不动,于开成神色间便有些不耐:“让人进来给他们灌下去!”

    纪子萧刚要出去,忽然听秦正嗤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这里可没你的人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