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快穿之打脸计划 > 第三百二十二章 星际来了只猫祖宗(七)
    “崽儿啊,你说叫你什么名字好?”莳七蹲在桌子上,居高临下的望着地上一片的狼藉,和那只奋力扒拉着桌腿的小白狗。

    小白狗想要和莳七玩,可莳七做的太高了,它根本上不去。

    只能用小爪子扒拉着桌腿,尾巴欢快的摇着,眼巴巴的望着高处的莳七。

    “你说你那么能吃,谁养的起你,干脆叫富贵吧,就叫赵富贵!”莳七得意洋洋的开口。

    既然她叫赵得意这么土鳖的名字,怎么说也要拉个垫背的。

    小白狗哈哧哈哧张着嘴,像是高兴地不得了,可是下一秒,它就自顾自追尾巴玩去了,根本不理莳七。

    赵誉是被安格斯送回来的,他脸色惨白,右手捂着心口,额上冷汗涔涔,薄唇被他咬得出了血。

    莳七吓了一跳,飞快的从书柜上跳了下来,亦步亦趋的跟着赵誉。

    安格斯将赵誉扶上床,才道:“撑不住还是喊比利博士来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赵誉疲惫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莳七围在床边,喵喵直叫,赵誉唇角溢出一丝笑意,他抬起手摸了摸莳七的猫脑袋,轻声道: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究竟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赵誉不过是出去一趟,怎么半死不活的回来了?

    安格斯将赵誉安置好,看见站在赵誉胸口上的莳七,立刻吓了一跳,伸手将莳七抱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能站在那里。”他将莳七放在床上,又对赵誉道,“比利博士研究了这病这么些年了,怎么一点发现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莳七头一回看见安格斯的脸上露出忧虑的神色。

    赵誉摆了摆手,指尖有一搭没一搭的轻抚着莳七背上的毛。

    莳七忽然想到赵富贵还在楼下疯呢,顿时浑身一僵。

    她立刻站了起来,转身就往楼下跑。

    赵誉见猫刚刚还好像挺担心他的,忽然就溜走了,眸光微暗。

    果然,莳七一到楼下,就看到赵富贵几乎快翻天了,它将桌上的桌布都拖拽了下来,摇头晃脑疯狂的撕咬着,嗓子眼里还不住发出呜呜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赵富贵!”莳七厉斥一声。

    赵富贵一愣,送掉嘴里的桌布,欢天喜地的跑了过来,围着莳七转圈。

    莳七没好气的刀了它一爪子:“你简直不知道天高地厚!”

    赵富贵可听不懂她的话,哈哧哈哧的想要和莳七玩,它还叼起地上的一块饼干放在莳七面前,她心中有些感动,但还是嫌弃的推开了。

    莳七那条毛茸茸的长尾巴立刻吸引了它的注意,赵富贵上蹿下跳的想要咬那条尾巴。

    莳七便顺势往前走,赵富贵就亦步亦趋的跟着她。

    一猫一狗走到一个客房,莳七带着赵富贵走了进去,她又叼来小碗,和一袋猫粮。

    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,用爪子拍了拍赵富贵的头:“你先在这里躲会儿,我等等就回来。”说完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她费老大劲才把门带上,然后正准备去找赵誉,走到半路停住了。

    她转身又回到客厅,叼起刚刚赵富贵叼给她的那块饼干,步履轻盈的去找赵誉了。

    赵誉正在和安格斯商量着事,一眼就瞥见了那抹雪白走了进来,他眉眼间顿时漾起一丝笑意,对莳七招了招手:“赵得意,过来。”

    安格斯记下他交代的所有事情,便起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莳七跳上床,嘴里叼着那块饼干,轻轻放在赵誉面前。

    赵誉心底顿时一阵动容,原来刚才跑出去是给他叼饼干去了。

    他抬手将莳七抱在怀里,然后拿起那块饼干放在莳七嘴边:“你吃吧。”

    莳七皱着一张猫脸,满脸嫌弃的推向他。

    赵誉以为她是舍不得吃,让给自己吃,心底顿时又是一阵动容。

    虽然饼干上沾有猫的口水,但好歹是赵得意的心意,就这样拒绝好像不太好。

    想了想,赵誉还是捻着那块饼干放进了嘴里,莳七眼底的自得顿时又浓郁了几分。

    沾着赵富贵口水的饼干一定很好吃吧!

    哼!叫他非要喊她赵得意!

    赵誉坐了一会儿就睡了,就连在睡梦中,他的眉心都是紧蹙着的,莳七抬起肉垫轻轻捂在他紧锁的眉心上,心底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像赵誉这种精神力双s级、体质s级的变态,究竟是什么病能让他这样痛苦呢?

    听安格斯的意思,这种病已经研究好多年了,但是一直没找到治疗的办法?

    她就这样一直守在赵誉身边,约莫着过了两个小时,安格斯从外头回来了,他一进房间,看见已经睡着了的赵誉,不由愣了愣。

    等赵誉醒来后,安格斯用个人终端将一份文件直接发给了赵誉。

    赵誉一觉睡醒,感觉心口的疼痛似乎没那么疼了。

    安格斯将他从慕清许开的餐厅买了一些餐点回来,赵誉抱着莳七下了床。

    两人一下楼,就看到客厅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其实两人刚才都看见过,但是因为形色匆匆,看在眼里,却没往心里去。

    现在再一看,客厅就像遭了贼一样。

    赵誉立刻就明白是谁干的了,他拎着莳七的后颈,将她提在他眼面前,冷声道:“赵得意,你又翻天了!”

    莳七立刻大喊冤枉,那明明是赵富贵干的!和她有什么关系!

    不要一看到狼藉,就以为是她干的好不好!

    赵誉手里的猫不停的挣扎着,喵喵直叫,像是在奋力辩解一般,他眼底不由蕴出一丝笑意,可脸上还是板着。

    “不要狡辩!你有前科!”

    莳七一听,顿时就偃旗息鼓了。

    早知道她就不把慕清许那盒甜点拍翻了,现在成了她前科了!真是好气哦!

    安格斯连忙动手开始收拾赵富贵弄出的狼藉,赵誉则坐在餐桌边吃饭。

    平时他要是病犯了,慕清许餐厅里的热粥,总能让他感觉好一些。

    所以安格斯才会安顿他之后,便立刻动身去买粥。

    然而今天,他一觉醒来,心口的疼痛就缓解了太多了,现在吃粥,好像也就吃个味道,没有什么其他的作用了。

    “安格斯,今天你给我吃的是什么药?我觉得睡了一觉后,痛感明显缓解了很多。”

    正在打扫的安格斯一愣,旋即回答:“就是往常您备着的盘罗利安啊。”

    盘罗利安是比利博士研究出来的能暂时缓解他疼痛的药物,以前服用,绝对没有这么快起作用,也没有这么有效!

    往常他犯病,总要在疼上好几天。而且痛感是越来越重,一直达到他承受不住的顶峰,昏死过去,再次醒来时,一次的病发才算过去。

    这次究竟是怎么回事?难道是星主的原因?

    想到这里,赵誉的目光扫向了正在和假老鼠玩得不亦乐乎的赵得意,忍不住叹了口气,这样的星主,真能指望它打败虫族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