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快穿之打脸计划 > 第三百二十四章 星际来了只猫祖宗(九)
    接通了视讯,赵誉就看见笑得温和的慕清许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他眉目间带着三分疏离,声音淡漠。

    慕清许脸上的笑容微滞,旋即缓缓道:“听说你病了,所以我特意做了点东西送来。”

    赵誉眯了眯双眸,眼底溢出一丝寒光:“谁说我病了?”

    慕清许一怔,咬了咬唇低眸道:“我见安格斯中校来店里买东西,所以多嘴问了一句。”

    赵誉修长的手指轻轻**着莳七背上的毛,心底一沉,安格斯绝对不会将他得病的消息透露出去的,这是军部的最高机密,关系着人心动荡与否。

    “进来坐会儿吧。”赵誉声音淡淡的。

    慕清许眼底顿时略过一丝惊喜,她本已经做好了赵誉不会开门的准备,毕竟赵誉是块冰,她暂时还没有捂热。

    莳七一听赵誉竟然把慕清许放了进来,忍不住抬起爪子就刀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赵誉眼底含着笑意,伸出手紧紧的攥着莳七的小爪子:“真是反了你了。”

    只听嗷呜一声,莳七咬住了赵誉的手指,但并未用劲,只是将他的手指裹在嘴里,用牙齿轻轻地咬噬着。

    指尖上传来温热的触感,痒痒的,赵誉也就任她咬了。

    慕清许提着一个饭盒走了进来,就看见赵誉正抱着一只雪白的猫坐在沙发上,她顿时一阵无言。

    整个客厅,除了沙发那一隅,几乎没有可以落脚之地。

    触目之处,一片狼藉,就像……被狗啃过了一样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不由抬眸看向赵誉怀里的那只猫,心底忍不住惊讶,这只猫的战斗力怎么跟狗似的?

    赵誉坐在沙发上,有一搭没一搭的摸着怀里的猫:“坐吧。”

    坐……坐那里……

    慕清许忍不住扯了扯僵硬的嘴角,除了沙发那里,她还能坐哪里?

    那只猫还对着她龇牙咧嘴的,像是随时都要扑上来挠她一样,偏偏赵誉还笑眯眯的道:“赵得意有些怕生,你不要介意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会。”

    她踩着十厘米的细高跟,小心翼翼的在客厅里挪动着,好容易将带来的东西放在了桌上。

    赵誉脸上带着客气的微笑:“真是让你看笑话了,赵得意太皮了,我又有些不舒服,所以还没来得及收拾。”

    话都递到嘴边了,慕清许唇角漾起一丝温柔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少将不介意的话,我帮您收拾吧。”

    赵誉面露犹豫:“这怎么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慕清许连忙道:“没关系的,你身体不舒服,我顺手就帮你收拾一下。”她是客人,还踩着十厘米的细高跟,他应该不至于这么不怜香惜玉吧!

    更何况她只是客气客气,在他面前装装样子,刷刷好感度罢了。

    莳七没有预料到剧情的发展,躲在赵誉怀里浑身不停的颤抖。

    她快笑死了!

    赵誉真是腹黑!自己不想收拾,就让慕清许帮他收拾。看他刚刚严肃的样子,她还以为哪里不对呢!

    赵誉感觉到了怀里的猫一颤一颤的,他知道这只猫和旁的猫不同,它能听懂人话,可对于猫会这样忍俊不禁,他还是多多少少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他用指尖轻轻戳了戳猫的小屁股,旋即对慕清许笑了笑:“那就麻烦慕小姐了。”

    慕清许愣住了,怎么和想象的不一样?

    赵誉指了指厨房,微笑道:“那里也麻烦慕小姐了。”说完,他抱着猫转身上了楼。

    慕清许一个人看着狼藉的客厅,顿时觉得自己仿佛喝了一口冰水,牙酸。

    赵誉回到卧室,便开始用终端处理事情。

    莳七觉得无聊,便想着去看看赵富贵。

    她一路小跑下了楼,看见慕清许还在客厅忙碌着,踩着恨天高忙来忙去,滋味怕是不好受。

    她嘲笑的咧了咧嘴,恰好被慕清许看见了。

    慕清许蹙了蹙眉,那只猫,她总觉得哪里不对。

    莳七进了客房,却意外的没有看见赵富贵翻天,她心头一颤,立刻喊道:“赵富贵!”

    床底下传来一声哼唧,莳七立刻钻床底下一看,只见赵富贵正趴在地上,半死不活的样子,眼里弥漫着水雾,嘴里直哼唧,委屈巴巴的。

    莳七顿时心疼的不得了,立刻用嘴将它从床底叼出来,准备驮着它去找赵誉。

    赵富贵又重了!

    莳七以前都能叼着它跑,现在光是叼着它后颈,就觉得嘴酸的不得了,她只能驮着它往外走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客厅传来一声尖叫。

    莳七被吓了一跳,脚下被绊了一下,一猫一狗立刻栽了出去。

    赵富贵从莳七的背上被摔了出去,正好撞在衣柜上,立刻干呕起来,嗓子眼里不住的发出“咔咔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莳七摇摇晃晃从地上站了起来,才发现刚刚把她扳到的是一只笔。

    她眼底顿时蕴出几分薄怒,可罪魁祸首现在也半死不活的,她反而没了兴师问罪的心思了,满腔都是担心。

    她听见赵誉似乎下楼了,慕清许连声的尖叫显然让他装不了死,只能下楼来看看。

    赵誉一下楼,就看见慕清许正站在那里,手上黑乎乎的,也不知道沾了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慕清许脸色涨得通红,连忙用纸巾擦着手,然后冲到卫生间洗手。

    赵誉扫了一眼地上,就看见一团纸巾下面,是一团黑乎乎的……屎,他险些没笑出声,但是笑完了就想找罪魁祸首算账!

    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!

    竟然敢在他的客厅拉屎!实在是不能忍了!

    慕清许好容易才将手洗干净了出来,赵誉也不好再让她收拾了,虽然慕清许摸到了屎,他觉得很好笑,但他同样要和赵得意算账!

    所以慕清许辞行的时候,赵誉也表示很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莳七可不知道外头发生了什么,她的一颗心全扑在了赵富贵的身上。

    赵富贵一直在干呕,像是要吐出什么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就听到“哇”的一声,赵富贵终于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莳七嫌恶的避开了,不过赵富贵倒是没有吐出什么呕吐物,吐出来的只有一个圆圆的东西,上头有个小孔,还闪烁着红光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莳七用爪子拨了拨,看来赵富贵就是吃了这玩意儿卡在了嗓子眼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莳七气得一爪子拍在赵富贵头上:“叫你瞎吃东西!”

    赵富贵委委屈屈的缩了缩身子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外头传来赵誉的一声冷斥:“赵得意,你给我出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