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快穿之打脸计划 > 第三百三十二章 星际来了只猫祖宗(十七)
    没有想象中的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,也没有温馨的久别重逢,只有两个字,“胖了。”

    莳七尾巴上的毛毛猛地炸了起来,一巴掌拍到赵誉的脸上,对着他龇了龇牙。

    他才胖了!他全家都胖了!

    她在他的怀里奋力的挣扎着,软乎乎的猫身扭来扭去的,不给抱了!铲屎的居然敢说她胖了!她能忍小鱼干也不能忍!

    赵誉眉眼含笑的钳制着怀里的猫,低头在她猫脑袋上亲了一口,低声道:“不准动,让我好好抱抱!”

    哼!别以为这样出卖美色,她就会买账!

    口嫌体正直的莳七到底还是乖乖的安静了下来,任由赵誉修长的手指轻抚着她背上的毛毛。

    算了,暂时不跟铲屎的计较好了!啊,她可真是个宠奴才的好主子啊!

    雷浦看着台阶下面腻腻歪歪的一人一猫,嘴角忍不住抽了抽。

    不成体统!

    他以拳抵唇轻咳了一声,赵誉这才注意到站在台阶上的雷浦,连忙行了个军礼,可还是舍不得将怀中的猫放下。

    真是没出息,雷浦又一次在心里腹诽道。

    也不知为何,他居然有点心疼自己,这蠢猫在他家骗吃骗喝那么长时间,他还要附带着和蠢猫斗智斗勇,蠢猫都没有让他这样抱过。

    没良心!

    赵誉在雷浦酸溜溜的眼光中,挺着坚硬的脊梁,佯装没听懂雷浦要将赵得意留下过两天的意思,强行带走了赵得意。

    坐在车里,赵誉忍不住低笑一声,老爷子脾气忒倔,明明自己舍不得赵得意,还暗戳戳的说什么,他才回来,猫又闹人,还是先在雷家放两天吧。

    舍不得就舍不得嘛,还好面子,他就当听不懂。

    他也很想赵得意了啊!

    “赵得意,你想我吗?”赵誉的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拨弄着莳七肚子上的毛毛。

    莳七被他挠的很舒服,干脆躺下来翻过身,四仰八叉的露出毛肚皮,任由赵誉挠自己的小肚子。

    赵誉一双狭长的眼眸里盛满了笑意:“你还挺会享受。”

    莳七从嗓子眼里发出表示舒服的哼唧声,双眼微眯,一股倦意渐渐袭上心头。

    “这么长时间没见,你瞧我都瘦了,你倒好,在元帅家里好吃好喝的,还养胖了!”赵誉低了低头,用鼻子顶了顶她的肚子,声音里竟然还带了些委屈。

    不提这茬还好,一提这个,莳七就要跟他翻脸了!

    她光一般速度从他膝上蹿了起来,用爪子左右开弓,飞快的刀了他的俊脸。

    臭铲屎的!

    第一,她没有胖!第二,雷浦那老头子家的才没有好吃好喝的!

    赵誉被她软软的小爪子刀的很舒服,忍不住捉住了她,将脸埋在她毛茸茸的胸口。

    莳七脸颊一热,这……这铲屎的,真是贱嗖嗖的!

    算了,她就大度一点,不和他斤斤计较了。

    莳七顺势往他怀里一躺,然后用两只小爪子抱住他的手按在自己的肚子上,示意他继续摸。

    赵誉的一颗心真是被她萌化了,任劳任怨的帮她挠着小肚子。

    她被他挠的很舒服,很快就要睡着了,赵誉看着她昏昏欲睡的模样,便打开个人终端,正巧有元帅发过来的一份文件,点开一看,赵誉脸上宠溺的笑意顿时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他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趴在他膝上呼呼大睡的猫,难道赵得意是星主的消息已经流了出去?

    竟然有人胆敢抓了赵得意!赵誉眼底溢出一丝狠厉,他低眸翻看了莳七的腿,伤口已经好了,但是他还是心疼不已。

    要是没有奥利弗及时赶到,他现在恐怕就见不到赵得意了吧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不由抿了抿薄唇,说起来,还要谢谢奥利弗。

    莳七做着美梦呢,梦里她又一次幻化成人了,赵誉知道自己以前让她背了不少锅,跪在地上求原谅,可她愣是不理他!急死他!

    赵誉低眸看着一脸傻笑的蠢猫,也忍不住笑了笑。

    莳七迷迷糊糊之间,感觉赵誉没有帮她挠小肚子了,微微睁开惺忪的眼睛,用爪子拍了拍他的手,然后又指了指自己的肚子,赵誉这才反应过来,眉宇间满含宠溺的笑意,替她继续揉着小肚子。

    既然回了赵誉的家,赵富贵自然也要回来了,是胖橘猫和大花狸将它送回来的。

    莳七愣愣的看着眼前比她高了两个头、气宇轩昂的白狗狗,“这是……赵富贵?”

    她有些不确定,赵富贵什么时候这么大了?

    可是这狗哈哧哈哧的向往莳七身上拱的谄媚模样,分明就是赵富贵没错了……

    “对啊。”胖橘猫早就已经习惯了,但它还是忍不住啧啧叹道,“狗长得就是快啊。”

    是快,可是这也太快了些!

    莳七忍不住抽了抽嘴角,这么大的狗,养在家里,好像瞒不住啊!

    欢天喜地的赵富贵可听不懂猫猫们的交流,它一心想要舔着莳七的毛,莳七嫌弃的推开了它,口水啦啦的,真让猫嫌弃!

    算了,实在瞒不住的时候,大不了让赵誉再养一只好了。

    莳七一巴掌拍开赵富贵,对胖橘猫和大花狸道:“进来歇会儿吧。”

    胖橘猫早就知道帮老祖宗铲屎的,是个很威风凛凛的人,反正它的主人就挺喜欢的,家里还有老祖宗铲屎官的照片呢!

    它一进门就好奇的东看西看,不时用爪子拨弄一下这个,再刀一下那个。

    大花狸则是小心谨慎的走进了屋,规规矩矩的蹲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莳七看了骤然觉得有些心酸,胖橘猫的表现分明就是一只家猫正常的反应,因为它鲜少接触到人类的恶意,所以到了陌生的环境,总是好奇居多的。

    而大花狸就不一样了,它曾经是家猫,可后来被主人抛弃了。

    它的防备和戒心很重。

    莳七咬出一袋上好的猫粮招待胖橘猫和大花狸,胖橘猫见了跟不要命似的,狼吞虎咽,而大花狸相比胖橘猫来讲就谨慎多了。

    它一面吃着猫粮,一面还会留意周围的动静。

    赵富贵仰躺在地毯上,露出白白的毛肚皮,莳七便倚靠在它的毛肚皮上,真是怪暖和的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们一会儿去找一下东大师,把我拜托它的事情交代一下。”莳七懒洋洋的用爪子拨弄着地上大大的布偶老鼠。

    胖橘猫和大花狸早都吃完了,目光正一眨不眨的盯着莳七爪子下的布偶老鼠。

    莳七忍不住嘲笑的扫了它们一眼:“听到没?”

    “唔唔!”胖橘猫和大花狸连忙点头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莳七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,抬起爪子将那只布偶老鼠推了出去,几乎在下一秒,大花狸和胖橘猫就如同光一般的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大花狸很是灵活,一下子就抢到了布偶老鼠,不停地用爪子刀着。

    胖橘猫看了,嫉妒的不行,立刻扑到大花狸身上,嘴巴一口咬上了大花狸的耳朵,还不住的发出呜呜的声音。

    大花狸顿时掉转身子,和胖橘猫扭打在一起。

    莳七看着地上一花一橘不停的扭打着,忍不住打了个哈欠,从赵富贵身下又摸出一只布偶老鼠丢了出去,两只猫像是没看见一样,还是自顾自的厮打。

    真是贱嗖嗖的。

    两只猫的战争,最后以胖橘猫被大花狸骑在身下,连声求饶告终。

    最后,胖橘猫和大花狸两只猫,一猫咬着一只布偶老鼠,心满意足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莳七看着因为两只猫打架而一片狼藉的客厅,忍不住抽了抽嘴角,她……又要背锅了?

    客厅好委屈,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客厅……

    赵誉回来的时候,原本笑盈盈的脸顿时就黑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赵得意!你给我出来!”

    他发现,自从养了猫之后,他一天中,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这句了!

    莳七躲在门后,暗戳戳的探出一张猫脸,她得先瞅瞅,如果赵誉是真生气了,她就出去,如果赵誉只是虚张声势,她就不出去了。

    早在赵得意从门口探出一张猫脸的时候,赵誉就一眼看到了她。

    “你过来!”赵誉冷着一张脸,对莳七道。

    莳七沉思了片刻,赵誉脸上的怒气好像不是假的,要不还是过去撒个娇卖个萌好了。

    赵誉知道这猫一向不把自己放在眼里,他的威信都被猫践踏了!

    莳七左思右想,最后选择了妥协,她用后爪挠了挠自己的耳朵,然后飞快的朝赵誉跑去,一下子扑进了他的怀里,用毛绒绒的猫脑袋蹭着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又是这一招!

    赵誉心里的立刻软了下来,他一手托着莳七软软的小屁股,一手揉着她的头顶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那么皮呢?你说说哪家猫像你这么皮?”赵誉一边撸猫,一边忍不住碎碎念,“况且你还是个女孩子。”

    莳七原本早已练就了厚脸皮的功力,就因为女孩子三个字骤然瓦解了。

    女孩子……不是母猫……

    莳七用爪子挠了挠烫烫的耳尖,跐溜一下的蹿出了赵誉的怀抱。

    赵誉也没搞懂猫怎么突然跑了,只当她是不想听自己说她吧,撸猫一时爽,养猫毁全家!

    他只好认命的蹲下身,开始收拾狼藉的客厅。

    莳七还是将赵富贵藏在了客房里养着。

    赵誉不在家的时候,赵富贵总是会亦步亦趋的跟着她,反正赵誉不在家,她也就随它去了。

    不过有一点让她简直是深恶痛绝!

    因为赵富贵总是会跟着她,所以……连她用猫砂的时候,它也会在一旁看。

    撵都撵不走!跟某人似的!

    不过莳七转念一想,反正赵富贵是只狗,这种事应该是没什么的吧。

    没想到赵富贵这货居然跟她学会了用猫砂!

    每天早上赵誉走后,莳七总是会肩负着狗狗铲屎官的使命,带着赵富贵出去解决大小便,可是赵富贵看久了她使用猫砂,根本不肯在外面解决,别别扭扭的夹着也要回家用猫砂。

    莳七真的是无语了。

    都说物似主人型,可这狗,到底是像谁啊!

    赵富贵用完了猫砂,撒丫子就在客厅里乱跑,疯狂的咬着沙发上的一只抱枕,莳七想拦都拦不住,赵富贵一边撕咬着抱枕,嘴里还不住的发出呜呜的声音,口水流了一地,抱枕上也都是口水。

    莳七嫌弃的撇了撇嘴,真恶心,这抱枕她以后不会碰了。

    还是给赵誉用吧!

    可惜赵富贵根本没有给抱枕存活的机会,摇头晃脑的撕咬着,前身趴在地上,屁股高高撅起,像是和抱枕有着不共戴天之仇一样,一定要拼个你死我活。

    莳七因为嫌弃抱枕上都是赵富贵的口水,所以也不打算抢救抱枕了。

    她气定神闲的蹲在茶几上,看着疯了一般的赵富贵,她已经打算好了,等赵富贵和抱枕拼出个你死我活之后,她就暗戳戳将抱枕扔掉。

    神不知鬼不觉,赵誉也不会知道抱枕被咬坏了,她也不用提赵富贵背锅!

    嗯!完美!

    “汪汪汪!”隔壁家的狗又叫唤了起来,像是十分兴奋的样子。

    莳七懒洋洋的敞开肚皮晒太阳,昏昏欲睡,蠢狗,真吵!还是赵富贵好,虽然蠢是蠢了点,可她们家赵富贵从来不叫!

    她心中一边骂着隔壁家的狗,一边用爪子挠着肚皮。

    阳光真的是猫类之光!

    莳七昏昏沉沉就要睡着了,脑海中忽然一道念头闪过,她猛地从茶几上翻了起来,飞快的跳到赵富贵身上,将它赶到了客房去了。

    就在赵富贵后脚刚踏进客房的一刹那,赵誉走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嗯……他就知道!

    这猫算是没救了!

    天天就知道在家翻天,这次倒是没有太凌乱,但是地上的那只口水啦啦的抱枕早已身首异处了。

    惨不忍睹的抱枕昭示着刚才经过来多惨烈的一场生死搏斗,可惜还是挂了。

    赵誉摸了摸脸,确认自己的脸色够阴沉时,正要冷声叫出赵得意。

    可眸光却意外瞥见角落里的猫砂盆,那……那么大一坨……

    都是赵得意拉的吗?

    莳七躲在客房,准备接受着赵誉暴风骤雨般的训斥,可等来的却是赵誉略带担忧且温柔的声音,“赵得意?”

    她心底一阵纳闷,咋回事啊。

    这是改变作战方针了?开始使用怀柔政策了?

    不然干嘛叫的肉麻兮兮的?

    事有反常即为妖,她小心翼翼的从客房走了出来,随时准备一个不对劲就开溜。

    赵誉脸上没有半点怒气,倒是大步流星走到莳七身边,一把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,伸手摸着她的小肚子。

    这是莳七的软肋。

    她享受的闭上了双眼,任由他摸着。

    他略带担忧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,“不会是生病了吧,猫砂盆里怎么那么大一坨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