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快穿之打脸计划 > 第三百三十三章 星际来了只猫祖宗(十八)
    莳七浑身一僵,什……什么鬼!

    猫砂盆那一大坨不是她的啊!是赵富贵那货拉的!为什么又冤枉在她的头上啊!

    她现在恨不得立刻将赵富贵拖出来,当庭洗脱自己的冤屈,可赵誉眉宇间的担忧几乎浓的化不开,大掌钳制着她,根本不让她挣脱。

    虽然赵得意的样子好像没什么问题,但赵誉心里还是担心的不行。

    他的大掌还是在莳七的猫肚子上摸个不停,总感觉好像哪儿哪儿不对。

    赵誉当机立断,带赵得意去宠物医院看看。

    临走前,他还特意拍了一张猫砂盆里便便的照片,准备到了宠物医院让医生看看。

    莳七简直没脸见人了!

    赵誉根本不配做她铲屎的!先是冤枉她在客厅拉屎,现在又冤枉她拉一大坨的屎!

    他为什么非要跟屎过不去!

    气死她了!

    莳七气哼哼的扭着身子就要挣脱他,赵誉却骤然冷下了脸:“不准动,生病了就要去医院!不准任性!”

    真的不是她任性啊!明明是他这个铲屎的昏聩!

    赵誉知道莳七能听得懂他的话,所以还以为她是跟正常的猫一样,就是害怕医院而已,所以心里就更急了。

    不由分说的抱着莳七就往外走,直接用终端唤出了悬浮车。

    莳七被他死死地按在怀里,赵誉对着车下了个指令,悬浮车便飞上了天,根本不需要他自己驾驶。

    “乖乖的,难受么?”赵誉的声音格外的温柔,他的指尖轻柔的摸着莳七的下巴。

    莳七又没出息的沦陷了。

    唉,美色误人!

    她将下巴搁在赵誉的掌中,闭上双眼,这个样子落在赵誉眼里,分明就是难受委屈的模样,赵誉心里更加心疼了。

    到了宠物医院,前台的小姑娘一看见赵誉,立刻两眼放光,殷勤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是赵誉少将吗?”

    赵誉微微颔首:“我的猫病了。”

    前台小姑娘非常殷勤,连忙帮赵誉登记挂号,然后亲自带着赵誉去找主任医生。

    “赵誉少将,一会儿你出来,能跟你要个签名吗?”小姑娘满目皆是期盼。

    赵誉点了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莳七这才注意到,主任医生门前已经围了不少小姑娘了,大部分是护士,还有几个怪年轻的小医生。

    赵誉这铲屎的,这么有名吗?他又不是混星际娱乐圈的,莳七忍不住撇了撇嘴,心里的滋味有些怪怪的。

    主任医生示意小护士将门关上,小护士得意的对着外头的人笑了笑,然后把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“猫怎么了?”

    赵誉将莳七放在桌上,一脸担忧:“其他还很正常的,就是拉的有点多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小护士扑哧一声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主任医生瞪了小护士一眼,才道:“拉了多少?有照片吗?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赵誉连忙将拍好的照片给医生看,一旁的小护士也凑过来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莳七趴在桌上,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鱼唇的人类。

    主任医生皱了皱眉,赵誉的一颗心立刻揪在了一起,倒是小护士笑着道:“这是狗的粪便吧。”

    “狗?”赵誉一双剑眉紧蹙,家里哪有狗?难道是赵得意有什么瞒着他?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立刻低眸看向莳七,却见那只猫正用两只小爪子捂着脸,他立刻冷笑一声,赵得意果然知道。

    主任医生也点了点头:“看上去应该是犬科动物的粪便。”

    小护士心直口快:“肯定不是你家猫拉的,这么大一坨,猫的**也没有这么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还没说完,立刻被桌上那只捂脸的白猫跳起来就是一爪子,她立刻尖叫一声躲闪,可还是被抓到了。

    这次莳七没有收回指甲,她是真的羞恼了,小护士的脸上被抓出了长长的一道血痕。

    其实在宠物医院上班的人,被猫狗抓伤都是常有的事,但是主任医生还是忍不住惊叹一声:“这猫好聪明。”好像听得懂他们说话一样。

    赵誉吓了一跳,立刻抓住虎视眈眈盯着小护士的赵得意,连忙给小护士赔罪:“真抱歉。”

    小护士也怪委屈的,跺了跺脚,转身就去隔壁擦药了。

    到底是赵誉带来的猫伤了人,赵誉便跟着小护士出去了,莳七站在桌子上,眯了眯双眼,眼底满是危险之色。

    铲屎的竟然把她一只猫丢在这里!

    赵誉跟着小护士又道歉了两次,并负担了医药费,毕竟人小姑娘被他的猫抓伤了,还是抓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小护士虽然委屈,可还是忍不住笑了:“赵少将要是真过意不去,改天请我吃个饭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莳七刚走出门,就听见小护士的这句话,而赵誉居然还点了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铲屎的居然当着她面撩妹!

    不能忍了!

    莳七用爪子在门框上扒了两下,正好对上赵誉看过来的目光,她抬了抬下巴,大步流星的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赵得意!”赵誉皱着眉,在身后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几个围观的护士小姑娘一听莳七的这个蠢名字,立刻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莳七本来还想着铲屎的要是挽留她,她就停下,没想到他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喊她这么蠢的名字。

    赵誉见猫根本不理他,直接走出了宠物医院,他沉沉吐了口气,又赶回去付钱,才堪堪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赵得意,你还有理了?”赵誉跟在莳七身后,冷声道。

    莳七压根不理他,她就有理!她是猫,还萌!所以就有理!

    赵誉一把将莳七从地上抓进怀里,抬起手啪啪打了两下她的小屁股:“不准无理取闹!”

    本来还挣扎的莳七,在他的两巴掌后,忽然就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在想,自己真的被猫的性格影响了很多,抓人家小护士那一下子也确实是她不对,赵誉也不过是在替她收拾烂摊子,好像……没毛病啊。

    但是她听到赵誉同意小护士的要求时,登时就不高兴了!

    铲屎的是她的!

    赵誉打完了那两巴掌,心底陡然升起几分怪异之感,这种感觉,怎么好像安格斯和他女朋友之间的相处方式?

    是他的错觉吗?

    莳七忽然抬起脸,用粉粉的小肉垫捧着赵誉的脸,吧唧就是一口。

    赵誉浑身像是过电了一样,僵在了原地,就像第一次抱着莳七的时候一样。

    莳七赖在赵誉的怀里,用爪子指了指前面。

    赵誉这才注意到前面正是神滋味餐厅,他顿时一头黑线,感情赵得意忽然亲近他,就是闻见了餐厅的香味?

    莳七老早就闻到了餐厅飘来的香味,听胖橘猫说,神滋味是慕清许开的。

    嗯,去尝尝看,知己知彼,方能百战不殆!

    赵誉虽然不满莳七亲近他只是为了可以去神滋味吃饭,但身为猫奴的自觉,他已经迈开了腿朝神滋味走去。

    神滋味的装潢完全仿古风,一进去就是小桥流水,亭台楼阁,莳七看了一眼,就觉得慕清许还是有几分经商的头脑的。

    毕竟现在星际元年,最不稀缺的就是现代风,以及曾被母星人追捧过的未来风。

    神滋味是需要预约的,可赵誉厚颜无耻的亮出自己军部的身份,立刻就被安排加桌了。

    赵誉将桌上的智能点餐系统打开,眼前顿时就出现触摸屏幕,上面是菜单。

    赵誉顺手点了几个,然后将莳七放在桌上。

    莳七一眼就看到了炸鱼,就是之前在胖橘猫家里吃的那个,她一爪子刀在上面,炸鱼便成功点了一份。

    她还觉得不够,又刀了两下,点了三分炸鱼。

    赵誉忍不住皱了皱眉:“这种东西不健康,还没什么能量。”话音刚落他就觉得自己有些好笑了,毕竟赵得意是猫,猫的体质是正常的,这种食物完全符合它要摄入的能量。

    等上菜的时候,整个包间就剩下莳七和赵誉一猫一人了。

    赵誉单手托腮,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莳七:“赵得意,家里有狗是吗?”

    现在想想也是,家里的猫粮少的特别快,他看着家附近总有流浪猫乱逛,还以为是赵得意把猫粮分给了流浪猫,也就没多想,现在看来,赵得意身为一只猫,居然养狗了!

    莳七正在玩毛球的爪子一顿,抬起猫脸,无辜的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赵誉忍不住失笑,他一手捉过莳七在怀中狠狠揉了两下:“你是不是在家养了狗?”

    莳七低头舔了舔爪子,赵誉抿了抿薄唇,不知为何,心里有些酸酸的,他在外辛苦赚钱养她,她倒好,背着他养别的狗子!

    莳七从余光里打量了一下赵誉的神色,心底顿时一阵恶寒,赵誉的脸上,怎么一股老父亲般的慈爱?

    呕……

    赵誉忍不住叹了口气,伸手摸着莳七背上的毛。

    “下次在外面不准这么无法无天的,你看你刚才给人家小护士的脸抓的。”

    莳七一听他还敢提这茬,立刻毫不留情的抬起爪子对着他的脸就是一下子。

    反了他了!还敢提,还敢提!

    慕清许本是在后厨忙的,一听说前面又加了一桌,顿时就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“不是已经满了吗?”

    智脑上传来前台的声音:“可是他是军部的。”

    “军部的?奥利弗?”慕清许低头装盘,淡淡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是赵誉少将。”

    慕清许手中的动作一顿,赵誉?他怎么来了?

    “还带着一只猫。”前台顿了顿又道。

    慕清许一双柳眉忍不住蹙了蹙,声音中透着几分厌恶: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赵誉这桌的饭菜,送来的时候还多了一道平桥豆腐。

    “我没点这个。”赵誉指着那道平桥豆腐道。

    身穿旗袍的服务员莞尔一笑:“这是我们老板赠送的。”

    “赵少将头一次光临神滋味,自然要招待好了。”门口忽然传来一个含笑的女声。

    莳七正扒拉着盘中的炸鱼抬头看去,只见慕清许正笑意盈盈的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哼!还真是不死心!上回摸了一手狗屎回去,自己心里没点abc数啊!

    “慕小姐。”赵誉站起身,对着慕清许客气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慕清许今日也是一身暗红色的旗袍,衬得她肤白胜雪,尤其是那修长的天鹅颈,以及开叉而露出的大腿,惹人浮想联翩。

    “赵少将作为军部的征兵代言人,一直是全帝国的偶像呢,赵少将肯来光临,已经是神滋味的荣幸了,这顿饭就由我请了。”慕清许手执一方锦帕掩在唇角,莞尔一笑。

    莳七皱了皱猫脸,冷眼看着慕清许缓缓走到赵誉身边。

    她一下子弓起身子,蹿进赵誉的怀里,伸出舌头在赵誉脸上舔了舔,又对着慕清许扬了扬下巴,昭示对赵誉的所有权。

    赵誉低眸看着她骄矜的模样,忍不住笑出了声,眼底俱是笑意与无尽的宠溺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,我不喜欢欠别人人情。”赵誉声色淡漠的拒绝了慕清许的示好,之前慕清许在他家摸了一手屎回去,他还让安格斯买了点东西送过去当做赔罪呢。

    他这句话让慕清许唇角的笑意顿时僵住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慕小姐不介意的话,我想和我的猫用餐了。”这就是下了逐客令了。

    慕清许只好扯了扯嘴角牵强的笑道:“那就不打扰赵少将用餐了。”离开时,她的目光瞥了一眼那只猫,眼底略过一丝阴狠。

    等慕清许走后,莳七对着赵誉的脸又是吧唧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嗯,铲屎的这次做得很好!值得奖励!

    两人吃晚饭,便驱车回家了。

    到了家,莳七已经窝在赵誉怀中睡着了,他无奈,只好抱着她下了车,另一只手还提着那些吃剩的炸鱼。

    他就说点三分炸鱼肯定是多了,果然她这个小馋猫只吃了一份就饱了。

    剩下的两份还非要扒拉着抱走,他只好将炸鱼打包带回来了。

    赵誉将莳七放在床上,自己在家里到处找狗,可是任他怎么找,也没有找到狗,难道赵得意真没在家养狗?

    想着想着,他也就睡了。

    半夜里,莳七忽然觉得自己浑身发热,心口一阵阵针扎似的疼痛,脑袋涨得生疼,就和上次化形前一般的状况一样,只是这次,她怎么感觉自己全身热热的?

    她费力的睁开了双眸,正巧看见赵誉那张俊朗的睡颜。

    怎么会在赵誉的床上?

    不,不行,不能在他的床上化形,想到这里,莳七用爪子扒拉着床,噗通一声栽在地上,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后,跌跌撞撞的就往外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