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快穿之打脸计划 > 第三百三十六章 星际来了只猫祖宗(二十一)
    赵誉走了之后,莳七在家里转了一圈,最后才在一间堆放杂物的房间找到了赵富贵。

    它本是趴在地上睡觉的,睡的很沉,连莳七进来都没反应。

    直到莳七一爪子踩在了它的脸上,赵富贵才猛然睁开眼。

    它一看见莳七,眼神先是一阵迷茫,紧接着过了半分钟的功夫,它便欢喜的摇着尾巴,哈哧哈哧的流着口水要去舔她。

    莳七嫌弃的用爪子刀了它几下。

    “不准动!不准瞎舔!”她忍不住呵斥了一声,赵富贵立刻委委屈屈的趴下了。

    莳七一想起昨天因为猫砂盆那件事,被赵誉不由分说带去了宠物医院就来气,照例训斥了赵富贵。

    赵富贵委屈巴巴的趴在地上,一双眸子里盛满了水雾。

    莳七又心软了,缓缓走到他身边,用爪子按在它的头上,柔声道:“崽儿啊,昨天吃了炸鱼,难受不?”

    赵富贵一见她好像不生气了,立刻从地上翻了起来,尾巴疯狂的摇着,一下子将莳七扑到在地上,不停地舔着她。

    莳七心里叹了口气,没心没肺真好啊。

    看样子应该是没事了。

    赵富贵好像又变大了一圈,压得她有些喘不过气来,她连忙用四只爪子抵着赵富贵。

    站起身后,莳七认真的打量着赵富贵,忍不住啧啧叹了一声,真是大了一圈。

    竟然比昨天大了一圈!

    现在驮着她走应该是妥妥的没问题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莳七不由眼前一亮,赵富贵驮着她走?好像很威风的样子!

    她用爪子摸了摸赵富贵的脖子,然后灵活的蹿上了它的背,威风凛凛的蹲在它的背上,指挥着它往前走。

    赵富贵也玩得很高兴,驮着莳七在屋里到处乱窜。

    应该是乐极生悲了。

    赵富贵驮着莳七从楼上跑下来的时候,就看见赵誉正面无表情的站在客厅。

    莳七浑身一僵,他不是去军部了吗?这才过去多久,怎么就回来了?

    赵富贵也愣愣的看着赵誉,眼底俱是迷茫。

    赵誉的脸上虽然没有一丝表情,可心底早已掀起了惊涛骇浪,他的猫!正蹲在空中!

    不对,准确来讲,他的猫,应该是骑在一团空气上!

    莳七一声不吭的从赵富贵的背上跳了下来,暗戳戳的蹲在地上,准备一会儿卖萌撒娇让赵誉留下赵富贵。

    毕竟赵誉养她是出于她是星主的关系,不一定肯再多养一只狗。

    赵誉缓缓在沙发上坐了下来,对莳七招了招手:“赵得意,来。”

    莳七乖乖的走上前,跳进了他的怀里,任由他将她翻了过来,修长的手指轻轻柔着她的毛肚皮。

    “作为星主,你总该会点什么吧。”赵誉似是在问她,可更多的感觉,让莳七觉得他在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“难道这就是你的异能?”

    莳七没搞懂他什么意思,赵富贵就是一条能吃能拉的狗,怎么就成她的异能了?

    铲屎的,你也太没见过世面了吧!

    她的目光瞥见一旁的赵富贵,它居然难得的安静了下来,一本正经的蹲在那里,只是眼底却透着几分迷茫。

    她以为赵富贵是头一回见到赵誉,有些胆怯了,遂安抚的朝赵富贵看了好几眼。

    赵富贵却是没理她,忽然站了起来,一步一停顿的走到赵誉脚边,用鼻子不住的嗅着。

    而赵誉却像是半点也没有察觉到赵富贵一样,依旧是摸着莳七的毛。

    莳七心中猛然一惊,脑海中忽然浮现一个念头!

    赵誉看不见赵富贵!

    她飞快的在脑海中过着,似乎从赵富贵一出现,它就没有和人类接触过,先是东大师将它交给她,是大花狸和胖橘猫一起将赵富贵送回来的,而在那之后,赵富贵就一直藏在家里。

    她没有注意过这件事,现在看着赵誉的样子,他似乎根本看不见赵富贵!

    东大师说过,写有预言的那张兽皮上说,赵富贵是星主的。

    那么赵富贵也绝非一只正常的狗那么简单,它很有可能是跟着尺素一起从远古过来的生灵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莳七忍不住用爪子捂了捂脑袋,尺素的记忆丧失太多了。

    赵誉低了低眸,将莳七举到面前,亲了亲她的脸:“不管怎样,你都是我的猫。”

    莳七心底一阵感动,然后抬起爪子对着他的脸就是一巴掌。

    猫你个头!

    睡都睡过了!吃干抹净就想溜,臭渣男!连个名分也不给她!

    既然赵誉根本看不见赵富贵,莳七也就放心大胆的让赵富贵在家里招摇过市了。

    她蹲在院子里阳光最好的地方,懒洋洋的露出毛肚皮,一只爪子忍不住挠着,当猫真是舒服,什么事都不用管。

    赵富贵正在花园里扑蝴蝶玩,忽然,它蹿到墙根,抬起腿对着墙根的那盆花,“嗞”的一声就尿了出来。

    莳七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,忍不住讥讽的打了个哈欠。

    那好像是赵誉最喜欢的一盆花,听他唠叨过,说是从雷浦手里阴来的,为了防止被她祸害了,所以特意放在了墙根,没想到还是没有逃过赵富贵的魔爪。

    赵富贵也是奇葩的生灵,人类看不见它,可是它的排泄物却是实打实的。

    就连它身上掉的毛,落在家里的各个角落,赵誉也能看见,还总是冤枉她,说是她掉的毛太多了。

    偏偏实体却看不见,真是个奇葩!

    莳七又打了个哈欠,昏昏欲睡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墙头上突然传来一声大叫:“老祖宗!”

    莳七吓得一个激灵险些从地上翻起来,她眯了眯眼睛,循声望去,便看见一只胖胖的橘猫,还有一只毛皮油光水亮的狸猫趴在墙头上。

    “老祖宗!”胖橘猫一看见莳七就激动地大喊。

    大花狸忽然阴坏阴坏的咧了咧嘴,伸出爪子推了一把胖橘猫。

    胖橘猫没防备,被大花狸偷袭个正着,一下子就从墙头上栽了下来,幸好它眼疾手快,蹬着那些花花草草,才没有摔得太难看。

    莳七忍不住抽了抽嘴角,真是可怜了赵誉花园里的那些花花草草了,尤其是那一盆赵誉最喜欢的花,也就是才被赵富贵的尿滋润的那盆。

    “程咬金你要死啊!推我干嘛!”胖橘猫从地上蹿了起来,张牙舞爪的瞪着大花狸。

    大花狸嘲笑道:“测测你的反应,真差劲!”说完,便从墙头上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胖橘猫见状,顿时像个球一样蹿了过去,眼看着就要和大花狸扭打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就听到莳七懒懒的道:“你们来到底什么事?”

    胖橘猫和大花狸这才反应过来,连忙停了手:“老祖宗,东大师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莳七忍不住蹙了蹙眉,“怎么会受伤的?”

    “我们也不知道,东大师让我们请您过去一趟,说是您一定有办法救它。”

    莳七嫌弃的看了两只猫一眼,怎么派了这俩玩意儿过来喊她?她要是不问,东大师怕是死在窝里,这俩玩意儿都想不起来告诉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