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快穿之打脸计划 > 第三百三十八章 星际来了只猫祖宗(二十三)
    于是乎,因为胖橘猫的见色忘友,以及大花狸的同病相怜,那只叫澈儿的小母猫就跟着他们一起上路了。

    好容易到了那个废弃的工厂,莳七感觉心好累,一路上她就听胖橘猫嘚啵嘚啵的撩妹。

    还自以为自己魅力无边,看一只猫撩妹也是够够的了。

    到了废弃的工厂,四边八方便涌出来无数的猫,它们一看见莳七,便对着莳七喊老祖宗。

    莳七满意的点了点头,这才是见到老祖宗该有的样子嘛!

    哪像后面那俩货!

    胖橘猫殷勤的带着澈儿去熟悉环境了,这事本该是大花狸做的,但是胖橘猫捷足先登,它就只好带着莳七去找东大师了。

    东大师趴在一个软乎乎的窝里,脖子处血肉模糊想,像是被什么东西咬伤的一样。

    可是莳七看着那伤口,却想不出那该是什么东西咬的。

    “东大师,这是什么东西弄伤的?”莳七示意大花狸守在门口,然后问道。

    东大师一见莳七过来,无力的道:“老祖宗可算来了。”

    一说起这个,莳七的嘴角就忍不住抽了抽,让那俩货去喊她过来,一路上打打闹闹,感觉跟西游取经一样,幸好东大师命大,没死在窝里。

    “这是个很恶心的东西弄的。”东大师身旁一只灰色的小猫嫌弃的道

    莳七一怔:“很恶心的东西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就是腻腻乎乎的,浑身软不拉几的,就像泥鳅一样,但又不是泥鳅,浑身都是粘液,还有触手呢,真是恶心死了。”小灰猫一面回忆着,一面厌恶道。

    莳七一听,眉心紧蹙,那不是虫族吗?

    一般来讲,洛基星系里面,虫族分为两类,一类有甲,一类无甲。有甲的那类,属于低等虫族,生命力顽强,但是头脑简单,智商极低。

    而无甲的那一类,属于高等虫族。

    这种虫族,生命力脆弱,一般和人类的机甲对上的话,一脚踩死一个没问题,但是这种虫族最大的特点是,它们已经进化了,它们的智商堪比人类,甚至在虫族内部建造了属于自己的文明。

    最要命的是,能够幻化成人型的,就是这种高等虫族。

    不怪小灰猫不知道虫族,因为它们生存的地方是首都星,首都星一向戒备森严,虫族很难混进来。

    就算之前虫族进化最厉害的那一次,首都星出现了不少虫族变成的人类,但那也是几十年前了,小灰猫可能还没有出生呢。

    “那是虫族。”莳七沉吟道。

    小灰猫一愣:“虫子?”虫子长成那个丑样子?

    “不是虫子,是虫族,它们是和人类相当的一个种族。”

    小灰猫愣住了,虫族它听过,但是它一只以为那是和人类差不多的东西,从来没想过是那种恶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莳七靠近东大师,仔细打量着它脖子山的伤口:“为什么说只有我能救你?”

    东大师虚弱的从窝里扒出一张兽皮,推给莳七。

    莳七忍不住皱了皱眉,将兽皮扒拉过来看了看,又是一连串的鬼画符,写的什么玩意儿!

    她低头轻咳了一声,以掩饰尴尬,又将兽皮推给东大师:“这个……我看不懂。”

    东大师连忙道:“是我疏忽了。”说着,它就将兽皮扒拉了一下,然后才缓缓的道出兽皮上的内容。

    莳七凝神听了,原来兽皮上是说,异蛭所伤,会致使伤口流脓溃烂,直至腐烂而亡,且无药可医。不过东大师说兽皮上最后还有一句,看样子像是后加上去的,说是异蛭弄出的伤口唯有星主的血能治愈。

    原来是这样,所以东大师脖子上的伤口只有她的血能治了,不然就只能等死了。

    莳七沉吟一番,旋即道:“既然我是星主,那我的血肯定管用。”

    小灰猫立刻道:“老祖宗救救大师吧。”

    小灰猫是东大师收养的,它一出生就被主人扔在了河里准备溺死,因为它血统不纯,是东大师路过救了它,一直拿它当亲儿子养的,所以它不想让东大师死掉。

    莳七环顾了一下四周,发现不远处有一片碎玻璃。

    她缓缓走上前,用爪子在碎玻璃上狠狠划拉了一下,鲜血顿时顺着她的爪子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旁的赵富贵忽然激动了起来,上前就要替莳七舔舐伤口。

    莳七舔了舔它的毛,示意它旁边等等,然后走到东大师身边,将鲜血滴在了它脖子上的伤口上。

    东大师脖子上的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,最后一点痕迹也看不出来了,小灰猫高兴地扑到东大师身上替它舔着毛。

    莳七刚刚划拉的有些重了,爪子上还不停的流着血。

    她瞥见那边有一盆水,便走到水盆前,将流出来的鲜血都滴在了水盆里。

    “多了,也别浪费了,我觉得我的血既然能治愈虫族弄出的伤口,应该对抵御虫族也有一点用,东大师一会儿把这盆里的水,让大家都舔上几口吧。”

    东大师一听她的建议,顿时觉得很好,便连忙替其他猫感谢莳七。

    莳七笑了笑:“怎么说我也是老祖宗,你们都是我的子孙,我当然要好好照顾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东大师连忙让大花狸去通知所有的猫,让它们排队进来喝水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东大师的屋里便浩浩荡荡的排起了队。

    盆里的最后一滴水舔完,还有十几只猫没有喝,莳七便忍着痛又划了道口子。

    直到所有猫都喝了带有莳七血的水,莳七才放下心。

    赵富贵趴在地上,莳七就顺势倚在它身上,赵富贵不停的用舌头替莳七舔舐伤口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大花狸凑过来道:“老祖宗,詹姆斯好像没喝。”

    莳七在猫群里搜寻了一阵子,发现还真没看到胖橘猫的身影,当然也没有那只叫澈儿的小母猫。

    一旁一直黄白相间的大猫舔了舔爪子刀:“詹姆斯带着那只小母猫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干嘛去了?”莳七问道。

    黄白相间的大猫嗤笑道:“还能干嘛去了,配窝去了呗!”

    莳七一阵无语:“算了,让它自己去找我吧。”说完,她站了起来,却意外发现自己爪子上的划伤已经好了,想起刚刚赵富贵一直帮她舔舐伤口,看来赵富贵这只狗还挺厉害。

    她心里不由一阵感动头,低下头在赵富贵头上舔了舔:“真乖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一群猫忍不住抽了抽嘴角,鄙夷的看着那只大白狗不要脸的撒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