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快穿之打脸计划 > 第三百四十章 星际来了只猫祖宗(二十五)
    赵誉被她的目光看的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就在他还未反应过来之际,莳七猛地掀被下床,满屋子寻找赵富贵。

    可纵使她找遍屋里的每个角落,也没有找到那只狗子。

    莳七只觉得心里卧了个大槽了,她扶着门框,感觉浑身无力,累觉不爱。

    赵誉走到她身边,目光阴冷:“赵富贵是谁?你的相好?”

    莳七推了推他,无言道:“别理我,我想静静。”她一直还在幸灾乐祸,等到赵誉知道自己睡了他的猫,心里该有多惊悚啊!

    可是她万万没想到,赵誉带给她的冲击更重!他睡了他的猫,而她……睡了她一手带大的狗子!

    赵誉果然是赵誉!

    大佬大佬!社会社会!

    赵誉听了她的话,眼底的阴沉更甚了,甚至泄出一丝杀意:“静静又是谁?”

    莳七猛地抬眸看他,觉得心更累了。

    “就是静一静……”

    赵誉剑眉微蹙,一把将莳七搂进怀里:“为什么要静一静?因为那个赵富贵?”

    还未待莳七开口,他便猛地将莳七扛在肩上,狂傲道:“本尊不准!”

    莳七有些无语,这种玛丽苏既视感又来了……

    赵誉扛着她上了楼,狠狠的将她摔在床上,旋即欺身上前,唇角勾着一抹冷笑:“本尊告诉你,既然伺候了本尊,就别想再去勾搭别的男人。”说着,便低头狠狠的吻住了莳七的唇。

    莳七简直有些欲哭无泪,她也没想勾搭别人啊!赵富贵不就是他吗!

    为什么她都已经化形了,还要替赵富贵背锅啊!

    “你凭什么不让我勾搭别人,我是自由的好吗!”莳七推着他,心里极度不满。

    赵誉的眸底掠过一丝危险,唇角的笑意显得格外冰冷:“这么说你还真准备勾搭别的男人了?”

    莳七被他的眼光一扫,顿时就怂了:“好吧……我没有。”

    眼前的赵誉,真的是她见过的气场最为强大的被攻略者了,就连撒迦利亚都不会这样。

    “哼,最好没有。”赵誉冷笑一声,“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莳七虽然知道他没有说完的半截话可能不是什么好话,但还是忍不住问道:“否则什么?”

    “否则把你做成器灵!”

    莳七打了个哆嗦,然后连忙献媚的笑道:“没有没有,能伺候您是我的福分,从来都没有想过别的人。”

    赵誉对她的讨好有些受用:“记住你说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。”

    莳七嘴上答应的贼溜,但是心里已经给赵誉狠狠记上了一笔,现在不跟他计较,等他恢复铲屎官赵誉的记忆之后,她一定要好好报复回去。

    赵誉淡淡睨了她一眼:“脱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莳七一时觉得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赵誉轻笑一声:“不是伺候本尊吗?脱了。”

    莳七瞠目结舌,谁说要伺候他了!

    赵誉见她久久不动,只是睁大眼睛看着自己,心中觉得有些有趣,可脸上还是冰冷如霜:“怎么,不伺候本尊,是想去伺候别人了?”

    得!又绕回来了!

    莳七认命的叹了口气,往床上一躺:“来吧。”

    赵誉忍不住扯了扯略有些僵硬的唇角,总感觉哪里不对的样子……

    不过既然美人邀请,他也没必要拿乔了,立刻欺身压了上去,低低吻着她:“小东西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尺素。”莳七被他亲的呼吸开始有些急促。

    赵誉低低笑了两声:“尺素?名字倒还衬你。”

    莳七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那不是废话吗!她身体里好歹流着狴犴的血,是猫的先祖!名字哪能起的次了?

    要不是赵誉这混蛋,她怎么也不可能叫赵得意这种蠢名字!简直毁她一世英名!

    不过,阴差阳错她也报复回去了。

    等赵誉以后想起来,他就会知道自己还有个名字叫赵富贵,一想到赵誉那时候的脸色,她就忍不住笑出声。

    “不专心。”赵誉有些不满,低头咬了咬她胸前。

    莳七忍不住“嘶”了一声,赵誉果然是属狗的,没事就喜欢咬她!

    没过多时,屋内便一室旖旎。

    莳七只觉得自己被他折腾了很久,累得手指都抬不起来,赵誉还没有餍足,休息了一会儿,便又欺身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莳七有些无力的抬手抵着赵誉的起身压下来的胸膛。

    赵誉有些不满的低头在她的锁骨处轻轻咬了一口,惹得莳七忍不住低吟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莳七的呼吸有些急促,但是为了自己不再被吃干抹净,能舒舒服服的睡个觉,语速极快的道:“我不知道你是何方神圣,可是你不觉的奇怪吗?”

    “奇怪在哪里?”赵誉眯了眯双眼。

    “你看你身上的衣裳,还有这屋里的陈设!”眼看着赵誉又要低头吻她,莳七连忙道。

    赵誉猛然间怔住了,他眯了眯双眸,抬头扫视了一圈屋内的陈设。

    小东西说的没错,这一切太诡异了,房里的东西,他看见的时候,并没有觉得奇怪,似乎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让他细想起来,这周围的一切又是那么陌生……

    “你看,你是不是忘了什么?”莳七趁着他坐起来沉思的时候,连忙用被子裹住了身体,慢慢引导着他。

    她现在已知的是,眼前的这个赵誉,也是那个为她铲屎的赵誉,同时,赵富贵也是赵誉。

    可是,不管是哪个赵誉,亦或是赵富贵,都是不知道彼此的存在的。

    然而,在尺素的记忆里,赵誉一直都是那个样子的。

    没有现在的这个赵誉,没有赵富贵,更没有提前化形,直觉告诉她,这其中一定有着某种联系。

    而这种联系,则是因为莳七做了某些事,而产生的历史偏差。

    亦或是……这种联系,是建立在莳七来了的基础上的。

    “本尊,怎么会来了这里?”赵誉坐在床边,似乎在回忆着什么。

    莳七倚靠在床上,将自己裹得紧紧的,她哪知道他怎么会来这里?不过她并不打算打断他,就让他沉浸在自己的记忆中好了。

    那边厢,赵誉薄唇紧抿在沉思。

    这边厢,莳七昏昏欲睡,上眼皮和下眼皮打架,很快就沉沉睡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