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快穿之打脸计划 > 第三百四十三章 星际来了只猫祖宗(二十八)
    臭粘虫不紧不慢的在地上爬着,估计是觉得眼前不过是只手无缚鸡之力的猫咪而已,它黏糊糊的脸上只有一只眼睛,正死死的盯着莳七。最新章节搜索笔趣里biquli.

    莳七灵巧的一跃,便跳上了台子。

    臭粘虫的触手搭在桌子腿上,缓缓往上爬。

    莳七当真是反胃不得不得了,心里将雷浦骂了无数遍,她抬起爪子将台子上的东西尽数往下推。

    那臭粘虫好容易爬了一点距离,便被莳七推下去的东西给砸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莳七很明显的注意到臭粘虫唯一的那只眼睛已经变得一片通红,估计是被她气得。

    不过让莳七疑惑的是,哪怕臭粘虫气得眼睛都变成了红色,它却仍然没有变成人形。

    难道虫族化成人形,也需要什么条件吗?

    臭粘虫趴在地上,莳七费力的将台子上一个挺重的仪器推了下去,正巧砸在了臭粘虫的身上,就听“啪叽”一声,臭粘虫被砸了个稀巴烂。

    她可真是小小的身体大大的能量啊!

    蓝色的粘液顿时溅了出来,莳七吓得一个激灵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好险,差点被这粘液溅到了。

    莳七嫌恶的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上,确定没有被溅到,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又过了约莫有五分钟的样子,研究室的门开了。

    莳七看见雷浦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,她心里有些森气,就在雷浦抱起她的一瞬间,一巴掌呼在了他的脸上,然后蹿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叼起之前范博士调制的那个针筒放在雷浦的手里。

    雷浦拿起针筒看了看,旋即交给身后的人,莳七灵巧的跳进了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她注意到雷浦自从刚刚一进来,脸色就一直不太好,所以她打完雷浦之后,也就很乖巧的窝在了雷浦的怀里了。

    雷浦带着她出了研究所,便往回走了。

    一上车,他就将莳七放在车座上,自己则打开终端开始工作。

    莳七注意到雷浦的神色有些阴沉,也不知为何,她的心忽然一阵针扎似的疼痛。

    她趴在车座上蜷缩着身体,强忍着心口的不适,脑海里却满是一个念头,不会是要化形了吧?

    莳七在想,她要是现在化形了,会不会把老头子吓死?

    不过让她庆幸的是,一直到家,她都没有化形。

    不过心口的疼痛确实一阵疼过一阵,她已经有些喘不上气了。

    雷浦心里似乎有事,将莳七交给佣人后,自己便进了书房,佣人抱着莳七,注意到她一直闭着眼,蜷缩着身子,只当她是困了,将她放回窝里就自己去忙了。

    不对,不是要化形!

    出事了!

    一定是出事了!

    莳七摇摇晃晃的从窝里站了起来,朝雷浦的书房走去,走到一半的时候,她才猛然间意识到,自打她从外面回来,一直到现在,赵富贵都没有像往常一样冲出来迎接她。

    莳七的一颗心登时沉沉往下坠,像是被绑了千斤重的巨石。

    她强忍着心口的疼痛便朝书房跑去。

    雷浦的书房并没有关,虚掩着一条缝,莳七便蹿了进去。

    她一进门就看见雷浦在和人通讯,并非是用的个人终端,而是书房里的设备。

    巨大的屏幕上,是安格斯那张满是担忧的脸。

    雷浦背对着她坐在椅子上:“赵誉现在怎么样?”

    莳七目光怔忪的看着屏幕上安格斯的嘴一张一合,他的话传入她的耳中,每个字她都听得懂是什么意思,可组成词句她就有些不明白了。

    什么叫命悬一线?

    赵誉不是双s精神力吗?不是s级体质吗?

    雷浦微微闭上双眼,沉沉吐出一口吸,良久才道:“我已经派奥利弗带着军队去了,你暂时接替赵誉的位子,带着他从伽马星即刻赶回首都星。”

    赵誉是因为战时忽然发病,然后正巧虫族大举进攻,赵誉便被伤到了。

    莳七站在那里很久,心口的痛意一阵阵的,几乎让她无法集中注意。

    不对,赵誉精神力和体质都是很强悍的,普通的虫族根本伤不了他!更别说将他打得命悬一线了!

    莳七猛地转身朝外跑去,她现在要找到赵富贵。

    说不定赵誉每次发病,就是和赵富贵有关,因为缺少了赵富贵?

    找遍了整个雷家,她终于在花园的一个偏僻的角落找到了蜷缩在那里的赵富贵。

    赵富贵浑身发抖,瑟缩着身子,眼睛紧闭,像是昏迷很久了。

    莳七知道自己一只猫没有办法搬动赵富贵,于是她便跑出去找了大花狸它们。

    大花狸是被她找到了,但是胖橘猫却不在家。

    雷家戒备森严,大花狸根本进不去雷家,能溜进花园已经是极限了。

    莳七便和大花狸两只猫一起,费力的将赵富贵拖了出去,他们溜上了一辆公共悬浮车,去了大花狸那里。

    莳七心里总有种不详的预感,她将赵富贵安置在大花狸这里,并且告诫它,千万不能被别的动物看见。

    大花狸连忙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莳七这才放下心准备回雷家。

    在她和大花狸拖运赵富贵这段时间里,她的心几乎快疼得麻木了。

    好容易撑着身子回到了雷家,便一头栽倒在窝里,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连着等了一个多星期,安格斯才带着赵誉回来了。

    此时的赵誉躺在舱内,脸色煞白,一双眸子紧紧地阖着。

    安格斯叹了口气:“那天之后,就昏迷了。”

    雷浦的双手紧握成拳,问了医生一些关于病情的问题。

    医生说:“少将的精神力和体质都是十分强悍的,经过我们这些天的治疗,已经逐渐维持住了生命体征,但是具体情况,还得看后续治疗。”

    雷浦沉沉叹了口气:“尽量治疗吧。”

    莳七躲在人群里,她是偷偷跟来的,她知道赵誉回来之后,就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这些天,她心口的疼痛渐渐好多了,只是偶尔还是会疼得受不了。

    一帮人簇拥着雷浦往外走,莳七便躲在架子后面,打算等人走后,去近距离看看赵誉。

    那些人终于走了,莳七灵巧的跳到了赵誉躺着的生命舱旁边的桌子上,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赵誉看。

    连接着赵誉身体的仪器有规律的发出滴滴的响声,也不知过了多久,门忽然被人推开了。

    莳七警惕的看去,便看见一脸微笑的安格斯站在门口,只听“咔哒”一声,他将门死死的锁上了。

    莳七眯了眯双眼,就听到安格斯似笑非笑道:“好久不见了,我的星主大人。”

    莳七的心忽然沉沉往下坠,安格斯……还是安格斯吗?

    “莱特死了,被你们元帅抓到了。”安格斯唇角噙着漫不经心的笑,缓缓走向莳七,“不过他一向很蠢,就算死了我也不意外。”

    莱特是谁?

    那个冒充范博士的虫族?

    莳七一步步往后退,眼睛死死的盯着安格斯,一双眸子里满是警惕。

    “这次一定会抓住你的,那些人类就指望着你翻盘呢!”安格斯一步步走上前。

    莳七伺机而动,就在他理离她还剩两步的时候,猛地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上回她是抓到了莱特的眼睛,所以它变回了虫族的样子,是不是眼睛是虫族的死穴?

    她挥舞着爪子,猛地朝安格斯的眼睛抓去。

    她看见安格斯忽然诡异的笑了,她顿时心道不好,可是已经迟了,安格斯飞快的掏出一个个喷雾,对着莳七就是一喷。

    莳七被喷雾喷了个正着,一下子就栽倒在地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安格斯轻笑一声,将喷雾收了回去,随手提起地上的那只白猫扔进了一个手提箱里,然后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门外都是雷浦安排保护赵誉的人,但因为安格斯是赵誉的心腹,所以他一路走得十分顺畅,就连他手里的那个箱子,也都没有接受盘查。

    安格斯将手提箱放进了自己的车里,然后便回去了。

    雷浦还没有走,他还不好光明正大的离开。

    雷浦在会议室,听着几个主治医生汇报了对赵誉的治疗方案后,才动身去了军部。

    雷浦走之前,还嘱咐安格斯,一定要仔细不要让人接近赵誉,安格斯利落的行了个军礼让雷浦放心。

    安格斯站在门前,目送着雷浦离去后,唇角扬起一丝轻蔑的笑意。

    他转身大步流星的走到自己的车子那里,开车便走了。

    莳七醒来的时候,她正躺在一个笼子里,笼子十分狭小,连转个身都十分困难,不够幸好猫的身体十分柔软,但是纵然如此,莳七还是觉得很难受。

    一是因为她心口止不住的泛疼,明明这些日子已经好多了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又疼得厉害。

    二是因为这狭小的笼子。

    安格斯正坐在车座上,手里拿着什么东西在看,莳七想看看他在看什么,好容易连着笼子挪动了半晌,猛地从座椅上栽了下来。

    就在她落地的一瞬间,她瞥见了安格斯手里的东西,那是张照片,似乎是个女人。

    安格斯皱了皱眉,踢了笼子一下,冷声道:“安分点,要不是你还有用处,女王才不会见你。”

    莳七一怔,女王?

    安格斯这是带着她去见女王了?

    安格斯不由分说的喂了莳七一颗药,莳七便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当她再一次醒来的时候,周围的环境又变了。

    她还是在笼子里,笼子变得大了许多,至少她能在里面绕圈圈的溜达了,只是笼子周围被布上了激光,一如之前范博士关她的那种。

    屋内的装潢很是古典,墙壁上还挂着一幅几幅字,莳七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,脑海中那个念头便如杂草般生长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她听到外头有脚步声传来。

    莳七立刻警觉起来,站在笼子里,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门口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门口走进来一个袅娜娉婷的女人,一身素淡的旗袍勾勒出她曼妙的身姿,青丝样的长发被一支木簪挽起,脸上挂着盈盈的笑意。

    只是那笑意不及眼底,倒让人觉得一寒。

    莳七在心底冷笑一声,果然,她她竟然猜对了。

    方才打量屋内陈设的时候,她就陡然觉得有些熟悉,上回见到这样古色古香的装潢时,还是在慕清许的店里。

    “又见面了,小猫咪。”慕清许手执一柄扇子,轻轻敲打在手腕上,脸上带着盈盈的笑意。

    一直守在莳七身旁的安格斯站了起来,缓缓走到慕清许面前。

    他的脸上挂着迷人的微笑,牵起慕清许的手轻轻落下一吻,绅士且有礼:“我的女王陛下,迦勒终于又见到女王陛下了。”

    慕清许微笑道:“迦勒将军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女王陛下效力,肝脑涂地,不觉辛苦。”安格斯目光中略带缱绻,微笑着对慕清许道。

    莳七的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眼前亭亭玉立的慕清许,忽然想起那个范博士,她顿时一阵恶心。

    眼前本该是两个颜值颇高的人,可落在莳七眼里,却脑补成了两只黏糊糊的臭粘虫。

    噫,真恶心猫!

    慕清许抬了抬下巴,安格斯立刻退到一旁。

    莳七目光警惕的看着她,就听到慕清许轻笑一声道:“听说你可以化成人形?这倒是和我们虫族很像!”

    莳七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谁跟你像了?

    她的真身可是一只萌萌的猫,而慕清许呢?是一只黏糊糊的臭虫子,竟然还想跟她比,嫑脸!

    安格斯有些惊讶,立刻道:“女王怎么知道星主可以化成人形?”

    莳七也目光灼灼的看着她,她也想知道,目前知道她能化形的,不过只有胖橘猫和大花狸而已。

    再不然就是霸道总裁上身的赵誉,决计再挑不出第四张嘴了!

    慕清许看着那只猫也盯着自己,心道这只猫果然听得懂她的话。

    她嗤笑一声:“你也想知道?”

    “告诉你也无妨,凡事呢,最怕的就是猪一样的队友,你那个小跟班,我一问就什么都说出来了。赵誉委托迦勒查的那个女人,也是你吧?”

    莳七一惊,胖橘猫?

    难道是之前遇到的那只白色的小母猫,叫澈儿的?

    “正是你想的那样,你放心,没有人会发现星主没了的,现在星主已经安安稳稳的待在雷家了,至于赵誉要找的那个女人,你看看,我这样,像不像?”慕清许盈盈笑着,她话音刚落,五官逐渐扭曲,渐渐变成了和尺素一样的相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