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快穿之打脸计划 > 第三百四十四章 星际来了只猫祖宗(二十九)
    莳七的目光冷冷的盯着幻化成尺素模样的慕清许。

    想必这个世界上早已经没有慕清许这个人了吧,没想到一直都被她骗了。

    竟从来没有想过她和虫族有关系,也是,慕清许隐藏的太好了些。

    不过也不是无迹可寻的,现在想想,当初那两次提前化形都是和慕清许有关,一定是小鱼干里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虽然她当时也想到了,但是却没想到慕清许是虫族。

    而且还是虫族女王。

    莳七心里忍不住轻笑一声,现在看看也是怪有意思的,她是人类的星主,而穿越女则是虫族女王,好像还挺势均力敌的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,就要去找你的主人了,你就好好待在这里。”慕清许那张和尺素一模一样的脸上挂着一丝嘲弄的笑意,她优雅的转身,正要离开之际,忽然顿了顿脚步,“哦对了,我把你那小朋友带来陪陪你,相信你有很多话要对它说吧。”

    慕清许口中的小朋友自然就是胖橘猫了。

    她想着那只胖乎乎的橘猫出卖了有关星主的事情,那么星主一定要气死了,就看它们彼此内斗,好像也挺有意思的。

    不管是有意也好,无心也罢,胖橘猫确实是出卖了有关莳七的很多事。

    莳七现在也确实恨不得一巴掌呼死胖橘猫。

    但是当她看到一脸委屈兮兮,趴在笼子里瑟瑟发抖,根本不敢抬头看自己的胖橘猫时,她又没那么气了。

    算了,猪队友就猪队友吧。

    本来也是自己当时找的,凑活过吧,还能离咋地?

    慕清许让安格斯将胖橘猫和莳七关在一个笼子里,莳七明白她是想让恼羞成怒的自己和胖橘猫大打出手,最好互相撕咬,两败俱伤。

    不过注定要让她失望了,首先就是莳七就算是出手,胖橘猫也不会还手的。

    因为胖橘猫就是这么的怂!

    更何况它自己还理亏!

    “知道错了没?”莳七知道,这次一定要给胖橘猫一个教训,不然它老觉得世界上处处充满了善意,被人卖了还哼哧哼哧的感激别人给它小鱼干吃。

    真是长脑子就为了显高的吗?

    胖橘猫连连点头,身上的肥肉一抖一抖的。

    “哪儿错了?”莳七蹲在它面前,居高临下的睨着它。

    胖橘猫苦着一张肥猫脸:“不该把老祖宗的事情都说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呢?”莳七声音陡然一扬。

    “不该被美色迷惑。”胖橘猫吓了个半死,立刻求饶,“老祖宗,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莳七简直恨铁不成钢,立刻一把环住nga狠狠打在胖橘猫的脸上:“你还知道啊!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呢!”

    “老祖宗我错了,你原谅我吧。”胖橘猫都快哭了。

    它现在后悔的不得了,早知道就不和那个澈儿搭讪了,也不亲近它了!

    “长记性没?”

    胖橘猫连连点头:“长了长了,以后我一定戒掉色心,再也不跟任何小母猫讲话了!”

    莳七简直要被它气笑了:“干脆阉掉得了。”

    胖橘猫吓得浑身一僵,立刻缩在笼子的一角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说你主人怎么没给你绝育呢?这次要是有命回去,等我化形了,一定要提醒提醒你主人。”莳七阴测测的盯着胖橘猫。

    胖橘猫这次是真吓哭了,一下子将莳七扑倒在地,不停的舔着她的毛毛。

    紧接着就是它歇斯底里的哭喊:“老祖宗我错了,你别让我主人把我阉掉……”

    它可千万不能被阉掉啊!要是真被阉了,它这辈子在程咬金面前就抬不起头了!

    程咬金一定会笑死它的……

    莳七心里的最后一点气也没了,真是被它弄得没了脾气。

    她强忍着想要笑出来的冲动,摆着一张晚娘脸:“不阉掉有什么用?只会添乱!”

    胖橘猫哭哭啼啼的,莳七将它拨开,一脸嫌弃的看着它。

    胖橘猫哭了好一会儿,莳七都开始怀疑它是不是只小母猫了,就在此时,她听到胖橘猫委屈道:“是我错了,那还是让主人把我阉掉吧。”

    莳七一愣,旋即就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胖橘猫生无可恋的在靠在笼子上葛优瘫,一只爪子忍不住拨了拨自己的那玩意儿。

    “老祖宗,你说等我被阉掉了,我是不是就成小母猫了……”胖橘猫说着说着又要哭了,以后再也不是程咬金的兄弟了。

    它以后就是程咬金的姐妹了……

    莳七真是快嫌弃死它了,一巴掌拍在它脸上:“赶紧起来,不阉你。”

    胖橘猫眼睛一亮,立刻从地上蹿了起来,不过旋即又怏怏的:“可是老祖宗不原谅我,那我还是被阉掉吧……”

    莳七气得恨不得咬死它,什么玩意儿,还学会蹬鼻子上脸了!

    “如果老祖宗不原谅我,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!还不如死了算了……”胖橘猫一面趴在笼子边上捶胸顿足大哭,一面偷偷用余光瞥着莳七的脸色。

    莳七冷眼看着它好一会儿,胖橘猫也不觉得尴尬,不停的哭喊。

    莳七只觉得耳朵被它吵得嗡嗡的,也真是个奇葩,她一直以为,只有狗会比较吵,没想到有生之年竟然也能见识到一直极近聒噪的猫。

    服了服了!

    “行了,别嚎了。”莳七一巴掌呼在胖橘猫的脸上。

    胖橘猫委委屈屈的看着莳七,颇像一个小媳妇儿:“可是老祖宗不原谅我……”说着,张大嘴就要继续嚎。

    莳七连忙用爪子捂住耳朵:“原谅你了,原谅你了。”

    胖橘猫一听,顿时一阵激动,像一道圆润的闪电,将莳七扑倒在身下,不停的舔着莳七的毛。

    “我真是怕了你了。”莳七用爪子抵着它,有些生无可恋,“真该让程咬金看看你这个怂样!”

    胖橘猫谄媚道:“老祖宗最疼我了,肯定不会和程咬金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一定。”莳七面无表情的说。

    胖橘猫顿时又苦着一张肥猫脸,惨兮兮道:“老祖宗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我不和程咬金说,你不准再嚎了。”

    莳七觉得,胖橘猫一定是慕清许派来折磨她的,她的耳朵都要炸掉了。

    等胖橘猫安静下来过后,莳七便开始问它关于慕清许和它在一起的时候,都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她心里有好几个疑问,因为据她所知,猫猫是听不懂人类的话的,这也就是说,在猫猫的内部,有着专门的交流方式。

    她原本以为澈儿是慕清许变的,可是这么一来,就有两个说不通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第一,慕清许怎么能听得懂猫猫说的话?

    慕清许走之前,曾经说过,不会有人发现星主失踪的,因为此刻已经有个冒牌的星主在雷家了。

    澈儿长得这么像自己,那么一定是澈儿去冒充星主了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就有第二个说不通的地方了,如果澈儿是慕清许幻化的,慕清许假扮尺素去了,那么星主呢?

    分身麽?

    除非虫族已经变异到有分身了。

    “老祖宗,澈儿就是猫。”

    “嗯?澈儿被策反了?”

    胖橘猫连连摇头:“不是,澈儿被那只母虫子寄生了。”

    莳七顿时一阵反胃,原来还可以寄生的吗?真是有够恶心的。

    “她本来还想寄生我的,因为她好像能感觉出来老祖宗您不是很信任澈儿。”胖橘猫想倒豆子一样,全说了出来,“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,她根本寄生不上去,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排斥着她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她就盯上了程咬金,但是程咬金的身体也排斥她。”它没有亲眼目睹她想要寄生程咬金时候的情景,只知道那只母虫子回来后,气得将桌子上的东西都砸了。

    莳七忍不住眯了眯眼睛,难道是因为她的血?

    “刚认识她的那天下午,你不是独自带着她出去了?她当时试了寄生吗?”

    胖橘猫摇了摇头:“没有,母虫子一直在问我各种问题。”

    胖橘猫像是突然又想到了什么,连忙道:“昨天我在她的房间看到了东大师的那几张预言。”

    莳七蹙了蹙眉,所以之前袭击东大师的是慕清许?就是为了那几张写有预言的兽皮?

    但是慕清许又是怎么知道东大师手里有兽皮的?

    等等!要是兽皮已经在慕清许手里了,那东大师还活着吗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不由开始担心废弃工厂的那一帮子猫了,不知道她的血能不能帮它们。

    “你见过母虫子的真身吗?”

    胖橘猫想了想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莳七叹了口气,看着眼前的笼子,现在当务之急,还是要想想怎么逃出去。

    “崽儿啊,你说说这可真巧,每次都被抓都和你一起。”

    胖橘猫连忙谄媚道:“这叫生死与共。”

    莳七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谁要跟它生死与共!

    帝国医院,雷浦站在病房门外,看着里面依然昏迷不醒的赵誉,忍不住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元帅。”安格斯对着雷浦行了个军礼,神色严肃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?”雷浦对着安格斯身后那位白色衣裙的女人眯了眯眼睛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有些奇怪,身上穿的衣裳很明显是母星远古时候的。

    安格斯连忙道:“元帅,这位是尺素小姐,她是赵少将让我寻找的人。”说着,安格斯立刻在个人终端上传了一份文件给雷浦。

    雷浦接收文件后,仔细看了看:“赵誉让你找她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。”安格斯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雷浦看出他是有些话当着这白衣女人的面不方便启齿,遂对女人道:“失陪一下。”

    慕清许优雅得体的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雷浦和安格斯走到一边,刻意压低了声音道:“还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元帅,是这样的,赵少将让我找照片上的女人,但是这个女人,我在帝国档案库里,却没有找到半点关于她的信息。”安格斯皱着眉,“无论是出生还是学籍经历,她就好像是凭空出现的一样。”

    雷浦听了他的话,也忍不住皱了皱眉:“难道是虫族幻化的?”

    安格斯却摇了摇头:“属下一开始也是这样想的,但是后来听她一直在找猫。”

    “猫?”

    “是的,一只通体雪白,双眼异瞳,一绿一蓝的猫。”

    雷浦眯着眼朝慕清许的方向望了一眼:“还有吗,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“尺素小姐说,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,她只知道自己的猫不见了,属下在想……尺素小姐会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接下来的猜测,安格斯并没有说完,但是雷浦却明白他话中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是或不是,还不能妄下定论。”雷浦淡淡道。

    安格斯连忙道:“是,属下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一会儿带她来我家,看看猫是不是她的。”雷浦目光落在远处慕清许的身上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安格斯立刻行了个军礼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去趟军部,你两个小时后到我家。”说完,雷浦便大步流星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慕清许看着雷浦离开的背影,忍不住轻笑一声,帝国现在就靠着这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子撑着了,也撑不了多久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在安格斯走到她身边时,她淡淡问道。

    安格斯笑了笑:“信了一半,老头子挺警惕的。”

    “接下来的一半,就是他会派人去查我的所有信息,以及……”慕清许唇角噙着一丝嘲弄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以及见猫。”安格斯接上了她没说完的话,“女王放心,一切都安排好了,不过是走个过场,有我在,老头子会信的。”

    安格斯如约而至,十分守时,雷浦也正好回来了,但是不是从军部回来,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“去把赵得意抱过来。”雷浦对佣人道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佣人便抱着一只白猫过来了。

    白猫一看见坐在沙发上的慕清许,便立刻从佣人的怀里挣脱,飞快的蹿进了慕清许的怀里。

    它亲昵的舔着慕清许的脸颊,慕清许则是一脸温柔摸着它的猫脑袋道:“飘絮,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,我找了你好长时间。”

    猫猫窝在慕清许的怀里,撒娇的舔着她的手指。

    安格斯顿时喜上眉梢道:“元帅,一定是了!赵得意从来没有对谁这么亲近过!”

    雷浦的手摸了摸下巴,双眼眯了眯。

    “原来星主指的不是赵得意,而是赵得意会帮着我们找到星主。”安格斯笑道。

    慕清许则懵懂道:“什么星主?”

    安格斯看向一直一言不发的雷浦,心底有些拿不准。

    沉默了片刻,雷浦忽然笑道:“你就是星主。”

    安格斯顿时松了口气,慕清许的眼底也飞快的掠过一丝轻蔑。

    “对了,刚刚医院传来消息,说是赵誉醒了,既然你是他要找的人,还是去看看他吧。”